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吃人的魔鬼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106字

    魏明启一愣,停下手上的动作。无奈的笑笑:“不可能的,娘是不会让我去参军的。”

    “你放心吧,我会让她同意的”尹慧向魏明启眨眨眼睛。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是看到自己小妻子一脸笃定的小表情,魏明启心里没来由竟有一丝丝期盼。

    尹慧想找邱香莲谈谈,怎么才能同意魏明启去当兵。

    尹慧刚来到堂屋里,邱香莲正坐在椅子纳鞋底,看到尹慧,翻翻白眼,:“你来干什么?”

    尹慧还没等开口,就看到一妇人,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魏家嫂子,不好了,不好了。你家小三子被蛇咬了。”

    邱香莲脸色一白,扔下手里的鞋样子。抓着妇人的肩膀问“在哪啊?我家老三人呢?怎么会被蛇咬了呢?”

    妇人连忙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听说是跟着村头的几个孩子进山去玩,结果被咬了。那几个孩子也被吓的半死,又拖不动你家老三,就赶回来叫大人。现在已经把老三从森林里背回来了。也去请大夫了,你快去看看吧。”

    邱香莲骂骂咧咧道:“我苦命的三啊,是谁家的死孩子,带着我们三小子去林子里啊,被咬死的怎么不是他啊。”

    妇人听到邱香莲的谩骂,一瘪嘴,翻了个白眼。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在说什么。

    魏明启大步过来,扶着邱香莲:“娘,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还是快去看看三弟吧。”

    妇人连忙应声:“就是,就是,先看人,看人。”

    村头围着一大群人,医生也在观察着魏明泰的伤口。

    邱香莲看到医生,抓着医生的胳膊着急的摇晃:‘“医生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家三娃子啊。他还这么年轻,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啊。他要是有点什么事,可让我怎么活哦。”

    医生皱皱眉,不漏痕迹的甩开了抓在自己胳膊上那只又黑又肥的手。继续去给魏明泰消毒。

    邱香莲看医生不理她,还要再问,魏明启过来,拉起母亲,“娘,医生正在给三弟治疗呢,我们先不要打扰医生的好。”

    邱香莲看看医生,看看魏明启,也不在做声,安静的站在一边。一双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魏明泰。好似眨眼的功夫魏明泰就会不见了。

    尹慧心里默想,这个邱香莲平日里看着尖酸刻薄,这个时候却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人罢了。不过邱香莲对于魏明泰可真是极尽疼爱了。

    医生开口了:“伤口没有什么大碍,已经处理了,不在流血了,但是咬它的应该是小眼镜蛇,毒性极大,我虽然已经尽力处理了,但是毒性还是蔓延了,我这里也没有治疗蛇毒的血清。”

    “医生,县城的医院里有你说的血清吗?”魏明启着急的问道。

    医生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的,但是这里到县城要至少一天一夜的路程。但是三娃子的伤势,看起来最多能够坚持一天,时间长了,毒性都蔓延了,有血清也没有用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家三娃子等死吧!”邱香莲凄厉的哭声传来。

    医生只是摇摇头,沉默不说话。

    “如果有解毒的草药是不是也可以?”尹慧忍不住出声问道。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尹慧。有些不明所以。

    尹慧解释道:“我曾听人说过,自然界是很神奇的,有毒蛇出没的地方,一般也会有相应解毒的药草出现,现在我们只要找到相应的药草,就可以解魏明泰的毒了,不是吗?”

    医生一脸欣喜,拍拍脑袋,对啊,他怎么把这件事忘了。“是的,是的。我之前听我医学院的老师说过,是有这么一回事。小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尹慧总不能说是自己上学的时候自己的博士生导师说的吧。那时候,他们经常去环境恶劣的原始森林考察各种植物,拿回来做标本,研究是否可以研制成新的农作物种子。

    尹慧笑笑“我也是听人说的,不太确定,我就问问。”

    这时,村长发话了,“那现在能上山的,大家就一起帮忙去山上找找药草。”

    “可是,村长我们都不知道,那药草长什么样子啊?”

    “是啊是啊”

    “对啊,不知道样子我们怎么采药草啊?”

    村名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尹慧举起手弱弱的说“我认识。”

    大家再一次震惊了,都一脸崇拜的看着尹慧。

    “你这个小姑娘别看年龄小,知道的还不少呢”村长笑着摸了摸胡子。

    尹慧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最终,尹慧带三个人,医生带三个人,大家分两头向山里迈进。

    天色已经有些擦黑,树林里仅剩的一丝丝阳光被一棵棵大树遮蔽着,更是黑的彻底。尹慧只能拿着火把,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照去,慢慢寻找着。

    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药草的影子。尹慧不由有些挫败。山里雾气越发重了,要是在这样下去,魏明泰就没救了。

    尹慧有些着急,也顾不得的小木枝和露水了,魏明启紧忙跟上什么都不顾的尹慧,“我知道你救人心切,但是也不能这样不顾自己啊。”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尹慧的身上。

    尹慧挣扎着不肯要魏明启的衣服,晚上山里的天气挺冷的,魏明启把衣服给了自己,他可怎么办啊。

    魏明启只是笑笑,拍拍尹慧的手“傻瓜,没事的,我是大男人,这么一点冷还是扛得住的。”

    找了一夜也没有什么成果,村名们都要放弃了。“尹姑娘,还是走吧,天马上就亮了,早晨的雾气太重,什么都看不到不说,还有吃人的魔鬼。”

    “吃人的魔鬼?”尹慧一脸奇怪的问。

    明显有些不信的样子。这个世界怎么会有鬼呢?她可是受到高等教育的唯物主义的坚持拥护者。

    村名看着尹慧满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有些生气。“尹姑娘,你别不信,真是有魔鬼,每到清晨林子里就会有大雾,好多人进入大雾就死了。死状恐怖极了。就像是有人掐他们的脖子,把他们掐死的。”

    尹慧这下明白了,这个村地处西南,这里的好多树林里都会有瘴气,瘴气其实就是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形成的毒气。瘴气在清晨雾气的掩饰下就会不知不觉使人缺氧窒息。确实是有些像被掐死的。

    想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就是因为瘴气,差点几千精兵全部阵亡在泸水,后来还是找到当地人给了草药,告诉他们瘴气最弱的时候在渡河,才使蜀军能够化险为夷,最终取得胜利。

    其实想要解决很简单,只要在遇到瘴气的时候,抽根烟就没事了。

    但是现下不是给他们解释的时候,村民们对于瘴气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她就算解释的头头是道,也是没用的。况且时间也不允许。

    尹慧问村民要来一根旱烟,带在身上。就让乡亲们都回去了。自己往森林更深层处走去,魏明启一直默默跟在尹慧身后。

    就在尹慧也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了前面有一株紫黑色的药草。

    这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要找的救命草吗?

    尹慧兴奋的向着不远处跑去。

    两米、一米…

    马上就要拿到了。

    “小心”

    魏明启扑过来把尹慧推了出去。

    尹慧扭过身,看到魏明启一脸痛苦的捂着脚,脚踝处赫然夹着一个大的捕兽夹。

    尹慧想要用手把捕兽器掰开,奈何自己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随着夹子被掰开又重新合上,魏明启闷哼了一声,额头上流下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尹慧紧紧的咬着发白的唇,眼泪像是开闸的水似的,不停的向外涌。

    魏明启笑笑,用手背擦擦尹慧的眼泪:“傻瓜,快别哭了,这么一点小伤没事的。我不疼。”

    尹慧抹抹脸上的泪水,给自己打气,“尹慧你振作点,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祸是你自己闯的。哭没有用,要做点什么了。”

    回忆之前导师给自己讲过的,尹慧将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给魏明启包扎,不管怎么样,首先要止血。

    尹慧试探性的问:“明启,我扶着你,你看看还能不能站起来走路。”

    魏明启在尹慧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但是脚上有伤,没法用两只脚走了,魏明启试着跳了一步,捕兽器在重力的作用下一晃,魏明启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

    险些又摔下去,尹慧连忙扶着魏明启要下坠的身体。

    低头看看魏明启的脚,刚刚止住血的伤口又开始留血了。

    尹慧扶着魏明启坐着,重新做了止血处理。

    这个样子不是办法。两个人一起走,肯定是走不下山的,不但会加快伤口流血的程度,而且就连好不容易找到的解蛇毒的草药等送下去的时候,有可能也没用了。

    魏明泰即使是个傻子,但是他也是魏明启的弟弟,魏明泰要是有什么事情,魏明启的后半辈子都会在愧疚中度过的。

    可是就这样把魏明启一个人放在这里又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魏明启好像是看出了尹慧的想法,“你不用顾虑我,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个林子我熟悉极了,小的时候我也经常会上山捉鸟,掏鸟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