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拉近的距离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7:31本章字数:2105字

    本来这件事情,他是很好处理的,但现在王晨星的出现,又让得事情难度增加了。毕竟人多手杂,如果在打斗过程中,流氓们将矛头指向王晨星的话,那他可就要顾及不了了。

    至于她带来的那两个保安,在陆阳看上去,根本不值一提,因为来到这里的两个中年人,目光都已经是露出了害怕之色。

    “本来想着打断这小子的手脚就行了的,但现在更加好玩了!兄弟们,给我先抓了这小美女再说!”李庭低喝一声,而后只见早已储蓄待发的流氓瘸子们朝着王晨星一拥而上。

    王晨星看到这些流氓瘸子竟然不顾她身旁的两个保安,就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强抓她,顿时目光就出现了害怕之色。

    没有任何的社会阅历,如同一张白纸一样的王晨星,又怎能是这些凶悍流氓的对手。

    “保安,快点制止这些凶徒!”王晨星面上带着惊恐之色,叫了一声之后,当即往后退去。

    然而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动作又怎能有这些经常在道上混的人那么灵敏,不到十秒钟,就被两个流氓一左一右给抓住了,至于她所带来的那两个保安,则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在一群流氓的围攻之下,很快就倒地不起了。

    “陆阳,救我!”王晨星看着这些流氓的面上表情,心里的惊恐已经是无限扩大。

    同时她的心里非常后悔,为何要弄出这么多事情来,但事情发生已经是没有后悔药了,她现在的最后依靠,就只有陆阳了。

    若是陆阳同样没辙的话,她这辈子也算是毁了。

    “住手!”陆阳冷哼一声,目光紧紧盯着李庭。

    王晨星平时虽然刁蛮,且处处与他作对,但陆阳知道她本无意,也算是属于心智不成熟的一向,而且自己还是她的贴身保镖,若是王晨星有任何的不测,那他的一世威名也算是彻底毁了。

    “心疼吗?”李庭来到王晨星面前,食指划过她的脸庞,道:“美人儿,等我解决了这个可恶的小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直冲云霄感觉。”

    “表哥,到时能不能也给我尝尝鲜啊?”朱悦也是一脸的兴奋。

    祈福中学校花王晨星,谁不想得到?但他们在校园并没有那个胆子,而且也没什么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朱悦当然不会放过垂涎了这么久的王晨星。

    “行!到时候我打头阵,头阵完毕,你们随意,只要不弄死人就行!”李庭一脸的淫欲之色,双目扫视着王晨星的胴体,巴不得现在就将她就地正法。

    陆阳冷眼看着这些人渣,心里的怒火已经逐渐上升起来。

    经历了自家欠下高利贷的事情,陆阳非常明白失去亲人、亲人被欺负的感受,现在仍旧如此。李庭和朱悦等人的行动,彻底将他心底的怒火给勾了起来,让他感觉回到了当初被高利贷那些人追债、欺负的日子。

    “小子,你似乎想要发狂啊?”李庭毫不在意的说着。在他认为,孤身一人的陆阳,且还是一个学生,又怎能与他们这些人相比,想要拿下陆阳,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之时。

    “你知道我最痛恨什么吗?我最痛恨别人欺负我在意的人,欺负我要保护的人,所以你们都得接受惩罚!”陆阳冷哼一声,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体中爆发开来。

    与此同时,神来之眼也在第一时间开启,顿时场中所有人的动作都落在他的眼中。

    每一个人的动作,都像是电影放慢了无数倍一样,让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些流氓都是一个个蚂蚁!

    “上!打断他的手脚!”李庭低喝一声,大手一挥。

    顿时间场中除去两个抓住王晨星的人之外,其余的每一个人都动了起来,其中更有甚者,从兜中掏出了刀片,怒吼着朝陆阳疾奔而去。

    “死!”陆阳喉咙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大手拍在最前面的一个流氓嘴脸上。

    霎时间,一声“咔嚓”之声响起,只见此流氓口中鲜血不断流出,嘴脸立即肿起,痛声哀嚎摔倒在地。

    不仅仅是一个而已,另外的那些流氓,同样是避免不了牙齿脱落,嘴脸肿起的下场,不到二分钟的时间,场中站立的也就只有六人而已。

    “朱悦,此时因你而起,为了避免你往后还做作,我就成全你!”

    朱悦看着面前这如梦幻般的一切,刚才的嚣张之色彻底换成了惊恐之色,他不明白陆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刚才的陆阳就犹如一阵风,来回在狭小的胡同中窜动,然后这些人全都受伤倒地。

    不仅仅朱悦而已,李庭同样是被震惊得无以加复,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这次他明白自己算是踢在了铁板上了。

    “哥,我错了还不行吗?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朱悦心理防线彻底承受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断磕头求饶。

    “叫爷爷也没用!”语落,陆阳手中刀片三百六十度转起,很是快速的将朱悦的脚筋挑断。

    至于那两个抓住王晨星的流氓,早就已经放开了王晨星,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李庭亦是如此,不过他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见到大展身手的雷霆,当即上前一步,道:“兄弟,小的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兄弟海涵,放我李庭一马!”

    死胡同中。

    李庭的下场虽然没有朱悦那样悲惨,但也差不了多少,最少也得躺医院半个月才能够如正常人一样行动。

    “陆阳,这次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王晨星与陆阳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面上带着忏愧之色。

    自从知道自己父亲雇佣陆阳为陪读生兼保镖之后,她就没少怂恿别人欺负陆阳,一直到刚才经历那些事情,她才明白陆阳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遇事临危不乱,不临阵脱逃,更不计前嫌。

    陆阳摆了摆手,道:“停!要是从这事情你能够知道你的错,我也就相当开心了,相信你父亲亦是如此。”

    “这么说,你不怪我以前对你那样子咯?”王晨星面上的忏愧之色顿时换成了嬉笑。

    “我有怪过你吗?”

    两人走走笑笑,似是在这一刻,这两颗心已经拉近了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