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李老的来历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082字

    尹慧望向男子,要不是李夫人说,自己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个男人和李老一家有任何一点相似。

    李老和夫人从内到外都是一副读书人儒雅的气质。但是这个男人却一点出生书香门第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更像是武将家里出来的。长得浓眉大眼,脸部五官立体,线条分明,身上还有一丝杀伐之气。

    男子收起吊儿郎当的神色,整整了衣服向餐桌的人一一问好。

    李老给大家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小儿子,李玉江,也是县城公安局局长,大家以后要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尽管找他。”

    李玉江笑着看着李老说道:“爸,你不是不让我拉帮结派,走裙带关系吗?你堂堂一个北大教授怎么又给我介绍人呢?”

    李老骂道:“你这个混小子,一天别的本事没有,就会抬杠。你们都是年轻人,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而已。你扯那些没用的干什么?”

    李玉江看了看尹慧,对着父亲说:“这又是你给我介绍的对象啊,这个还行,至少长得不错。”

    李老脸色一变,伸手就要去打李玉江。

    李夫人连忙挡住了李老的手,说道:“一把年纪了,还当着客人的面,你能不能收敛收敛你的脾气啊,儿子就是和你开玩笑呢,你和他一般见识什么。小心气坏了自己的身体。”

    转身看向李玉江,说道:“别瞎说,人家小慧结过婚了。”

    李玉江一脸惊讶的神色,看着尹慧问道:“你才多大啊?这就结婚了?你还在念书吧?你是哪个学校的?”

    尹慧答道:“我现在没有读书。在家种地呢。”

    李玉江噗嗤一声,将刚刚喝进自己嘴里的水都吐了出来,看向李老说道:“老爸,你什么时候对文盲感兴趣了?”

    李老站起来又要开骂。

    尹慧看着李老摇了摇头,转身对着李玉江说道:“我没有读书,也不代表自己是文盲啊。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才是李老先生的风格吧,你作为儿子难道还没有我清楚吗?”

    李玉江刚刚听到尹慧没有上过学,就理所当然的以为尹慧是文盲,没有想到碰了一个尹慧引经据典的软钉子。一时有些尴尬。

    这时李夫人问道:“小慧啊,你的文学水平就是相比于大学生也会只高不低的,怎么会没有上过学呢?那刚才的那些诗…”

    尹慧想到他们早晚都会问自己这些事,看着李夫人回道:“我从小就喜欢国学,小时候经常去学校周围偷听,后来村里也有一位老先生,教了我一段时间,剩下的就是我自己看书学的了,那首翻译诗也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刚刚我就说了。”

    好在尹慧之前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至于他们信不信,她就无能为力了。

    李老问道:“你说的书是哪本书啊?”

    尹慧一时语塞,翻译诗都是从网络上看的,具体的出处早就不知道了。现在该如何回答是好。

    本想着随便编一本好了,但是想到对方的教授的身份,还是作罢了。最终硬着头皮说道:“那本书,看的时间很早了,忘记书名了。”

    李夫人还要再问,李老拍了拍夫人的手,说道:“忘了就忘了吧。既然诗已经知道了,书名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尹慧紧忙低下了头,深怕两位老人看到她心虚的小眼神。

    尹慧的心虚,都被李玉江看在眼里。

    李玉江刚要开口说话,门口一个粗壮的男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喊道:“李队,不好了,前几天抓的嫌疑犯,咬舌自尽了。”

    李玉江面色一沉,陡然变了一副面孔,仿佛刚才的玩世不恭的人根本不是他似的。看着来人说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犯人都看不好?找医生了吗?有没有事?”

    粗壮男子一颤,小声的说:“一发现我们就送医院了,但是犯人一心求死,我们送到医院的时候,犯人都已经昏迷了。现在还在抢救当中,医生说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李玉江连忙起身穿衣服,随同来人一起快步向门外走去。

    李夫人在身后喊道:“你还回来吃饭吗?”

    “妈,我不吃了,你们吃吧,不用等我了。”李玉江回着话,人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李夫人摇摇头叹了口气。

    尹慧不禁问道:“按理李大哥出生书香门第,怎么会去从事刑警工作呢?”

    李夫人回道:“谁知道啊,我家这个小儿子啊,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的,后来上学不顾我们的反对报了警校,劝都劝不住,后来我们也就认了,既然孩子喜欢,这份工作也是有益于人民的,就让他干着吧。只是成天提心吊胆的。”

    说着说着,李夫人就红了眼眶,可见也是极疼小儿子的。

    尹慧劝了一会,看有些劝不住就转移了话题。

    “冯姨,既然李老是北大的教授,你们怎么会到这里呢?”尹慧问道。

    李夫人擦了擦眼泪陷入回忆中,缓缓的说道:“老李北大教了好多年书了,但是后来因为写的一篇文章,涉及一些不该有的东西。不能再在北大教书了,北大校长是老李的老朋友了,老李的身体也一直不好,最后就提前帮老李办了病退。正好小儿子在这边我们一直放心不下,也就跟着过来了。”

    尹慧总觉得李夫人,没有将原因说完全,如果只是简单的文章问题,不会举家从大老远的北京,迁到他们这个西南的小县城里。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事情,也不好再问。谁家还没有点秘密呢。

    最后还是一直沉默的李老看了眼自己的夫人,说道:“这有什么可隐瞒的,京城现在被那些人弄得乌烟瘴气的,我要是不来儿子这里,这把老骨头估计就要死在那里了。”

    李夫人听完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尹慧突然明白了,现在是1965年,离文革马上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了,这个时候的北京一定是四人帮最猖獗的时候,马上就会有大的动荡了。

    想到即将要经历的十年文革,尹慧心情就有些压抑。随口说道:“不回去是对的,以后比现在还要可怕。”

    尹慧还沉静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发现周围人看着她的惊恐的眼神。尹慧猛然觉得气氛不对,抬起头看到大家的目光,才猛然发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连忙解释道:“我就是随口说说,大家就当是戏言好了。”

    李老看着尹慧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像是要透过她看到些什么。看来好一会,看的尹慧都有些坐不住了,李老开口说:“天色晚了,你们也快回去吧。我让司机送你们。”

    ……

    尹慧折腾了一天,有些累了,小汽车在山路上行使,晃来晃去的,晃的尹慧,更加的昏昏欲睡。没一会功夫,尹慧就靠在魏明启的肩膀上睡着了。

    魏明启小心翼翼的把尹慧的头放在了自己怀里,抱着她,尹慧扭了扭身子嗯哼了一声,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阿慧,快醒醒,我们到家了”魏明启拍拍还在熟睡的尹慧。

    尹慧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到了熟悉的村口。

    司机在前面说:“村里的路不好掉头,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

    魏明启谢过了师傅,带着尹慧往家里走去。

    天色已经晚了,这个时代没有电,更没有电灯,都是点煤油灯的,但是煤油灯费油,所以大家都很早就睡了。整个村里黑漆漆的很安静,只能听到彼此的脚步声。

    尹慧觉得魏明启的情绪不太对,魏明启虽然平时话也不多,但是不会向今天这么沉默,今天一路上都没有和她说过话。

    尹慧想问问,但是魏明启却只是拉着她的手,一直低头走路,也不理她。

    尹慧说了好几句,对方都没有反应,尹慧也有些生气了,这个魏明启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又没有惹他,莫名其妙的不理人。

    尹慧甩开魏明启的手,小跑的向家里走去。尹慧跑了一会,以为魏明启会追来,转过身却看到离自己还好远的魏明启,心里骂道:“魏明启,你这个呆子,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尹慧跑到家,生气的躺在床上,没一会魏明启也进屋了,尹慧转过身去背对着魏明启,魏明启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躺在尹慧的身边。尹慧实在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

    问道:“魏明启,你到底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有什么事情,我们说出来不好吗?你这样不说话,就能解决问题吗?”

    就在尹慧等得快没有耐心的时候,魏明启缓缓的开口说道:“阿慧,有一天你会不会觉得其实像李玉江那样的家庭才更配得上你。”

    尹慧又气又笑回道:“魏明启,你不会又是吃醋了吧?我和李玉江一共就说了三句话不到,也至于你这样耿耿于怀,纠结这么久?”

    魏明启声音闷闷的道:“我是觉得他的家庭好像更适合你,慈祥优雅的母亲,才华横溢的父亲,今天你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好像很适合在那样的家庭里,又好像你原来就应该是在那样的家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