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认亲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40本章字数:3110字

    “爸妈,你们看谁来了?”还没有跨进家门就听到李玉江的喊声。

    李老夫妇,一早就等在门口了。

    李夫人热情的拉着尹慧的手说:“小慧啊,盼了好久终于把你给盼来了。你们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尹慧说:“都解决好了,您二老不用担心了。”

    李老看看尹慧的身后:“尹慧,你丈夫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尹慧笑笑说道:“没什么,他还有事,来不来了,我就一个人来了。没什么好带的,听说李老喜欢喝酒,我就带了一点。您尝尝看,可还入得了口。”

    李老爽朗一笑:“还是姑娘家好,心细。”

    李夫人嗔怪道:“你真是的,来就来了,拿什么东西啊。”

    李玉江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一脸无奈:“爸妈,咱们能进去再说吗,我办了一早晨事情了,连口水都没有喝呢?”

    李夫人拍拍脑袋说道:“快进,快进,你看我,一高兴,就忘了招呼人进来了。”

    餐桌上,李老倒了一杯酒,鼻子凑上前闻了闻,陶醉的吸了吸鼻子,说道:“小慧啊,你的这个酒是哪里来啊?味道这么醇香。”

    尹慧答道:“这个是偶尔从一位老人手里得到的方子,试着自己酿的,没有几坛子,都埋在树下,前段时间刚挖出来。闻了闻味道确实不错,就给您拿过来了。”

    李老对李玉江说:“你去街角的店里买点下酒的菜。”

    李玉江应声,走出了院子。

    李老看到李玉江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外,看了一眼尹慧说:“这酒真的向你说的这么简单?”

    尹慧没有想到李老会这么问,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早知道会被怀疑就应该拿点不太出名的酒了。

    李老叹口气,说道:“我让玉江去打听过你的身世,但是打听到的消息,让我有些难以置信,那样家庭怎么会养出来通透又聪慧如你这样的姑娘,,包括你上次楹联大赛的表现,翻译诗歌时的从容,我都知道你的身世肯定不简单,至少不是打听到的那样。但是我这样说并没有深究的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你这样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和你冯姨,一辈子就只有两个儿子,一直想要一个姑娘,也未能如愿,你和我们也很投缘,我们把你当自己的闺女一样看待。也希望你在我们面前,可以不用再伪装,能够做自己。”

    尹慧眼圈有些红,她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些小伎俩,早就被人识破了,自己何其有幸,在异世遇到这样善待自己的长辈。

    尹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我的身世,确实不是那样,您二老没有猜错,但是现在我也确实不能说我自己的真实身世,我怕您们知道会对您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二老互相看了一眼,回道:“我们说出来也没有逼你的意思,我们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不嫌弃我们两个老人,我们认你做干女儿可好。这样你有了娘家做靠山,以后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尹慧点点头,扑通一声,跪在二老面前说道:“父亲母亲大人在上,请受小女一拜。”

    李夫人,连忙伸手扶起尹慧说道:“快起来吧,一会等玉江回来,你们兄妹两再见个礼,认亲的事情也就算是成了。”

    没一会儿,李玉江也回来了,面对父母认了尹慧做干女儿事情,倒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意外来。

    李夫人给了尹慧很多粮票、布票和工业卷,让李玉江陪着尹慧去买些东西。尹慧推辞了半天,最终没有推辞过,只好欣然接受了,心里想着,下次要再拿着好东西给他们二老了。

    ……

    县城街道很萧条,远没有二十一世纪那么热闹,稀稀拉拉几个店铺,东西也不多,李玉江看尹慧没有什么兴趣,就带着尹慧到供销社走去。

    路上李玉江频繁的开始看着表,尹慧说道:“你是不是有事情啊,你有事情你先走就行,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

    李玉江看看尹慧有些犹豫:“下午局里确实有一个会,不过爸妈让我陪你的,都说好了的,我哪好意思扔下你一个人啊,到时候二老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尹慧笑道:“你还有怕的时候啊,你放心,我上次来过一次了,路我也熟悉,你走吧,至于干爸干妈那里,我不说,你不说,不就没有人知道了?”说完对着李玉江眨眨眼。

    李玉江笑着看着一脸调皮的尹慧说道:“那好,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你逛完直接去局里找我,我开车送你回去。”

    尹慧点点头,看着李玉江走远了。转身向着供销社走去。好久没有逛街了,手里拿着这么多的票,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走到供销社,这里的东西确实比周围的小摊贩东西多多了,尹慧随便看着,看到了一匹蓝灰色的布,心想着,这个颜色配魏明启正好,魏明启的衣服老早就破了,但是邱香莲却一直舍不得给他做,连魏家最小的傻儿子魏明泰穿的都比魏明启好。

    尹慧指着柜台里的布,说道:“同志,麻烦帮我拿一下这块布。”

    柜台里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着天,嗑着瓜子的营业员并没有理她。

    尹慧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了,人家没有听到。只得提高声音说道:“同志,麻烦帮我拿一下这块布。”

    柜台里还在聊天的一个妇女,回头看了一脸穿着灰色褂子,梳着两个马尾的尹慧,露出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又将头扭了回去。

    尹慧有些生气了,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第一遍可以说是没有听到,可是刚才明明是听到的,可是还是没有理自己。

    尹慧走到女人面前,再次放大声音喊道:“给我拿一下布。”

    尹慧突然的一声大嗓门,吓到了正在聊天的女人,只见女人拍拍自己的胸口,一脸愤恨的看着尹慧说道:“喊什么喊,不知道会吓死人吗?你是来干嘛的?”

    尹慧一阵无语,自己来这里当然是来买东西的了,难不成还是来看他们聊天的?

    算了,还是不惹事情了,尹慧只得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要买那匹布,麻烦被我拿一下,我看看。”

    营业员上下打量了一下尹慧说道:“土包子,买布,买布是要票的,你知道不?你有票吗?”

    说完还对着身边的人说:“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乡巴佬,不在农村好好种地,买什么布啊,她以为还是在农村啊,说买就买啊。”

    其实也不怪这个女人势利眼,这时候的供销社都是很吃香的,没有点门道的人,都是进不来的。而且计划经济时代,什么都是要票的,一般人都是省吃俭用的,布票也只有过年和结婚的时候才会用,一般都是舍不得用的。更何况,只有城里的工人和公职人员才有票领。农村是没有票发的,更买不了这些东西。所以这个营业员看到尹慧一副农村人的打扮,才会认定她没有票出声奚落的。

    真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了,这个女人简直欺人太甚了,尹慧觉得自己要是再忍下去,真的要变忍者神龟了。

    尹慧拿出布票,“啪”的一声拍到了柜台上,对着女营业员说道:“睁开你的势利眼,好好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布票。”

    女营业员,看着尹慧拍在柜台上的票,拿起来一看,还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布票,撇撇嘴,要去拿柜台里的灰蓝色布。

    “慢着,这布我不让你拿,你还嫌你的手脏,弄脏了我的布。把你们领导给我叫出来,我要见你们领导。”尹慧看着女营业员说道。

    营业员指着尹慧一脸气愤的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领导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尹慧笑说道:“我还从来见过好好一个人,把自己当东西,不当人的。”

    营业员气得骂道:“我不是东西,你才是东西呢。”

    尹慧和周围的顾客笑得前仰后合的说道:“哦哦,原来你不是东西啊,哈哈,笑死我了。”

    营业员被尹慧骂的还不了口。看着尹慧干瞪眼。

    “怎么回事,是谁在供销社捣乱?”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

    尹慧寻声望去,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中山装,从二楼的楼梯走了下来。想来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下来查看的。

    女营业员看到男人下来,似乎找到了主心骨,忙说道:“领导,就是她,这个女人不好好买东西,来这里捣乱,还骂人。”

    男人听完,深沉的目光看向尹慧,尹慧也不惧,只说道:“毛主席说了,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才要像冬天般寒冷呢。我好端端的来这里买东西,问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回话,还骂我是土包子,乡下人,我上属三代都是贫下中农怎么了?你们对待农民像对待敌人一样,看不起农民,这可是资本主义做派,怎么你们也有?”

    男人一听,连忙说:“没有、没有,这位小同志你误会了。等我先把事情搞清楚。我这不是刚下楼,事情还没有了解嘛。”

    男人说完,冷峻的眼神飘向店里的几位售货员。早有怕被牵连的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