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叫我刘老六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7:32本章字数:2064字

    邱院长是信服了,但司令老爷子的那三个儿子,可不这么想了!

    他们虽然相信邱院长,但他们却是不相信年纪轻轻的陆阳。

    “老邱,你是不是和这小子串通的?”

    邱院长闻言,目光落到了最高大的中年男性身上,面上带着恼怒之色,“你可以不相信我和他!但你绝对不能侮辱我们的人格!我从医多年,也曾是你父亲的部下,难不成我的人格,真有那么差吗?”

    “可……”

    高大的中年男性还想说点什么,但却被老爷子给制止住了!

    “小伙子,我看好你!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开始吧!我对自己身体的这些毛病,已经快要被折磨得不行了!”老爷子笑了笑,目光紧看陆阳。

    “既然司令那么相信我,那现在就可以开始!”

    “什么司令不司令的!我早就不当司令了!你能治好我的病,你就是我大爷!叫我刘老六!”老爷子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好吧!刘老六,在你的休息室开始,还是在这里?”

    “就这里吧!也好让我的几个儿子看看你是不是冒牌货的,不然我每一次找医生回来,他们都非说庸医不可!”刘老六撇了一眼站于一旁的三个儿子。

    “行!那您先躺下,我这就准备开始!”

    陆阳说完后,继而从自己的兜中掏出了银针。

    “邱院长,请给我消毒银针,还有酒精一盆!”

    “好的!”

    邱院长准备好了东西之后,陆阳当即托起刘老六的左脚脚板,神来之眼运转,右手的银针,慢慢的刺入脚板底下。

    那是一个非常隐秘的穴道,一般的针灸师根本找不出来,更别说是针得准确了。

    银针刺入一根之后,陆阳揉了揉刘老六的左脚小腿,之后将酒精抹在小腿之上。

    再者,陆阳继续将第二根银针刺入到刘老六的右脚脚板之下。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步骤。

    刘老六的三个儿子,紧张的看着刘老六和陆阳,惶恐有什么事情发生。

    至于邱院长,则是面带狐疑之色,因为他根本就看不明白陆阳刺入银针的地方,是什么穴道。

    “小陆,行不行啊?”邱院长看着忙活了十分钟的陆阳,心里有些担心的问道。

    如果陆阳真的是冒牌货的话,不仅仅是陆阳要遭罪,他同样免不了,毕竟在他面前的可是司令员!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现在不在上位,要捏死一个人,同样很简单!

    “放心吧!如果不出我所料,五分钟之后应该就见效了!”

    陆阳很有自信的说道。

    忙碌了十多分钟之后的陆阳,额头已是布满了汗水。

    “连续运转神来之眼,精神消耗得真大啊!”陆阳拿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喃喃道。

    “小子,你就这样乱针两下,到底行不行啊?”

    “是啊!要是我发现你是骗我们的话,你就等着完蛋吧!”

    “吵什么吵?人家好心来帮我治病,搞得像是人家要害我一样,再敢多说一句,非剥了你们的皮不可!”

    躺在太师椅上的刘老六,听不下去了,对着自己的三个儿子一顿暴骂!

    “应该差不多了!”陆阳低声呢喃着,而后对刘老六问道:“刘老六,你是不是感觉到有一股气从体内游走?清清凉凉的感觉。”

    一旁的邱院长,面带狐疑之色看向陆阳。

    他算是针灸界的专家了,但他也从未听说过陆阳这样的术语,搞得如同武侠小说的内力一样。

    刘老六的三个儿子,听闻陆阳所问,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哦!”

    “不是好像,而是真的!”

    语落,陆阳当即从旁边拿过一块白色湿手帕,而后在刘老六的小腿上擦拭着。

    不多时,连续擦拭两遍之后,原来白色的手帕,竟然变成了黑色。

    “你们看到这些白色手帕擦拭刘老六小腿之后的色泽了没有?这些就是隐藏在他体内的毒素!不过现在只是逼出了一点而已,如果要真正将他体内毒素清除个七七八八,应该要三个疗程,每个疗程九次,或许才可以!”

    场中几人,见到陆阳手中的白色手帕瞬间变成黑色,都一脸的震惊。

    本来打心底不相信陆阳会针灸术的那三个中年男性,此刻看向陆阳的神色,也是变了!

    这可是他们父亲的救命恩人来着,过程亦是在他们的眼底下进行,他们容不得不相信!

    “我可以起来了吗?”刘老六感觉自己身体像是被洗涤了一次,变得有点迫不及待了。

    “可以了!起来活动下,看看有什么感觉没有?”陆阳将银针拔掉,笑了笑道。

    扁鹊《起死回生》的针灸术,又岂能是一般人能够懂得的?对付这些小毛病,岂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刘老六站起来,活动几分钟之后,精神明显比之前都要好很多,原本黑乎的脸庞,此刻竟是有点黑里透红。

    活动了一下,刘老六面上顿时露出了笑容,重重的在陆阳肩膀拍了几下,“好!好一个针灸大师!现在我只感觉自身充满了力量,以前稍一运动就会头晕的状况,现在连续活动了几分钟,也没有一点的累乏感觉!”

    “爸,这是真的吗?”

    “难道你想我死不成?还不跟这位针灸大师道谢?刚才你们的话,可是有点过分了啊!”刘老六眼中闪烁着精光,上位者气息散发无疑,紧盯着自己的三个儿子。

    “别!不知者不怪!且这些也是我该做的!能够帮一个司令员治病,那是祖坟冒青烟了!”陆阳看到刘老六欲言又止的几个儿子,顿时摆了摆手。

    “小陆,只要你治好我父亲的病,你想要我帮什么忙,都行!”

    “对!我们三兄弟,不说什么,整个祁阳市的上层人物,无论官场亦是军官,或者是商场,都会给我们三分面子的!”

    “别把你们那些垃圾成绩拿出来显摆,有本事也像我一样,当上个司令员啊!”刘老六对着自己的儿子,就是一阵骂。

    陆阳听着这四人的谈话,心里不由得有点震撼!

    “难不成,这三人的身份和地位,囊括了商场、军营、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