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分家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40本章字数:3166字

    周围传来了明显的哄笑声。

    邱香莲恼羞成怒,这个偷汉子的还没有丢脸呢,自己这个捉奸的怎么还被嘲笑了。邱香莲不服气,指着尹慧和李玉江骂道:“好啊,你们两个,不但通奸,还打人。我现在就去找魏明启说理去,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找的好媳妇,是怎么给他带绿帽子的。”

    眼看着,邱香莲越骂越难听,尹慧说道:“娘,你别胡说,这个是我认的干妈家的儿子,我们是兄妹,并不是你想的那么肮脏的关系,而且你最好说话的时候嘴巴放干净一点,我义兄可是县城公安局的局长,你这样随意辱骂国家工作人员,可是要坐牢的。到时候你被抓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邱香莲不说话了,看着李玉江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畏惧,她就是一个没怎么出过门的农村妇人,别说是公安局局长了,就是村长在他们这个村里,也是有绝对话语权的人啊。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官呢。

    邱香莲连忙对着李玉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诉道:“这位大人,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我一个小人计较,我刚才都是瞎说的,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行吗?我不想坐牢。”

    李玉江被突然跪下来的人,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拍拍自己的胸口。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反应快,要不这个女人的眼泪鼻涕是不是都要抹到他新做的裤子上了。

    “娘,你在做什么啊?你快起来。”一个男声插了进来。

    邱香莲看到一起走进来的魏明启和萧和玉,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抓着魏明启的手说:“明启啊,你快和这个长官说说,我刚才不是有意说他的,让他不要抓我去坐牢啊。我还年轻,我不想坐牢啊。”

    魏明启回头瞥了一眼李玉江和尹慧,扶起跪在地上的邱香莲:“娘,即使真是当官的,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抓人的。你先起来。”

    邱香莲在魏明启的搀扶下,哭哭啼啼的站了起来,躲在了魏明启的身后。

    魏明启看着尹慧,眼神中充满了责备,尹慧心里也有些堵,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魏明启了,没有想到久别之后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一番情景。

    李玉江看看眼前的几人,知道自己要是再待下去,也没什么用,还会给尹慧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对着尹慧说道:“这里的事情,你自己能处理吗?要是可以,我就先走了。”

    尹慧点点头:“玉江哥,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快走吧,这是我自己的家务事,我自己能处理好的。”

    李玉江眼睛环视众人,大声说道:“既然我父母,认了尹慧这个女儿,那么她就是我李家的姑娘,谁要是敢欺负她,就是和我过不去。就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周围寂静一片,看热闹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了。好多人直接溜回屋里去了。还有好事的孩子想留下来继续看热闹的,也被父母强行拉走了。

    看着李玉江开车走了,萧和玉指着他的车对魏明启说道:“明启哥,刚才那个男人就是尹慧新的奸夫,他们刚才在门口卿卿我我,我和邱姨都看到了,根本不像是他们说的干兄妹。”

    尹慧冷冷的撇了一眼还在搬弄是非的萧和玉:“萧和玉,你没有证据,乱说什么,你要是那么笃定,你刚才当着玉江哥的面说啊,刚才吓得和老鼠似的,不敢吱一声,现在在这里耀武扬威,你烦不烦人。要不我把玉江哥叫回来,我们当面对质啊?”

    萧和玉缩缩脖子,瞬间像是被锯嘴的葫芦一样不说话了,开玩笑啊,那个男人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自己可不想英年早逝。

    邱香莲没有理眼前的几人,只是径直走到了魏明启和尹慧的屋子里将尹慧在县城买的东西抱了起来,往自己的屋里走去。

    尹慧喊道:“慢着,娘这都是我的东西,你要搬到哪去?”

    邱香莲看看尹慧,梗着脖子说:“什么你的我的,你嫁到我们魏家,你的东西就是魏家的东西。我拿我自己的东西,你管得着吗?”

    尹慧被邱香莲的强盗逻辑气笑了,看了看在一旁的魏明启说道:“妈,别的你拿了我不管,那个灰蓝色的料子,是我要给明启做衣服用的,你得留下来。”

    邱香莲翻个白眼:“老大每天都要去公社里做工,穿这么好的衣服,有什么用,老二还在上学呢,一直都没有好衣服穿,这个料子我要给老二做衣服。”

    尹慧实在快要被邱香莲的厚脸皮气死了,想了想看着邱香莲道:“娘,你居然这样,那我也没话可说,你那么喜欢二弟,以后就和二弟一起过算了,我们分家。”

    邱香莲脸色一变,对着魏明启干嚎起来:“明启啊,看看你的好媳妇,要和娘分家啊。”

    魏明启早就心灰意冷,看了一脸还在假哭的邱香莲,回道:“娘如果你真的要这么为难我们,那我不介意听尹慧的,分家。”

    听完魏明启的话,邱香莲也不干嚎了,只是看着魏明启,好像不认识了似的。好久才将怀里的那匹灰蓝色的布抽了出来,狠狠的扔到了地上。扭着身子抱着一堆东西进屋去了。

    尹慧蹲下身子,想要将布捡起来,却碰到同样魏明启要捡布的手,刚要把手抽回去,魏明启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尹慧的手:“阿慧,我们以后好好的,不吵架了好吗?”

    萧和玉看到把自己当空气般秀恩爱的两人,气得直跺脚,指着魏明启说道:“明启哥,你忘了,她之前还背着你偷汉子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原谅她。”

    魏明启头也没抬:“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萧和玉,天色晚了,你该回家了,再不回家你爷爷要担心了。”

    说完拉着尹慧和料子就回屋去了。

    萧和玉看着魏明启和尹慧的背影,哭着说道:“明启哥,你不分是非,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但是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应她。只有远处的乌鸦传来凄厉的叫声。萧和玉吓得一哆嗦,拔腿向家里跑去。

    回到屋的尹慧,放开了魏明启拉着自己的手,扭过身:“魏明启,你当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魏明启走上前从后面搂住了背对着自己的尹慧:“阿慧,我之前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吻在一起,有些冲动了,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我错了,你打我,骂我,我都毫无怨言,你不要不理我。”

    尹慧冷笑一声:“呵呵,魏明启,不理人的人倒是是谁,你自己不知道吗?我在家等了你多少天,你都不回来,我去你公社里找你,你也躲着我,现在却说让我不要不理你。”

    魏明启把头轻轻靠在尹慧的肩膀上:“阿慧,我已经知道错了,其实我也不是有意躲着你不回家的,只是我自己想到自己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我也觉得很内疚,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后来我想通了想来找你的,但是听村里张大婶子说你去县城了。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我日日盼,夜夜盼,今天终于把你盼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煎熬。”

    尹慧转过身,看着眼前明显消瘦了的男人,用指尖指指魏明启的额头:“你呀,这里才是我的家,我不回来,去哪里啊。”

    魏明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尹慧。好一会才说道:“阿慧,以后我们再也不吵架了,吵架真的太难受了。”

    尹慧撇撇嘴:“说的好像是我想和你吵架似的,我也不好受好嘛。而且你今天刚进门那是什么眼神啊,我也不是故意让你娘跪的,是你娘突然跪下来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你就已经进院子了。”

    魏明启抓着尹慧的胳膊,将尹慧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正色道:“阿慧,无论如何,她始终是我娘,我不希望她在陌生人面前那么没脸,你懂吗?”

    尹慧看着魏明启一脸严肃的神色,很想反驳他:“你娘对你那么差,值得你对她那样吗?”但是转念一想,无论邱香莲多么的恶劣,确实如魏明启所说,邱香莲始终都是魏明启的母亲。这份血缘关系是不会改变的,从而魏明启在骨子里也不会做真正伤害邱香莲的事情。

    尹慧眨眨眼:“真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个孝子呢,那刚才娘要拿走布的时候,你还说要分家气她,这可不是孝子应该做的哦。”

    魏明启笑笑刮了一下尹慧的小鼻子:“就属你调皮,对于长辈孝顺是对的,但也不能愚孝啊,况且那个布不是你买给我的嘛,这可是媳妇第一次给我买东西啊,怎么能随随便便送人呢。”

    尹慧伸了伸小舌头,对着魏明启翻白眼:“以后能不能不刮鼻子啊,本来就不是很挺,都被你刮塌了。”

    “是嘛?那媳妇变丑了,可就是我的罪过了,不过我还真希望你丑一点,这样就没有那么多的人觊觎我家娘子了。”魏明启说完,吻向尹慧的小鼻子。

    尹慧鼻子被魏明启弄得有些痒,伸手要挠,被魏明启的手抓在了手里,尹慧不甘心,伸出另外一只手还要去挠,又被魏明启的另外一只手抓着,直接扭到了身后,连着尹慧软软的身子一起抱在怀里。

    尹慧还要挣扎,魏明启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