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吃醋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184字

    “你打定主意要去当兵了?”魏明启看着已收拾齐整的萧阙。

    “明启,你知道我的理想是像爸爸和爷爷一样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保家卫国。我脑子不聪明,不是读书那块料,我希望可以在我擅长的区域,一展所长。”萧阙一脸的坚定。这个念头在他的心里已经是太久了。

    “萧爷爷同意了吗?”魏明启搜寻屋里一圈,也没有看到萧老爷子的影子。要知道萧阙的爸爸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的,而且由于特殊原因尸体都无法运回国内。至今都是萧老爷子的遗憾。所以,魏明启很难想象萧老爷子会同意自己孙子再去当兵。

    “爷爷同意了,爷爷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支持我的梦想。”萧阙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爷爷,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让爷爷操心。

    魏明启拍拍萧阙的肩膀,“这是好事,不要难过了,萧爷爷也希望你可以在军队找到自己的价值,好兄弟,祝你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萧阙笑笑,他就知道魏明启是懂他,明白他的。即使他从来没有对魏明启说过存在心里的这份理想与信念。但是魏明启却都懂。

    萧和玉看到眼前的场景傻眼了,魏明启不是她搬来的救兵吗?为什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

    “明启哥,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呢?你不是来劝哥哥留下来的吗?”萧和玉瘪瘪嘴,一脸愤怒的看着魏明启。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要来劝萧阙,不让他参军的呢?”魏明启一脸无辜。

    “你——你——”萧和玉你了半天硬是一句指责的话也说不出来。

    萧和玉转身指着尹慧,一脸阴沉:“都是你,是不是?是你这个狐媚子从中挑唆的,真不要脸。要不是你,明启哥肯定是会帮我的。我们十几年的情谊,都是被你破坏的。”

    尹慧看着眼前跋扈无理的少女,满脸黑线,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自从进门一句话都没说,招谁惹谁了,怎么现在全部变成自己的责任了。

    “萧小姐,麻烦你搞搞清楚,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从中搞破坏的,再说谁和你有十几年的情谊,要是认识十几年,都算是有情谊的话,那全村的人都有了,你又有什么特别的?”

    “我不管,我就知道,肯定是因为你。”萧和玉气得跺脚,这个女人出现以后,自己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心过。先是自己被关禁闭,再是明启哥对自己越来越冷淡了,就连一向疼爱自己的哥哥也要离开家了。

    尹慧实在不想和她在吵下去了,吵来吵去就和小孩子吵架似的,问题又绕回来了。

    萧阙扶额很是无奈,自己妹妹和魏明启的媳妇还真是冤家,只要一遇到一起,就吵个没完。

    看着尹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反观自己的妹妹已经被气得跳脚,形象全无。他就知道,他妹妹萧和玉还真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萧阙在打量尹慧的同时,尹慧也看了看萧阙,那天情况太乱,没有细细看眼前的男子。现在仔细一看,萧阙也是个美男子,五官俊朗,剑眉星目。

    尤其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然觉得萧阙和魏明启长得有些相似。

    尤其是气质,都像是一把宝剑。只是萧阙更加的张扬与锋芒毕露。魏明启像是被藏在剑鞘里。

    这种感觉在他们刚刚谈话的时候,特别强烈。

    魏明启回头看到自己的小妻子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萧阙,心里一紧,紧忙伸出手,将尹慧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像是在宣示主权似的。

    尹慧正在想事情,突然一个大手过来拉自己的手,吓了一跳,一看是魏明启的,扭头看看一旁的魏明启,也不说话,抿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自己什么时候惹他了吗?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奇怪呢!

    萧和玉还在哭哭啼啼的闹着,魏明启和尹慧已经无心在待下去了。他们今天过来也就是和萧阙送别。既然任务完成了,也应该回去了。

    ……

    尹慧以为魏明启拉着自己是要回家了,因为这个时间,邱香莲也快要起床了,要是看到他们不在,又不知道要怎么闹了。

    但是很快尹慧发现,这并不是回家的路啊,不知道魏明启要带她去哪里。

    “明启,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尹慧一脸疑惑。

    魏明启只是拉着尹慧的手,蒙头向前走着,也不说话。

    尹慧有些莫名其妙,从刚才开始魏明启的情绪就不对,像是有人欠他钱似的。

    难道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要去参军了,有些舍不得?

    可是刚才他和人家道别的时候,也没有看出来哪里舍不得啊?

    要不然还能因为什么啊!

    正在尹慧胡思乱想的时候,发现魏明启已经停下来了,他们居然到了之前魏明启带她来看晚霞的山谷。

    尹慧歪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魏明启。“怎么了?你心情不好吗?从刚才开始感觉你情绪不高似的?萧大哥要走了,你有些伤感?”

    “萧大哥,叫的还挺亲热啊。你说?你是什么时候和萧阙勾搭上的?”魏明启捏着尹慧的手。

    尹慧的手被魏明启捏的生疼,连忙要将手抽出来,魏明启却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不放。

    尹慧疼的眼泪都下来了,“魏明启,你抽什么风,你给我放手,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勾搭了。”

    尹慧明白了,眼前的男人不是吃醋是什么?所以,也学聪明了,也不叫萧大哥了,只是用别的男人替代着。

    魏明启看着眼前流泪的小人,心里一阵抽痛,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魏明启一边说,一边轻轻揉着手里被自己捏红的小手。

    “魏明启,你不要乱吃飞醋好不好,我和萧大…萧阙,加起来也就见过两面,我怎么会和他有什么关联呢?”尹慧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阿慧,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在萧家,我看到你看萧阙的眼神,我的心里就害怕,我怕你觉得他比我好,怕你喜欢他了。毕竟他相貌好,家世好,是许多女孩子心目中的意中人。”

    魏明启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胜算了。

    尹慧觉得好笑的不得了,原来自己眼前这个什么时候都云淡风轻、不急不躁的男人,也会有这么没有自信的时候啊。“魏明启,你有点自信好不好,在我眼里,你比他们都好,什么萧阙,王阙的,在我眼里都比不上你。什么家世好,相貌佳,和我都没有关系,我嫁的人是你。”

    “你说的真的?”魏明启一阵狂喜,原来在自己小妻子眼里,自己这么优秀啊。魏明启高兴的抱起尹慧向空中抛去。

    尹慧吓得尖叫:“魏明启,你放我下来。”

    尹慧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魏明启真是越来越疯狂了。原来还觉得他温文尔雅呢,温文个屁,尔雅个屁。在空中的那一瞬间,尹慧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摔下去,摔个狗啃泥。

    早知道说那些话,会让魏明启那么激动,她就不说了。情话有风险,调情需谨慎啊。

    ……

    “呦,你们两个还知道回来啊,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去哪里鬼混去了。早饭也不做,柴也不劈,你是想气死我啊”

    尹慧和魏明启刚到门口,就看到院子里双手叉腰,一脸刻薄的邱香莲,在指着他们大骂。

    “娘,你消消气,刚才有事出去了,我们现在就去干活。”魏明启说着就要去后院劈柴。

    “你先别走,你二弟弟昨天来信了,说是学校需要交资料费。你赶紧去筹些钱给他送过去。”邱香莲指着魏明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娘,我上个月不是把用工分换的钱都给你了吗?我手里哪还来的钱。”魏明启皱皱眉头,一脸无奈。

    “你还好意思说,你不吃饭的啊,就你给的那些钱,还不够给你三弟看病的呢?况且都是你要收留这个臭丫头,多了一张嘴吃饭,开销能不大吗?你要是听我的话,把她卖给于老二,家里不用多这些个没用的开销不说,还能有多余的钱给你二弟教资料费。你说你…”邱香莲边说,边觉得自己的说得对,用眼睛瞪向尹慧。

    魏明启听邱香莲越说越过分,终于忍不住了,出声打断了邱香莲的喋喋不休。

    “行了娘,你别说了。二弟的资料费我想办法还不成吗?至于以后要把阿慧卖给于老二的话,就再不要说了,阿慧已经是我的媳妇了,让人听见了笑话。”

    邱香莲看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说什么,扭着腰转身回里屋去了。

    尹慧很是气愤,这个邱香莲摆明了把魏明启当做是摇钱树,这么多的钱,魏明启要干多久才能换得到。老二和老三都是宝,就把魏明启不当人。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狠心和偏心的母亲。

    不行,不能在这么下去了。魏明启要是再在这个家里待下去,早晚被榨干,照着目前这个情形,等以后魏明启累出病了,邱香莲肯定是一脚把他踢开,不会管他死活的。

    可是怎么才能摆脱这个家呢?

    有了,去参军好了。以魏明启的聪明和性格,参军是最好的出路了。

    “明启,你去参军吧”尹慧眼睛亮亮的看向一旁劈柴的魏明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