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套马的姑娘威武雄壮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8本章字数:3187字

    魏明启今天也憋了一肚子气,怎么甘心白白挨打?当下也毫不犹豫地还击起来,他的招式跟萧阙显然是一脉相承,看起来萧魏两家的交情果然不是一般的亲厚,这种家族的传承居然都肯交给对方的子弟。

    两个人都身手不弱,萧阙身高体壮,力量上占优势,打得拳拳到肉虎虎生风,魏明启每挨上一下就疼得皱眉;而魏明启虽然力气比不上萧阙,但是身法招式却更加灵活,辗转腾挪之间也让萧阙吃了不少苦头。

    尹慧十分着急,一言不合就开打,这是什么毛病?

    萧和玉也很着急,在旁边大喊:“哥,错了错了,谁让你打明启哥?你应该打这个狐狸精才对!”

    两个女孩虽然都想把人拉开,但是战斗力平均战五渣,根本连站圈都靠近不了,急的团团转。

    尹慧猛然一低头,忽然发现了自己手中一直拎着的麻绳,眼睛一亮,连忙用绳子打了一个特殊的活结,做出一个直径半米多宽的套子,高高甩了起来,瞅准魏明启和萧阙一触即分的机会,大喊一声“看法宝!”,套索瞬间抛了出去。

    正在拳脚相加的两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震得愣了一下,不约而同扭头看了过来,绳索正巧到了跟前,毫不犹豫地套中了一只呆头鹅,哦不,是萧阙。

    尹慧手上用力一拖一拽,萧阙瞬间被拉了个趔趄,虽然没有摔倒,但是身上的绳索已经紧紧收牢,把他的上半身连同双臂紧紧捆住,让他挣脱不得了。

    “好技术!”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喝彩,接着是“啪啪”的鼓掌声响起,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走了进来。

    老人家也是一身粗布衣裤,普通的农民打扮,但是鹤发童颜、锋芒内敛,一看就有种久居上位的气势。

    萧阙回过神来,连忙用力挣扎,但是尹慧打的活结是当年在内蒙古草原跟牧民特地学的特殊打法,不挣扎还好,越挣扎勒的越紧,没一会儿萧阙就受不了地哇哇大叫起来:

    “这是什么诡异的破绳子?快给我解开,解开!”

    老人走到近前,毫不犹豫地在萧阙的后脑勺上扇了一个巴掌,毫不留情地骂道:“让你多读点书就是不听,净知道天天喊打喊杀,没得给我丢人!”

    萧阙委屈地喊:“爷爷,到底谁才是您的亲孙子?怎么每次您都向着外人?”

    老人没搭理萧阙,反而饶有兴致地仔细打量起他身上的绳结来,“这绳结的打法真是地道,”又转头看向尹慧,目露赞赏,“姑娘这手法很是地道,套索的准头也很高,你曾经去过蒙古草原?”

    去过是去过,不过是上辈子的事儿了,这话当然不能说。

    “额,”尹慧顿了一下,笑着解释道,“我小时候,村子里曾经有一个赶路的老人经过,是他教给我的。”

    老人微微挑眉,显然是没有尽信,但是也无意追问,只是转过头瞪着两个大小伙子,把脸一板:“说吧,你们两个兔崽子今天又是为什么打起来了?”

    萧阙被绑的结结实实,偏偏还不老实,瞪了魏明启一眼就开始抢着告状:“爷爷,这次真不是我的错,是魏明启,这混小子带着别的女人欺负妹妹!”

    萧和玉也“呜哇”一声带着哭腔扑到老人跟前:“是啊,爷爷,这女人把我推到了,害得我脚都扭伤了,偏偏明启哥还非要护着她!我的脚好疼啊!”

    老人点点头,并没有立刻发火,而是又看向了魏明启和尹慧,显然是让他们也说一下缘由。

    尹慧暗暗点头,这一家子总算有个明白人了!

    魏明启连忙开口道:“萧爷爷,这是尹慧,是我娘从大青山给我说的媳妇,我们今天本来是要去登记的……”

    他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说到两个人都没碰到萧和玉,是她自己摔倒地上的时候,萧和玉不干了,扑到老爷子怀里不依不饶地哭着嚷道:

    “明明就是那个狐狸精把我推倒的!明启哥就是偏心护着她!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萧阙也在旁边不甘示弱地喊叫着助威。

    老人呵斥两个人闭嘴,他听到魏明启今天要去登记,心中就有些明了,自己的孙女中意魏家老大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了,为了赶跑魏明启身边的小姑娘,她没少出各种幺蛾子,看起来今天又是萧和玉去主动挑事了。

    但是毕竟是自家孙女,老爷子还是有所偏爱,如果孙女真的是被魏明启的那个小媳妇故意推到受了伤,他也会好好教训一下魏明启。

    萧老爷子点点头,对萧和玉说道:“和玉,你把脚踝露出来我看看,爷爷出生入死多年,见多了各种跌打损伤,什么样的伤是怎么导致的,我一看就知道。”

    没想到萧和玉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干笑道:“爷爷,这,这就不用了吧……”

    萧老爷子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现在又八成确定,自家孙女的脚伤恐怕是装的!

    老人家一生戎马,最是刚直,见不得这种栽赃陷害的鬼蜮伎俩,顿时一拍桌子怒喝道:“我说看就看!你要追究别人的责任,好歹拿出证据来!”

    偏偏萧和玉骄纵惯了,见萧老爷子发火也并不是很怕,反而脖子一梗,把头一仰,硬声倔道:“不!这么多人,怪不好意思的!”

    这话说的像是要让她宽衣解带一样,天知道只是让她把裤子稍微提起几公分,露个脚踝而已!

    萧老爷子气的胡子直翘,一抬手就要打,萧阙不顾自己身上还捆着绳子,吱哇叫着挡在萧和玉前面,一时间乱成一团。

    尹慧皱了皱眉,忽然靠近魏明启耳边跟他嘀咕了几句,魏明启想了一下,点点头,笑着出去了。

    尹慧上前扶住老爷子,让他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笑吟吟地劝道:“老爷子别着急,小姑娘家脸皮薄也是有的。我跟魏大哥没做亏心事,心中坦荡,自然什么都不怕,您坐着稍微休息一下,我已经让魏大哥去准备一样东西,这事儿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萧老爷子叹了口气。他听魏明启刚才说眼前的小姑娘今年才十八,现在却反过来安慰他说二十二岁的萧和玉是小姑娘,真是让他的老脸有些无地自容。

    再看看自家孙女,萧和玉还在叫嚣:“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这是我家,我爷爷和我哥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你乱来的!”

    瘸着一只脚也没妨碍她的发挥,那跋扈的样子看的老爷子一阵心塞。

    萧和玉话音未落,魏明启正好从门外进来,双手背在身后。

    尹慧的眼中闪过一抹促狭,在萧和玉警惕的眼神中问她:“萧姑娘,你最怕什么?”

    萧和玉谨慎地瞪着她,没有说话。谁会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又不是傻!

    尹慧耸耸肩,也不强求,只是对魏明启使了个眼色,魏明启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双手从背后拿出来猛地一撒,一只大公鸡“咯咯”叫着就向萧和玉的方向飞扑了过去。

    萧和玉惊叫一声,登时什么也顾不上,三两步就横跨过院子,窜上了院子另一头的磨盘,哆哆嗦嗦颤抖着声音冲着大公鸡喊道:“你,你走开,不准过来!”

    她惊人的爆发力和行动力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目瞪口呆。萧阙一脸呆滞,萧老爷子一脸铁青,魏明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尹慧笑着开口:“哎呀,萧姑娘的腿脚可真是利落,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扭伤脚还能奔跑如飞、登高爬低的人呢!”

    萧和玉这才想起自己一时惊恐之下露了馅儿,一张脸乍红乍白,好不精彩。

    到了现在,事情的真相已经昭然若揭,萧和玉不但去找魏明启小两口寻衅滋事,还假装扭伤了脚企图诬陷尹慧。

    萧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脸黑的像墨汁一样,猛地一拍大腿,冲着磨盘上的萧和玉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滚过来,给明启和他媳妇道歉!”

    萧和玉咬着嘴唇,满脸的不甘和恨意,忽然大声嚷道:“我就不!明明是这个狐狸精抢走了我的明启哥!你们不帮我也就罢了,居然还让我跟狐狸精道歉,我恨你们!”

    她猛地从磨盘上跳下来,一溜烟跑进了屋里。

    看着萧和玉跑走的背影,萧阙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妹妹,你,你……”结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再看看旁边魏明启脸上被他拳头打上去的青紫,一张古铜色的脸顿时涨得紫红。

    “明启,今天是哥对不住了,待会让你揍我一顿出气,我保证不还手!”

    魏明启轻哼一声,仿佛还是有些生气,把萧阙吓得脸色一变,但是接着就笑了开来:“我才没那个闲工夫揍你,你就带着这个绳套自己绑自己两个小时,就当替我出气了!”

    萧阙也喜笑颜开起来,连声答应着,一脸憨厚相。

    萧老爷子亲自替萧和玉道了歉,魏明启和尹慧都不是小心眼的人,也就一笑而过了。

    魏明启说还赶着去登记结婚,拉着尹慧刚要告辞,屋子里传出萧和玉凄厉的尖叫:“明启哥,你不准走,不准跟她结婚!你今天要是走了,我,我就立刻吊死在这里!”

    众人吓了一跳,只见萧和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堂屋,将一床长长的床单撕成布条挂在了梁上打了个结,正站在凳子上把头套进布带子里,一脸愤恨的瞪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