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听说过套马索吗?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8本章字数:3161字

    魏明启脸色一变,上前一步挡在尹慧面前,抬手就要教训萧和玉,还是尹慧在身后提醒他:“魏大哥,别动手,毕竟是个姑娘家!”

    哼,她才不想让自己的男朋友有被这种烂桃花碰瓷然后缠上的机会!

    但是提醒还是晚了一步,也可能是尹慧的话反而提醒了萧和玉,只见魏明启扬起的手落到一半硬生生拐了个奇怪的弧度收了回来,明明没有碰到萧和玉,她却“唉哟”惊叫一声向后跌去,然后就坐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疼,好疼!”萧和玉坐在地上,狠狠心在大腿上使劲捏了一把,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她满脸泪水,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明启哥,你,你居然就看着那个贱女人推倒我?”

    尹慧:“……”

    她真是多虑,这姑娘的段数比她想象的要高多了,原来她不是想靠碰瓷缠上自己的男朋友,而是想靠碰瓷直接干掉自己这个情敌啊!

    尹慧倒吸一口凉气,顿时肃然起敬。

    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们三个人又离得太近,周围的乡亲们都没看清具体的事情是怎么样的,因此一时也不敢定论,只是议论纷纷起来。

    魏明启脸色剧变,沉声呵斥道:“萧和玉,你在胡说什么?明明是我要打你,你为了躲我自己摔倒的!”

    “明启哥,你居然为了维护这个女人而诬蔑我!”萧和玉满脸震惊状,惨兮兮地呜呜咽咽,“明明就是你要打我的时候她幸灾乐祸,你半路停手,她却不乐意,一把就把我推到了!呜呜呜,明启哥你居然为了一个狐狸精睁着眼说瞎话,你再也不是我心中那个明启哥了!”

    魏明启的额角青筋直跳,显然是气的狠了,“我跟阿慧两个人明明都没碰到你一根汗毛,你自己到底有没有事你心里清楚!我们还有事,没工夫在这里看你演戏,你要是愿意,就自己在这里演个够,恕我不奉陪了!”

    说完拉起尹慧就要走。

    萧和玉心中着急,不行,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去登记!要是让他们就这么走了,不但白费了魏大娘给自己通风报信的一番苦心,而且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嫁给明启哥了!

    她把心一横,又在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眼泪瞬间流的更凶,萧和玉放开嗓门喊了起来:“哎呀,疼,好疼!爹快来救我,狐狸精快把女儿欺负死了!”

    有相熟的长辈看不过去,就悄悄拦住了魏明启,好心劝道:“明启,就这样把和玉丫头扔在这里不是个事儿,一个是你们两家关系好,伤了情分不值得;再一个是放她在这里大喊大叫,坏的还不是你媳妇的名声?你看看不如把她送回去?”

    魏明启气的堵心,但是长辈说的有理,为了跟萧叔的情分和小慧的名声,他咬咬牙又回转过来。

    回头之前她歉意地看了尹慧一眼,尹慧微微一笑,冲他摇摇头,并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魏明启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走到萧和玉身边,叫了一个玩得好的年轻小伙子来,拜托他帮忙背上萧和玉,跟他们一起把人送回萧家。

    小伙子热情地答应了,没想到萧和玉又开始作妖,小伙子刚伸出手,还没碰到她的衣角,她就开始大喊大叫,还手舞足蹈地乱踢乱踹:

    “你走开,走开!谁让你背!我要明启哥来背,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魏明启脸色铁青,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毫不犹豫地冷声拒绝:“你做梦!”

    萧和玉有恃无恐:“我不管,除了明启哥,谁都不许碰我!”

    魏明启差点气炸了肺,原本好心帮忙的小伙子也一甩手站到一边,再也不肯管萧和玉了。

    有乡亲送了一辆小独轮车来,萧和玉还想耍赖,一定要魏明启来背,魏明启冷笑一声,刚要讽刺她痴心妄想,尹慧忽然微微一笑,从魏明启的身后站出来开口道:

    “这有什么难的?那位乡亲麻烦跑一趟,取一块平整的木板和一条绳子来。”

    有个小伙子腿脚快,答应一声就飞快地跑走了。

    萧和玉顿时警惕地质问:“你想对我做什么?”

    尹慧也不以为忤,笑眯眯在她面前蹲下来,好心地给她解释:

    “就是要送你回家呀!你除了明启不许别人碰你,明启又不愿意碰你,我只能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北方的蒙古族有一种套马的技术?我正好会哦,我让人取来木板和绳子,待会就用绳子套住你,一个圈子套上去就能困得牢牢的,挣也挣不开。我都不用接触你一根指头,就能用绳子把你拖倒木板上啦,然后再把绳子拴在木板上,让你明启哥哥做一回纤夫,拖着木板送你回去怎么样?惊不惊喜,高不高兴?”

    惊喜个屁,高兴个屁!

    萧和玉简直像破口大骂,坐在木板上被人捆得像一头死猪一样贴着地面拖回去,那该有多丢人!而且乡间的小路坑坑洼洼,坐在木板上被拖一路,哪怕没受伤都会震出内伤来了!

    倒是周围的乡亲们大感好奇,这里地处偏南,现在这个交通不便的时候几乎没人去过内蒙古草原,纷纷对尹慧说的套马十分感兴趣,兴奋地讨论起来。

    甚至连魏明启也大感好奇,低声问尹慧:“真的那么神奇?一个绳子套上就挣不开?”尹慧笑而不语。

    萧和玉瞪着尹慧恶狠狠地咒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尹慧笑吟吟地点头:“过奖过奖。”

    萧和玉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我根本不是夸你好不好!

    说话间,刚才的小伙子已经回来了,手中一捆粗而结实的麻绳,老远就兴奋地喊道:“明启媳妇,看看这绳子行不行,我爹和我弟弟把门板卸了,在后面马上就抬过来!”

    尹慧差点喷笑出声,这小伙子还真实在,家里没有合适的木板,居然把门板都卸了。

    小伙子跑到近前,有人一把就夺过绳子来塞进尹慧的手里,热情地笑着问:“来来来,绳子有了,明启媳妇先让咱们看看那个什么套,对,套马!”

    尹慧笑着答应一声,一边接过绳子一边用余光向着萧和玉瞥去,只见她脸色苍白,一脸惊恐,显然是有些装不下去了。

    尹慧心中暗笑,慢条斯理地开始打结,还没等打好,萧和玉忽然一咕噜从地上起来向着小独轮车挪去,嘴里喊着:“我才不要被绑起来,我要坐车,坐车!”

    她倒是还没忘记自己还有伤了脚的戏,一蹦一跳地蹦到独轮车旁边,一屁股坐了上去,恶狠狠瞪着尹慧,大有警告她不许过去的意思。

    尹慧忍着笑把绳子收起来:“早这样不就行了?好了,耽误的时间够多了,明启,你去推上车子,咱们把萧小姐送回去吧。”

    魏明启满脸嫌弃,还是被尹慧瞪了两眼,又跟他保证说碰不到萧和玉一片衣角,他才不情不愿把车子推了起来。

    乡亲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不少人觉得没看到套马的绝技,遗憾极了。

    萧和玉阻止魏明启和尹慧领证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作妖,也有可能是怕尹慧手中还拿着的麻绳,总之是老老实实坐在车上,让魏明启送她回到了萧家。

    到了萧家一拍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的青年探出头来,一眼看到推车的魏明启和车上的萧和玉,顿时笑了:

    “哟,今天这是吹了什么风,明启你小子居然对我妹妹这么好,特地用车子把她送回来。怎么,是终于想通了,准备做我妹夫了?”

    魏明启依旧板着脸,冷冷地喊了一声“萧大哥”,还没来得及多说别的,车上的萧和玉已经蹦下来,一瘸一拐地向着萧大哥扑了过去,还带着哭腔喊道:

    “哥,妹妹今天被人欺负了!”

    萧家长子萧阙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地接住妹妹,满脸焦急地问道:“是是谁敢欺负我萧阙的妹妹?告诉哥,哥这就去收拾他!”

    被忽略了半天的尹慧暗暗摇头,萧和玉这么嚣张跋扈的脾气,看来跟这个妹控的哥哥脱不了干系啊。

    她还在感慨,冷不防萧和玉一扭头指向她,咬牙切齿地告状:“哥,就是这个坏女人,她不但抢走了我的明启哥,今天还欺负我,把我推到在地上,你看,我的脚都扭伤了!”

    萧和玉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还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以表真实,看的尹慧瞠目结舌。

    妹纸,你要演戏也上点心好吗?你还记得你下车的时候瘸的是右脚吗?怎么一转眼就变成左脚了呢?

    魏明启眸光一闪,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他刚想解释,没想到萧阙看了尹慧一眼,脸色剧变,一步冲到跟前揪起魏明启的领口就吼:“姓魏的,你居然敢为了别的女人欺负我妹妹!”

    魏明启暗自翻了翻白眼,自己这个义兄哪里都好,只是一碰到萧和玉的事情就犯糊涂。

    “萧大哥,你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这女人都跟到我家门口来耀武扬威了!真当我萧家的人是软柿子,随便谁都能捏的吗?老子不打女人,魏明启你小子就替她受着吧!”

    说完大吼一声,提拳就往魏明启的身上砸了过去,一招一式颇有章法,尹慧看了眼睛猛地一缩,这青年的路数居然带着军队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