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遇到杀人犯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021字

    今天周末,学生们不上课,尹慧批改完作业,准备去林子里看看,有两个孩子家里没事,也闹着要和她一起上山。尹慧熬不过他们,就带着他们一起向山里走去,准备再去采摘一些珍贵药材。上次采摘回来的药材,尹慧做成了药酒,挖了坑埋在学校门口的那颗大树下了。

    今天上山需要再补充一点药材了,这种野生的,天然无污染的药材,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疗效非常好。尹慧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门课程就是讲的中药材,尹慧对中医很感兴趣,所以学的格外认真。

    二十一世纪很多人对中医都持怀疑的态度,认为中医是骗人的,而且没有西医疗效快。其实只能说两种方式,各有优劣。中医疗效慢但是治本,西医疗效快,但只是针对症状做治疗,也就是常说的治标。中医日后没落其实也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中药的取材上,都是人工培育的,无论是从药效还是培养周期,都大大缩水了。

    前几天刚下过雨,地面晒不到阳光,还有些湿滑,森林里路不是很好走。尹慧拉着两个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

    学生李蛋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说道:“尹老师,你快看那里好像躺着一个人。”

    尹慧吓了一跳,向李蛋手指的方向看去,还真看到前面有个人倒在地上,尹慧拉着两人跑了过去。

    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侧躺着,手捂着腹部,手和衣服周围有一滩血迹,尹慧拍了拍男子的脸。

    “喂,你还好吗?快醒醒,我说话你听到吗?”尹慧叫了半天,男子都没有反应。尹慧轻轻的拿手放在男子的鼻子下面,探了探。

    突然一双血手抓住了尹慧的手。

    尹慧吓得尖声大叫。

    一把刀放在了尹慧的颈动脉处。

    “女人,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闭嘴。”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尹慧感觉到脖子上的匕首冰冷的触感。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你这个坏人,你放开尹老师。”李蛋和另外一个同学去拉男人的手。

    男人不耐烦的一手将两个孩子甩到了旁边的树上。

    尹慧惊呼:“你要干什么,就冲我来,不要伤害孩子。”尹慧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把空间里面的电警棍拿出来呢?

    男人冷笑一声:“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老师。不过你也别想着耍什么花样,不管你身上有什么武器,你都可以试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手快。我相信你要是真的试了,你会后悔的。”男人冷冷的声音传过来。

    尹慧感觉到匕首离自己更近了,尹慧有些心虚,这个男人是不是会读心术啊,自己在想什么都知道。

    偷偷抬眼向男人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尹慧竟然有些呆了,这个男人长得很漂亮。是的,不是英俊,是漂亮。白皙的皮肤,细长的凤眼,小巧的鼻子和嘴。有些女性化的瓜子脸,整个人给人一种阴柔的气质。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男人看到对着自己发呆的尹慧,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尹慧有些尴尬的脸红了,自己是怎么了,怎么看到个长得好看的就犯花痴呢?哎没办法,主要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好看了,自己二十一世纪可是个颜控啊。遇到这样的美男不多看看真有些对不起自己。

    不过尹慧没有忘记自己的小命还握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呢。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你受伤了,我下山去给你找医生吧。”

    男人说道:“我不需要找医生,你也最好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否则我就杀了这两个孩子。”

    尹慧连忙将将孩子护在自己身后,说道:“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我们肯定不会告诉别人你在这的。”

    男人没有再说话,可能刚才的那些话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也有可能动作太大,牵扯到了伤口,男人闭上眼,紧紧皱着眉。

    尹慧看着男人,对身后的孩子们说道:“你们快走。”

    刚才还紧闭着眼睛的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两个孩子说道:“你们要想让你们的老师活着,你们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也不会伤害你们的老师,如果你们敢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家长,我就把你们老师杀掉,并且去你们家把你们父母亲都杀掉。”

    孩子们还小,哪里听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当下吓得哇哇直哭起来。

    男人皱了皱眉,吼道:“在哭,我现在就把你们都杀了。还不开滚,别等老子后悔。”

    尹慧连忙安抚两个孩子,让他们赶紧下山。

    看着孩子们走远了,尹慧看了看还在流血的男人说道:“你的伤口还在流血,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男人紧紧的盯着尹慧说道:“你又要耍什么花招?用不着你假好心。”

    尹慧说道:“你不相信我,任凭血就这样继续流下去,你也会死,你要是喜欢流血而死,我也不说什么。”

    男子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刀,拿开了捂在伤口的手。

    尹慧轻轻的掀起男子的衣服,看到一条很深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走到旁边,背对着男子,假装从地上找东西,从空间拿出来一株止血的草药。

    嚼碎慢慢的敷在男子的腹部,从身上撕下来一块布条将伤口包扎好,自始至终男人吭都没有吭一声。

    尹慧不得不佩服男人的忍耐力。男人看着尹慧问道:“我刚才要杀你,你不恨我吗?”

    尹慧看了看男人说道:“我不恨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要杀我,你应该知道守住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死人,但是你还是放走了我的学生,而且自始至终我都没有从你的眼神里看到杀气。我觉得你不是坏人。”

    “呵呵,幼稚,你以为坏人都会将坏写在脸上吗?”男人反驳道。

    尹慧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不是和他争论这个的时候。

    尹慧都以为他们今天就会这个沉默的过下去以后,男子开口说道:“女人,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尹慧想了想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所有的因果都会有轮回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

    尹慧冷笑:“我就是你的人质,名字说不说重要吗?”

    男人说:“我叫安庆贺,你告诉我名字,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尹慧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可以和要杀自己的人相处的这么愉快。都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尹慧真的很想听听这个男人的故事。

    “我叫尹慧。聪慧的慧”尹慧想了想回道。

    安庆贺估计是好久没有和人说话了,也有可能是这个回忆对于他太过于沉重。安庆贺好一会才开口。“我曾经也有一个妹妹,和你年龄差不多大,妹妹从小脑子就好,读书也很用功,学习成绩很好,我也很用功,但是总是和他差一大截,后来父亲上山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家里负担一下子就变得重了,我就辍学了,一直到处打零工,供我妹妹上学,给我爹治病,妹妹果然不负众望,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我们一家人高兴极了,在村里摆了宴席邀请村里人喝酒,但是没想到灾难也接着来了,我们村长的侄子也在,一眼就看上了我妹妹,后来一直追求她,我妹妹不同意,谁知道他后来有一次喝醉酒,就把我妹妹…”

    安庆贺有些哽咽,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我妹妹一时之间有些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我去报案,但是谁知道,不但没有告到村长的侄子,我却被随便按了一个罪名被警察给抓起来了。我娘本来因为妹妹的死,就心里郁郁寡欢。听到我也出事了的消息,直接就晕过去了。再也没有醒过来。我拼死从监狱逃了出来,想去杀了村长侄子,但是没想到他们一家早就升迁去别的城市了。你说你还觉得善恶有报吗?”

    尹慧看了看安庆贺,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虽然知道社会肯定是会有黑暗的地方,但是尹慧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黑暗。她实在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了,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依然相信,即使某些人可以一时只手遮天,但是不会永远的。他们这次升迁离开,可能不是他们的运气,而是你的呢?”

    安庆贺一脸不解的看着尹慧。

    尹慧继续说道:“因为他们不在,所以你才没有成为杀人犯,你的人生才没有因为他两个人渣而毁掉。你还有重来的机会,但是如果你今天做了杀人犯,你的人生将会被彻底毁掉,你可能一辈子都会在痛苦的回忆中度过。我相信你妹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愿意看到你那个样子。”

    安庆贺只是笑笑说道:“那也没用了,我现在是逃犯,我的人生已经被毁掉了。”

    尹慧眨眨眼,说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了呢?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