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再次进城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39本章字数:3071字

    安庆贺挑挑眉:“还要打下去?”

    魏明启面色一冷:“你既然有勾搭我媳妇的心思,就应该做好挨打的准备。”

    “呜呜呜,你说那个尹慧到底给明启哥哥灌什么迷汤了。明明我们亲眼看到尹慧偷汉子,他居然还不和那个贱女人离婚。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邱姨。”萧和玉哭哭啼啼抹着眼泪向好友李玉莲哭诉道。

    李玉莲拿起手帕给萧和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可不要啊,男人都是要面子的,魏明启也是男人啊,你要是把这件事告诉邱姨,邱姨的那个性格你还不知道啊,肯定就是会把事情闹大的,到时候魏明启肯定觉的丢脸,最后肯定是会连你一起恨上了。”

    萧和玉看着好友,说道:“那怎么办?这么好的机会我就这么白白放过那个贱人?我不甘心。”

    李玉莲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在参与了,也不要再在魏明启的面前提起。你和魏明启是亲眼看到他们亲在一起的,你怕什么,魏明启经过这次的事情,肯定会对尹慧失望,离婚是迟早的事情了,你需要做的就是找机会待在他的身边,他现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等到她心一软,回头看到你的好,你不是就成功了嘛。”

    萧和玉点点头,好像已经想到自己和魏明启在一起的场景了。随口问:“你是怎么知道尹慧在山上养男人的?”

    李玉莲笑道:“我那天看到尹慧天天拿着东西上山,就觉得有些奇怪,就悄悄地跟在了尹慧的身后,就看到了他在山里居然藏着个男人。也不知道她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萧和玉撇撇嘴:“管他们什么关系,只要她能离开明启哥,我管她和谁在一起。”

    ……

    “你们两个打够了没有。没有打够的话,你们打,我先走了。”尹慧拍拍屁股上的土,起身就走。

    走了几步看身后没有动静,才停了下来。

    萧和玉已经走了,尹慧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给魏明启解释起来,魏明启沉默了好一会,说道:“但是刚才他吻你,你并没有拒绝不是吗?”

    尹慧有些愣了,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当时的自己有些蒙了,还没有反应过来,魏明启他们已经来了。

    不知道解释魏明启信不信,尹慧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

    魏明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尹慧连忙跟在魏明启身后,魏明启没有回头,只是向前走着,尹慧知道魏明启有些生气了,现在也不是贸然道歉的时候,只能默默跟在魏明启的身后。

    “哎呀”尹慧想事情,想的太投入了,并没有看到地上凸出来的石头,一不小心脚踩了上去,崴到了脚,摔倒在了地上。

    魏明启回头走过来,说道:“真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好好走个路也能摔倒了。”

    尹慧知道魏明启心软了,现在是最好的求和机会。弱弱的回道:“我脚疼,走不动了。”

    魏明启无奈的看着尹慧,将她背起来,向着山下走去。尹慧靠着魏明启的背,感受着他温热的体温,心里高兴极了。他应该不生自己的气了吧。

    刚走到村口,邮差员二杖子手里拿着一封信对着尹慧喊道:“尹慧有你的信。”

    魏明启放下尹慧,拿过信,交给了尹慧。

    尹慧打开信纸,脸上的表情很愉悦,魏明启忍不住问道:“谁给你的信?”

    尹慧随口答道:“李老的儿子不是公安局局长吗,安庆贺的这种情况,说给他是最合适的了,我那天考虑再三,最后把情况写信告诉李玉江了,今天他给我回信了,说那边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安庆贺可以回去了,不用再过逃亡的生活了。”

    说完感觉有些不对,抬头看到魏明启阴沉的脸色。尹慧心里有些发憷。

    魏明启眼神里充满失望、愤怒问道:“你连一个一面之缘的人都如此相信,就是不相信我,是不是?你有考虑的功夫,有些写信告诉别人的功夫,就是没有给我说实话的功夫,是不是?”

    说完不顾尹慧的反应,大步向前走去。

    尹慧跑着去追魏明启,“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魏明启转过身,面色更阴沉了,说道:“尹慧,你脚不疼了,是不是?你还有什么没有骗过我的吗?看我为你担心像傻子一样每天围着你转,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尹慧站在原地泪流满面,她真的不是有意瞒着他的。魏明启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够信任他,总觉得所有的事情自己都可以解决,没有必要麻烦他,也没有必要告诉他。

    之前她总觉得只要相爱,一切事情都不是问题。今天的这一番变故,却让尹慧犹豫了,自己和魏明启同样要强的两个人到底适不适合在一起。而且自己真的爱魏明启吗?不是感动,不是别的什么,而是真的爱。以前尹慧肯定会斩钉截铁的回答“爱”。但是今天尹慧却有些犹豫。

    事情已经这样了,都冷静一段时间吧。

    现在还不是她沮丧难过的时候,有一个人的命还需要自己救。

    尹慧转身回到了山上,看到安庆贺还坐在原地。安庆贺看到返回的尹慧,一脸诧异,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不要你男人了?还是打算以后跟我了?”

    尹慧翻个白眼,骂道:“安庆贺,你能不能正经点。是你的事情有着落了。”尹慧将自己的写信的事情告诉了安庆贺,并将李玉江的回信拿给安庆贺看。

    安庆贺拿着信,将脸埋在手中,压抑的哭起来。这么久了,他要的正义终于还是回来了。尹慧也知道安庆贺需要发泄情绪,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地拍着安庆贺的背,安慰着他。

    尹慧知道被冤枉的感觉,之前做博士论文的时候,有一个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朋友,偷了自己幸幸苦苦写的论文发表了,最后自己的毕业论文被认定为抄袭,差点毕不了业,要不是最后她的导师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她,尹慧真的觉得自己当时会支撑不下去。

    这也是她不顾一切要帮助安庆贺的原因。她受不了有人含冤不白。

    ……

    第二次来到县城,周围的景物并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破破烂烂的土路,匆匆而过穿着蓝黑色衣服的行人。

    尹慧的心情却不一样了。魏明启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他想和魏明启好好谈谈都没有机会。她也曾经到魏明启做工的地方去找过他,但是魏明启刻意躲着她,每次她去,都是扑个空。

    也顾不上欣赏周围的景色了,尹慧问了一个人公安局怎么走,就急匆匆的向前走去。

    一辆永久牌自行车突然擦着尹慧停了下来。尹慧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才发现居然就是自己来县城要找的李玉江。

    李玉江笑笑,说道:“怎么几天不见,你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振的?连男人都换了。怎么你男人挂了?”

    尹慧咬牙切齿的看着李玉江说道:“怪不得你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就你这张嘴,有女人喜欢你才有鬼。”

    李玉江甩了甩头不以为然的笑笑,“非也非也,不是我找不到,是我不想找而已,这个相伴一生的人啊,一定要看清楚了,万一一不小心找到你这么一个母夜叉,我岂不是要抱憾终身啊。”

    尹慧懒得再和他磨牙,指着安庆贺说道:“这个就是我在信里和你说的安庆贺。”

    李玉江收回了调笑的神色,打量了一眼安庆贺,说道:“你们跟我去所里一趟,我把事情和你们说一下。”

    原来自从收到尹慧的信,李玉江就着手派人调查了,一调查才知道,安庆贺所在的村的村长,不单单只是这一件事情,事情很多,而且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也和村长狼狈为奸。

    李玉江知道消息后,当下就停止了所长的一切工作,并向纪委做了报告,要求调查已经调往外地的村长。调查结果也就这几天就可以出来。

    对于安庆贺的处理结果也出来了,虽然整件事情他是受害者,但是他越狱,而且在越狱的时候,打伤了狱警,牢狱之灾还是免不了的。

    安庆贺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尹慧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李玉江看着两人愁眉苦脸的样子,说道:“别担心,在法庭上我一定会为你们找最好的律师,并且争取依据实际情况尽量轻判的。”

    安庆贺还需要录口供所以暂时被留在了派出所了。李玉江让尹慧去家里坐坐,说两位老人,都很想她。

    来之前尹慧就想到会去拜访李老的,就提前从空间里拿出了两瓶好酒,找了个坛子装了起来,一路上还引来了安庆贺的嘲笑,说人家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会稀罕她的那个小破酒,说不定喝都不一定喝的。尹慧只是笑笑没有回应。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个坛子里可不是什么土酒,而是正宗的茅台。一般人还没有喝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