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送字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075字

    “大嫂,李老找你。”魏明国看着在闹的两人别捏的说道。

    尹慧有些想笑,这个魏明国之前见了他都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这还没有半天的功夫,怎么就突然变得懂礼貌又害羞的大男孩了。

    都说女人善变,原来男人也挺善变的。

    “大嫂,大嫂,你听到了吗?”魏明国看尹慧在一旁发呆,没有说话忍不住出声催促。

    尹慧连忙回答:“哦哦,听到了,听到了,你催什么啊,我就是在想李老找我干什么?”

    魏明国翻了个白眼说:“他找的是你,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他找你干什么?”

    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尹慧听到魏明国冷嘲热讽的话,脸一阵抽搐,刚才还觉得他有礼貌呢,有礼貌个鬼,这一会功夫又变脸了,让他读书真是屈才了,他这种人就应该去学四川变脸。

    魏明国走了一会,听身后没有动静,转过身对着尹慧说:“快点啊”

    尹慧撇撇嘴,没有说什么,拉着魏明启的手,小跑去追魏明国。

    尹慧以为只是走一段路去见李老,却没想到只是走到了校门口,李老派车来接他们了。

    这个年代的小汽车还没有二十一世纪那么普遍,许多人站在小汽车的不远处,看着这边。尹慧在万众瞩目中上了车,浑身都是汗,尹慧错觉自己仿佛是走了红毯似的。

    小汽车在城市里穿梭,很快就到了一所平房门前,房子的外观很普通,跨进大门尹慧却有些惊奇了,院子里面种了大片大片的蔷薇,枚红色的花被翠绿色的叶子衬托的越发美丽和娇艳。

    道路是由青砖铺就的,古朴又透露着文化人的气息。

    进入屋内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很热情的握着尹慧的手,说道:“尹慧啊,刚刚我和老李还夸你来着,你就来了。快坐下喝杯水,外面天气怪热的,我去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尹慧看着慈眉善目的妇人就觉得亲切,看妇人就要去忙活,连忙摆手说道:“伯母,不用麻烦了,我还不知道李老来找我是什么事呢?”

    妇人笑笑,说道:“不用这么这么客气,我姓冯,你以后就叫我冯姨就行。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刚刚比赛的时候啊,我就坐在观众席。你对的对子真的太好了。”

    尹慧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道:“冯姨,你过奖了,我也就是喜欢这个,真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这时候李老从后屋出来了,见到尹慧亲切的说道:“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尹慧有些想笑,不是您叫我来的嘛,怎么说的倒像是偶遇了似的。不过当着长辈的面还是不敢放肆,回道:“是啊,李老,好巧。”

    李老哈哈大笑,“你这个小丫头有点意思。”

    尹慧还想着早点回去呢,不想再跟李老打太极了,就直接问道:“李老,您找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啊?”

    “你这小丫头,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怎么性格比我还急啊。”李老笑骂道

    “是这样,我觉得你的文化底蕴不错,我太太手里有一份前段时间她朋友寄过来的一首英文诗,我们将它翻译成中文了。但是一直觉得不够完美,今天看到你,我夫人就有些激动,她觉得这是一首爱情诗,你们女孩子可能会翻译的更好。况且你今天所表现的对楹联的水平,我相信你的文字功底也是很不错的。因为诗歌最基础的就是押韵和对账,你都没有问题。”李老摸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缓缓道来。

    尹慧没有贸然答应,只是说:“我看看吧,我也不确定我能翻译的好。我可以试试。”

    打开手里的文稿,前面是一段英文,尹慧看得懂,但是翻译成诗歌有些困难了。自己的英语水平一直不是很好。尹慧喜欢中文,就对别的文字都有些排斥,如果不是考研究生和考博士都需要考英语的话,尹慧毫不怀疑自己估计对英语连简单的听读都会有问题。

    不过英文后面紧接着就是翻译过来的中文诗了。

    尹慧睁大了眼睛,不会这么巧吧,这首诗就是日后红遍网络刷屏的爱情诗好嘛。

    只见纸上写着:“你说你喜欢下雨,但是下雨的时候你却又打了伞;你说你喜欢沐浴阳光,但当阳光照射的时候,你却躲在树荫之下;你说你喜欢微风,但清风袭来的时候,你却不紧闭门窗。我怕你对我的爱也是这样说说而已。”

    尹慧闭上眼,在回忆当时自己在网络上看到过的版本。她记得版本很多,而且翻译的都很美,她当时看到的时候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几乎看了几遍就背下来了。有一段时间甚至每天都会写几遍,同学都笑她是入魔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看似简单的诗句,不知道凝练了前人多少心血才出来的。

    思绪回来,尹慧问道:“你们想要什么风格的翻译呢?偏文艺还是偏古风?”

    李老和夫人对视一眼说道:“你都说来听听。”

    尹慧清清嗓子念道:“你说烟雨濛濛,长亭远望;后来轻启纸伞,严遮衣襟。你说阳光灿烂,鸟语花香;后来避至阁楼,远离喧嚣。你说轻风阮柳,暗自思量;后来紧掩门窗,帷幔成双。你说柔情蜜意,难以相忘;转眼已是物是人非,独自悲凉。”

    李夫人急切的问道:“另外一种呢?”

    尹慧闭眼想了想回答:“子言好雨,却又避之。子言喜阳,寻荫躲之。子言爱风,阖窗远之。

    子言白头,吾甚怕之。这是诗经版”

    李夫人看着尹慧,眼里漏出了惊奇,说道:“还有是吗?”

    尹慧说道:“还有一首七律,江南七月雨濛濛,纸伞叠烟湿衣裳。夏日微阳正喜人,却道佳木寻荫凉。微风软语更初霁,轻启衣袖锁阁窗。惜君一片相思意,只恐余生意难脱。”

    其实还有两个版本的翻译,但是尹慧看着激动不已的李夫人和李老,不敢再说下去。总感觉自己再说下去就要出大事了。

    李夫人的眼睛有些微红,说道:“我一直都觉得中国的文字很美,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美。你可以帮我写下来吗?”

    尹慧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的字写的不好,我还是不献丑了,我念,您来写吧。”

    如果说人生里面有什么是她最失败的,那一定不是英语,而是她的字。她原来从小就性格活泼坐不住,练字也常常半途而废,后来经过努力总算是让字不是太丑了,但是还是有些拿不出手。今天的两位老人一看就是书香门第出来的,身上都有一种很浓厚的文人气质。在他们面前写这种东西还是不要了吧。

    李夫人笑笑,说道:“那就让老李写吧。走的时候送你一幅。”

    旁边刚刚一直没有做声的魏明国,突然看向尹慧,一幅很羡慕的样子。

    尹慧有些莫名奇妙,魏明国这是什么眼神啊,搞得像是自己赚了多大便宜似的。

    几人移步来到书房,李老已经净了手,李夫人在书房里焚了香,站在书桌的一边,静静的研着磨。

    尹慧觉得眼前的场景好美。李老和夫人就像是从古书里走出来的人物,一举一动无不风姿卓越,赏心悦目。

    没几分钟,李老的字就写好了,用行草写的是诗经版的翻译诗,字潇洒而飘逸,配上诗经特有的韵律,美极了。

    尹慧对书法不是很懂,但是也知道,能写出这一笔字,即使在这个时代,也肯定是大家。但是既然是大人物,为什么又会在他们这样一个西南的小县城呢?

    尹慧有些难以理解。

    接下来,李老又用不同的字体,写出另外版本的翻译诗。最后,李老扔下笔,拍拍自己的肩膀笑道:“人开心啊,字写的也顺,今天的字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写得不错呢。小丫头,你挑一幅吧。”

    尹慧极喜欢那幅草书。指着草书说:“就那幅吧。”

    李老笑笑:“小丫头,把你不但文学素养不错,眼光也不错,我最满意的也是刚才那幅字。”

    几人闲聊的功夫,李夫人早已经吩咐了保姆做好了饭,一群人在边吃边聊。只有尹慧没有说话。

    李老奇怪的问道:“刚才还挺能说的,怎么这会反倒不说话了。”

    尹慧抬起埋在饭菜的头,说道:“不都是说食不言寝不语的吗?我怕你们规矩多,不敢说了”

    李老听完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李夫人说:“那都是老黄历了,我们家虽然都是读书人,但是规矩一向都是最少的,都说新中国要学习新的东西,文化也是一样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嘛。再说了吃饭都不说话,多没意思。平时就我们老两口在家,今天好不容易来了这么多人,能热闹一下,守着那些子劳神的规矩做什么。”

    尹慧笑笑说道:“原来就听人说,越说厉害的人越低调。越是懂得多人,越谦虚。越是懂规矩的人家,规矩反而少。现在看来真是一点都没错。”

    李夫人听完,看尹慧的眼神越发的热情了。其实人都是一样的,谁还不喜欢恭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