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出院被拒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156字

    医生办公室

    “医生,你就让我出院吧,我的脚真的没事了。”魏明启看着医生晃了晃自己的脚。

    年轻医生,一脸的无奈“你这个同志,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都跟你说了,你的这种情况,还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的。哪能随便就出院。”

    魏明启不死心,跟着要起身查房的医生身后,说:“医生,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真的是没事了。我还有一大家子人需要我养呢?我不能再在医院里呆着了。”

    医生实在受不了了,眼看着就要骂人了。

    尹慧连忙从一旁拉过魏明启,对着医生道歉:“对不起啊,医生,我们听您的,您是专业的,我们不出院,不出院。”

    医生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一脸诚恳,那些骂人的话,就没再说出口。

    只是摇摇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怎么搞得,整天要死要活的。住个院也这么多的事情。我这里还忙着呢。”

    转头又对着尹慧说:“你这个当家属的也是,病人的情绪不对,你也不知道帮着劝劝,怎么还跟着瞎胡闹呢?”

    尹慧一愣,这是什么跟什么嘛,自己刚看到就马上过来劝了,怎么就叫一起瞎胡闹呢?哎,谁让这是人家的底盘呢,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要不吃亏的还是自己人。

    随即陪着笑脸,“对对,医生您说的对,是我没有照顾好他,以后我一定看好他,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把医生送走,尹慧瞪着眼前的魏明启。

    魏明启只是笑着看着她。

    尹慧有些憋不住了,“魏明启,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那个…我就是呆在医院太难受了,我的脚都好的差不多了,要不我跑给你看”说完魏明启作势就要跑。

    尹慧连忙过去抱着魏明启,“你是疯子,还是聋子啊,刚才医生说的话你听不到啊,你的伤口还没有完全复原呢?你乱折腾什么啊。你要是残废了,我可不管你了。到时候我就和你离婚,然后改嫁。”

    魏明启笑笑“你怎么舍得呢?我知道你舍不得的。”

    尹慧摇着头看着头顶的魏明启,一脸调皮:“谁说我舍不得啊,你要是在这么折腾自己,我就把你放在家里,天天去和别的男人跳广场舞去。”

    魏明启面色一僵,“好啊,你个尹慧,没看出来长得挺美,心肠还挺毒啊。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魏明泰伸出手在嘴里哈了口气,向尹慧的腋下袭去。

    尹慧连忙缩作一团,笑着躲闪。可是魏明启诚心逗她,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随着魏明启乱闹,尹慧已经笑得眼泪都下来了。

    “说你错了没有”魏明启在尹慧的眼前扬了扬自己双手。

    尹慧连忙缩了缩脖子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说了”

    魏明启看着这么快就认错的尹慧,邪魅的一笑。“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

    尹慧眼睛睁的圆圆的,咬咬嘴唇,“我不。”

    “是吗?没看出来,我家阿慧,还是挺有骨气的吗?”话音未落,魏明启的一双手,已经又在尹慧的身上开始捣乱。

    尹慧又气又笑,眼泪都下来了。“魏明启,你别闹了,我亲,我亲还不行嘛。”

    “魏明启,你闭上眼睛。”尹慧一脸娇羞。

    魏明启看着面前,面色桃红的尹慧,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挠过似的,心痒难耐。赶忙闭上了眼睛。

    尹慧对着魏明启的耳朵,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我要亲了哦,你不许睁眼。”

    魏明启浓密的睫毛,颤了颤。连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了。

    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见有半点动静,魏明启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身旁,哪还有佳人。

    尹慧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溜之大吉了。

    魏明启又气又笑,“这个鬼丫头,我还没有问她广场舞是什么东西呢?”

    ……

    在医院的日子里,简单而快乐。转眼就到了出院的日子。

    尹慧和魏明启等了好久也没有看到有人来接他们。

    明明上次老二魏明国来的时候,尹慧就告诉他们,魏明启出院的时间了,可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来呢?

    尹慧看着默默在收拾行李的魏明启,眼睛有些酸。

    从身后抱住魏明启“魏明启,以后你还有我,我以后就是你永远的家人。”

    魏明启,转过身,搂住尹慧纤细的腰,“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我都习惯了,自从爹不在以后,娘对我的态度就是这样的。”

    “你爹是怎么走的?和你有关系吗?”尹慧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碰到魏明启的伤心事。

    魏明启坐在床上,把尹慧抱坐在自己的腿上,搂着尹慧的小蛮腰,慢慢诉说着。

    “我爹是在1956年打越战的时候牺牲的。那个时候我爹还是萧爷爷的副将,有一次他们中了敌人的埋伏,误入了一个地雷阵,萧爷爷带着排雷部队开始排雷,排到一半的时候敌人也杀过来了,萧爷爷领人对战,但是奈何敌人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以逸待劳,但是我方的军队刚刚经过一轮厮杀,战斗力大不如前。眼看着萧爷爷就要败了。我爹最后带着所有的手榴弹冲了上去,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对于战争,尹慧一直觉得离自己很遥远,二十一世纪不是没有战争,但是那时候的中国已然很强大了,强大到再也没有一个国家敢轻易的欺负中国。即使后来的霸主美国,也只能是打打贸易战,这样恶心人的经济手段,却不敢真正发动战争。

    原来真的是,“我们并不是生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只是生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国家。”

    听过魏明启诉说的往事,尹慧才明白,怪不得萧老爷子,一直对魏明启都是那么照顾。他应该是在代替自己曾经的战友尽那份未尽的义务吧。

    ……

    才刚刚到院里,没有进屋,尹慧就听到屋里传来特别热闹的声音。

    “大娘,你穿这身花布衣服,越来越年轻了呢?”萧和玉挽着邱香莲。

    邱香莲一听乐的嘴都合不上了。“是吗?我穿这个颜色会不会有些太花了啊?”

    “不花啊,大娘你还年轻嘛。”

    邱香莲乐的嘴都合不上了,“还是我们小玉会说话。每次啊,你一来我就心情特别好。”

    “娘,我和阿慧回来了。”魏明启看着眼前的情景淡淡的开口。

    邱香莲只是抬眼看了看,嗯了一身,在没有说别的。

    倒是萧和玉一看到魏明启,就赶忙扑了上来。

    “明启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听说你受伤了,人家担心死了。”

    魏明启拉下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自己腰上的手,皱皱眉。“好了,我现在不是好了嘛。”

    “要是真担心,早就去县城医院看了,我们在医院那么多天,怎么没有看到你萧大小姐的身影啊,现在在这装什么假好心。”尹慧看着萧和玉那个热情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那是我老公,是你想抱就能抱的啊。

    尹慧现在真想冲上前去把萧和玉的那两个手给剁掉。

    幸好,魏明启已经将萧和玉从他的怀里推开了。

    萧和玉一听尹慧的质问,眼睛一红,大眼睛里闪着泪光“人家就是担心吗,明启哥,不是我不想去。你在县城医院的时候我想去看你的,可是爷爷说路太远了,哥哥也不在,没有人陪我去,我一个女孩子又不认识路。怕不安全,硬是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去。今天听说你要回来才放我出来的。”

    “你一个女孩子,确实也挺危险的,不去是对的。其实你去了也没什么用,医院里有阿慧照顾我就足够了,去再多的闲人也没用。”

    魏明启一边说,一边向旁边躲去。防止萧和玉在扑过来。

    萧和玉看魏明启见了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心下就难过。

    回头跑到邱香莲身边求救,“大娘,你看明启哥和那个贱…和尹慧,都欺负我。”

    萧和玉本来想说贱女人的,但是在魏明启明显要动怒的情况下,临时改了口。

    邱香莲拍拍萧和玉的手,对一旁的魏明启训道:“老大,你这孩子,人家小玉听说你要回来了就眼巴巴的过来看你,你不但不领情,怎么对客人,这个态度啊。快跟小玉道歉。”

    “娘,她是你的客人,不是我的。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如果萧和玉每次见了我都这样投怀送抱,又侮辱我的媳妇的话,以后我就不能保证只是像今天这样黑着脸了。”

    魏明启说完,就拉着尹慧进了小屋。

    身后穿来萧和玉大哭和邱香莲安慰的声音,尹慧回头,那两个女人一唱一和的场景,让尹慧一阵恍惚,这个家越来越奇怪了。自己和魏明启相比于萧和玉,反倒是更像是外人。

    自己的儿子从医院回来,不但不关心,还去开口关心一个不相关的女人,邱香莲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萧和玉,原来经常来你们家吗?”尹慧看看魏明启,忍不住出声询问。

    魏明启以为自己的小妻子是吃醋了,连忙解释“额,萧和玉确实是经常来我家,但是我基本上都会躲着不见她,她大部分都是和我娘在一起聊天。我娘一直想生一个女儿,可是一连三胎都是儿子,所有有的时候就会把萧和玉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几年后尹慧才发现女人的第六感是多么可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