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人心如此凉薄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206字

    听着魏明启安慰的话语,讲着自己童年的趣事,尹慧却一点高兴不起来。魏明启总是时时为别人考虑,即使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也还想着不要让她担心。

    想着想着,眼泪又不由自主的在脸上肆虐。

    魏明启擦擦尹慧脸上的泪水,将温暖的手掌放在尹慧小巧的脸上。“书上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之前还觉得奇怪,现在明白了,我的阿慧啊,还真是水做的,这才一会功夫,你都哭了两回了。人家是孟姜女哭倒长城,你是想把这个小树林都哭倒吗?”

    尹慧又气又笑,“谁是你的阿慧?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走的远远的,让你再也找不到我。”

    尹慧本是调笑,却没想到魏明启突然一把将她拥在怀里。

    “阿慧,你不要走,我活了这么多年,是从认识你,才开始明白什么是高兴,什么是得到。自从认识你以后,我觉得连呼吸都是甜的。书上说‘由爱亦生忧,由爱易生怖’,我现在常常患得患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一件美好的事情落在我的头上,我好害怕这只是我一个人做的一场梦,梦醒了,你也不在了。那余下的时光,我又将该如何度过。”

    尹慧从来都不知道,情话可以说的这样动听,又这么让人心疼。

    拍拍魏明启的背:“魏明启,我下山找人来救你,你坚持住,如果这次我们可以化险为夷,我就做你真正的妻子。”

    魏明启的身子一僵,声音有些发颤“你是认真的,不是骗我?”

    尹慧笑笑,亲了亲魏明启的脸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尹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山下的,她方向感极差,在二十一世纪没有路标和指南针的情况下,经常迷路。

    但是这一路却如有神助,她的方向感突然回来了。

    一路上顾不得打在身上的藤条和露水,尹慧一路狂奔,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她不能让魏明启有事。

    跌跌撞撞的到了村口,众人看着一只鞋子不见,满脚鲜血的,衣服湿透的尹慧,一脸诧异。

    问清楚情况,村长领着两个壮汉上山,去救魏明启。

    尹慧也坚持要去,一妇人劝道“明启媳妇,别去了,你的脚受伤了,衣服也湿透了,留下来让医生给你包扎一下,换身衣服吧。”

    “谢谢了,只有我知道魏明启在哪,一起去能够最快的找到魏明启。他的情况不好,我怕耽误的时间长了,他有生命危险。”尹慧眼神坚定。

    村长看拗不过这个小丫头,“罢了,你和我们一起走吧。魏家孩子的命重要。”

    尹慧回头看看邱香莲,自始至终邱香莲都像是没有听到魏明启受伤的情况似的。从她手上一把抢过草药后,就再也没有搭理她。

    只是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守护着魏明泰。满脸的心疼与担心。

    ……

    卫生院门前。

    “你说什么?魏明启伤的这么重,怎么可以不去县城里的医院。医生说,要是不能得到积极的治疗很有可能会落下终身的残疾。”尹慧看着邱香莲一脸愤恨的吼道。

    邱香莲缩了缩脖子。“你个臭丫头,去县城医院,那的花多少钱啊?我哪里来的钱?再说医生只说可能会留下残疾,又不是一定的。老大身体那么壮,平时连感冒都不会得,这次肯定也没事的。”

    尹慧简直要被眼前这个女人气死。“他也是你的亲儿子,你就这么不顾他的死活。你这个当娘的,到底是怎么当得?”

    邱香莲把脖子一横,“我说没钱就是没钱,你要是有钱,你去给他看病去啊,我又不是拦着你,不让你去。这个伤说到底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的,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

    说完,装模做样的抹抹眼泪“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老三被蛇咬了,还没有醒过来,现在老大也要残废了,以后我们孤儿寡母的可是怎么活哦!呜呜呜~”

    微风吹来,尹慧打了一个寒颤,浑身湿透的身子被风一吹冷极了,但是再冷,也没有此时她的心冷。在二十一世纪,父母、亲人都是非常疼爱自己的。在那样的家庭长大,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人心竟然可以如此凉薄,亲情竟然可以如此淡漠!

    魏明启还躺在病床上生死难料,邱香莲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大儿子有可能醒不过来,有可能会落下残疾。而是担心魏明启成了残废,丧失劳动力以后,她的好日子没有了。

    尹慧只觉得一阵恶心,忍不住干呕起来。

    邱香莲连忙拿袖子捂住了嘴,后退了好几步。“要死哦,你不是去山里染上了什么传染病吧。”

    说罢,一脸嫌弃。

    周围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了。

    “魏家嫂子,你就少说两句吧。人家小姑娘还不是为了就你家明泰才上山的。你怎么忍心说这些伤人心的话”

    “就是啊,真是好心没好报。”

    “邱香莲啊,真是…”

    邱香莲被大家说的脸上挂不住了。

    “你们也别说我,我是真的没钱,我要是有钱,能不给自己儿子治病吗?你们谁有钱就去治,没钱别在这说风凉话。这是我的家事,你们管得着吗?”

    “这钱我掏,魏家小子的腿,我给治。”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萧老爷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尹慧感激的看着萧老爷子。

    “谢谢,谢谢。”好像除了谢谢,再也说不出来什么话来。

    萧老爷子拍拍尹慧的肩膀,“没事,我是看着明启长大的,现在他有难,我又怎么会坐视不理呢。走,陪我去看看那个小子。”

    尹慧随着萧老爷子进到卫生院的屋子里。魏明启已经醒了,听到有人进屋,也没有动静,只是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尹慧鼻子一酸,魏明启肯定是刚才就醒了。邱香莲的那些话他应该都听到了吧。被自己的妈妈放弃,那该是一件多么绝望的事情啊。

    “明启,你还好吗?”尹慧试探性的问道。

    魏明启笑笑回道:“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你这个臭小子,受这么一点点伤就悲春伤秋的,一点都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魏明启。”萧老爷子在魏明启头上拍一把,瞪着床上的人。

    “萧爷爷,我错了还不成吗?等我腿好了,给你抓野兔去。你能别拍我的头嘛?当着我媳妇的面呢,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魏明启撇撇嘴。

    萧老爷子哈哈大笑“你这个臭小子,也有害怕丢脸的时候了啊!”

    ……

    他们在县城医院呆了很多天了,魏明启的腿也慢慢快好了。

    尹慧看着努力扶着墙走个不停的魏明启说道“你坐下来,歇会吧,哪有你这样着急的,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才几天你就这样走,不怕腿再受伤啊。”

    魏明启一脸宠溺的笑笑

    “医生说多动动,好的快。”

    尹慧翻了个白眼“拜托,大哥,医生说的是多动动,不是让你不住脚好吗?你这是揠苗助长。”

    魏明启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看了眼尹慧,低声嘀咕道“我这不会为了脚快点好,好让你做我真正的妻子嘛。”

    尹慧听到魏明启的呢喃,脸一下子就红了。红的仿佛要滴血。

    “你—你—你不要脸!”尹慧指着魏明启指控道。

    魏明启拉过尹慧指控自己的小手,将尹慧的手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一脸的认真。

    “阿慧,你听听,我的心脏都是为你跳动的,我的心里现在全部都是你,装的满满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尹慧摸着魏明启,心脏跳动的位置,看着魏明启的眼睛说“你若不弃、我定不离。”

    魏明启伸手将尹慧搂在自己怀里,两人再也不说话,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哎呦,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一个男声突然插了进来。

    尹慧吓得连忙推开了魏明启,回过头,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穿着一件学生装,浓眉大眼,眼神清亮,虽然没有魏明启长得好看,但是却自有一股读书人的气质。

    想来这个应该就是魏明启的二弟,魏明国。

    魏明启高兴的看着来人“二弟,你怎么来了。”

    魏明国歪着脑袋笑笑,“我能不来吗?现在整村子里都在传,你和嫂子是如何的伉俪情深,感情好的很。你为了救嫂子,连命都不要了,嫂子为了你也差点把命搭上,她浑身是血的出现在村口的时候,大家都吓坏了。”

    “二弟说的是真的?”魏明启看向一旁的尹慧。

    “哪有二弟说的那么夸张,就是我跑的时候太着急了,不小心摔倒了几次,身上稍微有点血。没有二弟说的那么严重。”尹慧看向魏明启,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抬头看到魏明国一直在打量她,眼神虽然带着笑,但是却有些不屑和高傲。好像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

    尹慧微微有些生气,你不就多读两天书嘛,至于那么瞧不起人嘛,上辈子我读的书可比你多,学历可比你高。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尹慧仰着脖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魏明国看着眼前蜡黄的脸,铁青的眼窝,干瘪的身子的小丫头。眼里的不屑更深了。这个女人压根就配不上自己的大哥!

    “咳--咳”

    “我说你们两个,是来看我的,还是来较劲的。”魏明启看着眼前火药味越来越浓的两个人,忍不住出声。

    魏明国收回与尹慧较劲的目光。

    “当然你来看你的啊。不过看你还有斗嘴的功夫,伤应该是好的差不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