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凌乱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7:31本章字数:2979字

    高三四班,教室最前排的位置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正拖着香腮,呆呆的望着黑板,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此人正是陆阳需要保护的千金大小姐,王晨星。

    王晨星望着后面空空如也的座位,心中不免郁闷:“这家伙,怎么还没来。不会是不敢来了?原先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胆小?”

    “晨星,你总是朝着后面看什么?”正在王晨星喃喃自语的时候,一个清秀的小姑娘,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是不是在想陆阳?”

    “啊!是啊,在想陆阳呢,等着看他被揍成猪头的样子!”王晨星眼神一乱,想不到竟被同学看穿内心的想法,连忙挥着小拳头恶狠狠道,把心里的惊慌很好的掩饰下来。

    “原来你想看他丢脸,我还以为你是看上陆阳了呢。”清秀的小女孩微微笑道。

    闻言,王晨星不可置信的看着女孩,“小玲,你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也不会去看上陆阳这种渣男。”

    “不会啊,我看陆阳挺好的,天不怕地不怕,而且人还聪明。你要是不要,就送给我吧。”女孩开玩笑又认真的说道。

    王晨星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但不知道为何心里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几乎是想也没有想就回答。

    “不行。”王晨星眼睛一转,古灵精怪的说道:“我之所以来陆阳到我的学校里面是来,是为了报复他,可不是让他来泡妞找美女的。”

    清秀的女孩听到王晨星的拒绝,心中很不爽。但接下来所说到的美女,那脸色好转了不少,露出了笑容。

    “恩,倒也是。”女孩甜甜的一笑。

    王晨星吐了吐舌头,这小太妹还真是好忽悠。

    “晨星,你不用担心。现在陆阳已经到了学校,马上就有好戏看了。”说话的人名为朱悦,是陈夏军手下的小弟,负责传递消息,为人阴险狡猾,王晨星对他素来没什么好感。

    “有什么好戏看?”王晨星有些担心的问道,昨天陈夏君带着十几个人围殴了陆阳一顿,还把他自行车给拆了,这一次不知道会不会更过分,她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安。

    “陈哥已经带人到学校堵着陆阳了,只要他敢来保证把他揍成猪头!”朱悦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见到王晨星只是皱着眉头,没有任何的反应。朱悦有些着焦急,连忙又是说道:“怎么样,是不是还觉得报复的不够。没事,等他到教室,我再帮你整他!”

    “整你个猪头,滚开!”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王晨星莫名变得烦躁,冲着朱悦冷冰冰的吼了一声。

    被这突如其来的怒斥弄得有些不知所以然,朱悦脸色一沉,如果是一般的女孩敢这么和他说话,他早就一巴掌上去了。但是联想到后者的身份,他只能将这股不满压在心中。

    正在此时,从门口慢悠悠的走进了一个身影。陆阳惬意的背着书包,哼着小曲,悠哉悠哉的朝着教室的末尾走去。

    他来学校不是来上课的,是来睡觉,正好刚揍完了人,有了几分困意。若无旁人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王晨星猛然间神色一滞,这货不是被陈夏军堵在校门口再次群殴了吗?怎的这般安然无恙?还这般风轻云淡的趴着睡觉?

    本来还在担心陈夏军下手太狠,此时践踏这般模样,顿时所有的担忧都化作了怒火,一拍桌子,便是站了起来。

    “陆阳!你怎么现在才来,旷了多少节课,你是不是怕了?怕了就直说,给我认错还来得及!”王晨星气势汹汹的蹬着陆阳,想象着他马上跑到面前认错求饶的样子,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多出了几分得意。

    “恩?”陆阳戏谑的笑了笑,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王晨星已经发育的凸凹有致的身体。

    这种目光看得王晨星脸色不由的一红,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似乎又想起了陆阳小时候欺负她的情景,紧张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帮你做个检查。”陆阳咧了咧嘴,眼神带着戏谑,直接无视掉王晨星的威胁。

    “帮我做检查?”王晨星一愣,片刻后才意识到这混蛋话中所指,俏脸顿时蔓起寒意,怒道:“陆阳!你找死?!”

    唰唰唰!

    募然间,一道道满含怜悯的目光落到陆阳身上,王晨星是出了名的刁蛮校花,陆阳竟敢占她便宜,这下子估计他要倒霉了。

    “我草泥马,给你狂的。昨天没把你揍爽是吗?”朱悦狞笑着走过来,正一腔火气没处撒,这会儿正好拿陆阳当出气筒,“嘿嘿,晨星,陈夏军那废物看来你是指望不上了,干脆让我来替你教训他!”

    他已经主动忽略了为什么在陈夏军的围堵后,陆阳还能够安然走进学校,眼下能够替王晨星出头,自是要好好表现一番。

    说话间,在他身后已经站着几名身材魁梧的少年。

    “在教室里面打架不好吧。”陆阳困意十足的打了一个哈切,他是来学校保护王晨星的,可不希望莫名其妙的被学校开除。

    “的确,在教室里面打架不太好。这样,你说声朱爷,王姐我错了,我就放过了你,哈哈……”朱悦猖狂大笑,显然认为陆阳此番话是认怂了,顿时看待陆阳的目光便像是猫戏老鼠一般。

    “朱悦,你别太过分了,在教室里面被老师看到不好。”望着被几个人围在一起的陆阳,王晨星的脸上闪过几分担忧,终究是忍不住的说道。

    “的确啊,在教室里面不太好。要不,我们到外面比划比划。”陆阳很认真的说道。

    “什么?”王晨星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陆阳昨天难道被打傻了吗?自己好心好意都帮他给台阶下了,他还不领情,非要跟人打架,白痴吗?

    “哈哈,好啊。你想来,我们当然乐意,来,跟你朱爷到后山走一趟,要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爷就是你孙子。”闻言,朱悦裂开嘴笑了起来,在一群小弟吆五喝六的簇拥下走出教室。

    不过,就在他们刚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脚步忽然一顿,迎面看到了几个人垂头丧气,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陈,陈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回来的几个人,朱悦觉得有些面熟,很快便认出了领头的一个是陈夏君,连忙恭敬的喊道。

    “陈他奶奶。”陈夏君觉得自己的脸都要丢尽了,当然没有给朱悦什么好脸色,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朱悦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话都不敢说上一句,只是低着头,完全不知道陈夏君发的什么神经。

    “陈哥,这么快就回来了。”陆阳笑呵呵的说道。

    “陆,陆阳。”望着再次出现在面前的陆阳,陈夏君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清楚了,现在的陆阳对于他来说就是噩梦,就是最不想看到的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朱悦哪怕是个白痴都看出来事情有些不对劲的,看了看陈夏君那红肿的脸庞,又看着不同寻常的态度,隐隐已经猜出了什么。

    虽然陆阳是在笑,但陈夏君从感觉这笑容不怀好意,充满了令人恐惧的味道,连忙喊道:“陆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在陈夏君心中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弄走这个瘟神了。

    “这不,朱哥想找我去谈谈人生。我这,盛情难却啊。要不,陈哥一起?”陆阳解释道:“是不,朱哥。”

    “啊,是啊,我们这去和陆哥谈人生呢。”朱悦苦着脸,无奈的回答道。

    “草!”

    陈夏君二话不说,上前又是一个大耳光子抽到朱悦的脸上:“陆哥是什么人物,有时间和你谈人生吗?还不给陆哥道歉。”

    “别,别,谈人生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走,咱们一起。”陆阳连忙摇了摇手,阻止道。

    陈夏君一咬牙,上去又是一脚踹在朱悦的肚子上,直接给他踹到地上。朱悦痛苦的捂着肚子,愣是不敢反抗,还的做出一副笑脸。

    “草,陆哥这么忙,你也敢去打搅,真的活的不耐烦了是吧,赶紧的给陆哥道歉。陆哥,他是我小弟,脑子不太好使。对不住啊。”陈夏君连杀了朱悦的心都有了,刚刚躲开这瘟神,现在又给我招惹过来。

    “陆哥,陆哥对不住了。”朱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被连着打了两下,整个人的脑袋都是晕的,他咬着牙,艰难的说道。

    “这有什么对不住我的,不就是谈人生吗。”陆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一点的过分。

    陈夏君不停的给朱悦使着脸色,朱悦立刻会意,扬起手来就是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该死,我白痴。我不该找陆哥的麻烦。”

    教室里,王晨星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心情彻底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