• 第十一章 走,登记去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8本章字数:3180字

    魏明启开门出去,细心的帮她把门关好,爽朗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我在你门口打地铺,晚上好帮你守门。”

    尹慧瞬间明白了他是想让自己放心睡觉,又不放心邱香莲,怕她半夜出幺蛾子,所以才这么做的。

    一阵暖意从心底涌出,尹慧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

    这个男人,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

    她仰头深呼吸几下,把泪意眨回去,扬声对外面喊道:“你进屋里来睡吧,外面更深露重,在门口呆一夜你一定会感冒!”

    魏明启原本还不同意,但是架不住尹慧板着脸要求,两个人你推我让几次三番之后,终于决定尹慧睡床,魏明启去外面找了一扇破旧不用的门板,下面架上两条凳子,再把备用的被褥铺在门板上,算是有了个临时的简易床铺,两个人这才各自睡下。

    尹慧原本以为自己会睡得很不安稳,没想到却是一夜好梦,再一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魏明启早就起了,他帮尹慧准备了洗漱用具,又帮她端进简单的早饭来,笑眯眯地看着她吃。

    虽然是简单的稀粥咸菜,尹慧却觉得吃的分外香甜。

    吃罢了饭,魏明启带着尹慧去登记,尹慧本来以为邱香莲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她却只是在正房骂了魏明启几句“被狐狸精迷了心神”、“有饭不吃非要便宜外人,吃里扒外”等几句阴阳怪气的话就再也没了声音。

    尹慧这才知道自己喝的那碗稀粥是魏明启的早饭,魏明启恐怕到现在还饿着肚子。

    她不由得歉意地看向魏明启,“魏大哥,对不起……”早就该知道以邱香莲对她的厌恶,是不会给她准备饭的,现在可倒好,反而连累了魏明启。

    魏明启毫不在意地笑笑,温厚的大掌抬起来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傻姑娘,这有什么?我今天上午本来就要请假不用上工,一顿早饭不吃也不碍着什么。”

    说着就拉着她出了门往大队走去,一方面是请假去社里登记,另一方面还需要队里开婚姻介绍信。

    走在路上,高大俊美的男子和娇俏漂亮的姑娘在田间的道路上并肩携行,成了一道养眼的风景,不少乡亲们都驻足看了过来。

    相熟的还会热情的打招呼:“哟,明启啊,你这是有对象了?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可真俊,把咱们莲川公社的姑娘们都比下去了!”

    魏明启就笑着回答:“这是我娘特意请媒人给我说的媳妇,家在大青山,我们今天这就是要去登记呢!”

    所有的人都啧啧称奇,邱香莲居然转了性子给自己大儿子主动娶媳妇了?

    便有知道内情的人悄悄附在耳边科普说:“可得了吧,邱香莲能转性子,比母猪上树都难!这姑娘是她从山里买来的,准备骗人家嫁给她那傻儿子呢!听说姑娘不乐意,她一翻脸就要把人卖给于老大,啧啧,那叫一个狠!幸亏魏家老大回来了,看姑娘可怜救下来了,要不然这么一个漂亮姑娘怕是要活不成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乡亲们平日里本来就看不惯邱香莲刻薄尖酸,再看魏明启和尹慧站在一起宛如一对璧人实在般配,便纷纷祝福起来。

    魏明启泰然自若一一接受,倒是把尹慧一张小脸羞的跟红布一样,惹得乡亲们善意的大笑,也有不少小姑娘、老大娘面露遗憾,她们相中好多年的最佳女婿人选,就这样成了别人家的了!

    尹慧笑着悄悄笑着瞥向魏明启,这家伙还真没说假话,真是相当的受欢迎呢!

    气氛正好的时候,忽然一道年轻的女声横插进来,尖利地刺耳:“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抢走了我的明启哥!”

    尹慧愣了一下,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孩拧眉瞪眼,气势汹汹冲着他们走了过来。

    女孩长相一般,但是穿着打扮比周边同龄的姑娘们高出了一个水准,显然家境不错才能有这么好的条件和品味,只是身上那股刁蛮霸道的戾气硬生生把不错的气质打了个对折,令人喜欢不起来。

    周围的乡亲们看见她纷纷给她让出道路来,不像礼让,倒像是避之唯恐不及。

    尹慧微微挑眉,这姑娘看来不止家境不错,家里长辈恐怕在莲川公社威望也极高呢。

    倒是魏明启一见她就变了脸色,冷着脸喝道:“和玉,你在胡说什么?赶紧给阿慧道歉!”

    没错,今天早晨一起来,魏明启就自作主张把称呼从有礼而生疏的“尹姑娘”换成了亲密的“阿慧”。

    他一边呵斥过来找茬的小姑娘,一边给尹慧介绍道:“这是萧和玉,他父亲跟我父亲是过命的交情。萧叔就这一个女儿,把她养的娇惯了些,你别生气,我这就让她给你道歉。”

    萧和玉听到魏明启的话,气的直跺脚,不依地嚷道:“明启哥,你在说什么?我才不会跟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道歉!”

    魏明启的脸色一沉:“萧和玉,注意你说的话,阿慧是我认定的妻子,不是你能随意侮辱的!看在咱们两家的交情上,你不愿意道歉我也不逼你,回头找你哥算账。现在给我让开,我跟小慧还要去登记!”

    萧和玉的手指颤抖地指着他,又指着尹慧,气的浑身都哆嗦了:“魏大娘说的没错,你果然被这个狐狸精迷了心神,你居然抛弃了我,明启哥,你还有没有良心?”

    尹慧这才有了点头绪,原来这也是自家男朋友的一朵小桃花?而且,抛弃?

    尹慧眯了眯眼,磨着牙看向身边的男人,阴森森地问道:“魏明启,难道你真的对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情?”

    她发誓,如果这是真的,她一定头也不回地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当然,离开之前还要把这个该死的男人打成猪头!

    魏明启只觉后背一阵发凉,野兽般的直觉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立刻义正言辞地解释道:“阿慧你别听她胡说,我跟和玉一样年纪,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绝对没有其他想法,也没做出什么引人误会的事情!”

    旁边的乡亲们有好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躲在人群里扯着嗓子喊起来:“是啊是啊,和玉丫头天天缠着明启,就盼着嫁进魏家,偏偏明启从来不给她好脸色,我们心里都明镜似的。父老乡亲们都能作证!”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显然萧和玉以前毫不收敛倒追魏明启的行为已经被大家当成了笑话。

    萧和玉气的跺脚,指着众人骂道:“你们知道什么?少在这里胡说!明启哥心里也是有我的!”

    她说着又把恶狠狠的目光对准了尹慧,话说的也更加难听起来:“谁知道你这个贱人横插一脚,要不是你,今天跟明启哥登记结婚的人应该是我!”

    魏明启听她说的难听,脸色瞬间黑沉,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尹慧大概知道了前因后果,不由得噗嗤一乐,按住正要发作的魏明启,自己上前一步,笑着开口问道:

    “这位,萧和玉小姐是吧?你说我的未婚夫跟你两情相悦,有什么证据?”

    魏明启顿时着急起来,刚要开口解释,却被尹慧一个眼神扫过来:“闭嘴!”

    魏明启被那一眼的娇俏风情煞到,体内潜藏的二哈之魂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一双眼睛差点黏在尹慧身上,乖乖地闭嘴了。

    两个人的互动把萧和玉气的简直要吐血,口不择言地骂道:“大庭广众之下就跟男人眉来眼去,好不要脸!”

    “反正是我自己的男人,亲热点又怎么样?又不是我趁别人登记的时候拦路抢来的!”尹慧闲闲地抬头看天,乡亲们都听懂了话里的讽刺,都指点着。

    魏明启因为那句“我自己的男人”而眉开眼笑,差点就在自己身上挂个牌子写上“尹慧专属”了。

    萧和玉又气又急,躲着脚嚷道:“明启哥拒绝了那么多媒人提的婚事,就是在等我!他喜欢的人是我!是你这个狐狸精破坏了我们的感情!”

    尹慧差点一口盐汽水喷出来:“小姐,有没有搞错?这就是你说的证据?如果现在随便有个单身大叔说自己一直不结婚就是为了等你,那你是不是就应该乖乖跟人家登记结婚?”

    乡亲们喷笑的喷笑,捂嘴的捂嘴,有促狭的还高声喊了起来:“萧和玉,我三十了还没讨婆娘呐,就是因为从你还没出生就开始等你了,你看看咱们是不是也去登个记啊?”

    众人回头去看,原来是一个叫二瘌子的男人,因为其貌不扬还长了一头癞痢,所以一直没有姑娘肯嫁给他。

    大家笑的更欢了,事实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邱香莲对所有人都尖酸刻薄,偏偏对萧和玉是个例外,喜欢的不得了。

    但凡魏明启对萧和玉有一丁点儿心思,恐怕早就跟她结婚,也不会让萧和玉硬生生拖成了二十二岁的大龄姑娘。

    萧和玉听到二瘌子的调侃,再加上众人的指点,又气又恼,再看到尹慧即使瘦弱一些也掩饰不住的娇美面容,眼中闪过一抹嫉恨,猛地向着尹慧扑了过来:

    “贱人,你果然跟魏大娘说的一样是个狐狸精!就是用这副狐媚的样子迷惑了魏大哥!我毁了你的脸,看你还有什么资本!把魏大哥还给我!”

    长长的指甲向着尹慧的脸上挠过去,果然是狠了心要让尹慧毁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