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王晨星的心事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7:32本章字数:2036字

    初步针灸,就取得了成效,刘老六自然是很开心。

    他的三个儿子,亦是如此!每个都承诺,往后只要陆阳有需要帮助的地方,都竭尽所能进行帮助,且还互留了电话。

    至于邱院长,则是最迷惑的一个人了!

    陆阳针灸术,其实也没有什么过于惊艳的地方,但他就是搞不明白陆阳的银针刺哪个穴道,会有这种功效,这完全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对于一个对针灸知识执着的人来说,解不开医学上的一些难题,无疑是最痛苦的!

    和刘老六约定好每周进行一次针灸之后,陆阳就在保安的护送下,离开了这个司令员的别墅。

    与往常一样,陆阳还是一样去学校上课。

    但到了教室中,陆阳明显的感觉到有几个人不敢面对他的目光了!

    这些人,自然是陈夏君和他的那些小弟。

    除此之外,陆阳还发现了王晨星今天似乎有很大的心事,一整天都在苦恼当中。

    放学铃声响起,陆阳很快便来到了王晨星的座位旁。

    “怎么了?今天看你好像都闷闷不乐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哎!一言难尽啊!”王晨星叹息一声,有些气妥的说道。

    “说说!说不定我能够帮忙也不一定呢!”

    “就你?免了吧!打架的话你还能帮忙,但这事情,你是插手不上了的!”

    话虽然这样说,但王晨星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原来是这样,凌远集团在最近遇到了困难。

    在生产上,已经快没有订单了!而以前老客户的订单,则全部被另外一个强势崛起的军工集团给吞没了!

    专门生产军用器械的凌远集团,在十年前就大规模接收军区的订单,但不知为何,近期崛起的军工集团,却如猛虎般吞没凌远集团百分之八十的客户订单。

    而后造就了现在凌远集团遭遇到了上产线上断层,不仅如此,资金链也同样是无法正常运行。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凌远集团不得不在一个月之后申请破产!

    这对于王晨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打击。

    “这个,也确实是麻烦事啊!”

    了解清楚事情的来去缘由之后,陆阳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是啊!我父亲也让人查过这个军工集团,听说是有一个祁阳市的官员在撑腰,所以就揽去了祁阳军区八成以上的订单!”

    王晨星也是上个周末才知道这个事情的,她每每想到自己的父亲在为这件而白了头的时候,心就隐隐的痛。

    “想太多也没用啊!这些事情,毕竟你帮不上忙!”

    陆阳安慰着王晨星,脑中却是忽然想起了刘老六!

    “对!刘老六的三个儿子曾经说过,只要有困难,无论是政府还是军区方面,亦或者是商场,只要有问题的,都能找他!或许,我能够让他们帮凌远集团一把也说不定!”陆阳心里骤然想起了刘老六家的三个儿子。

    当时的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是那样的骄傲,是那样的自信!很显然这绝对不是吹牛来着。

    不过陆阳没有和王晨星说,因为这件事情,他也无法肯定对方能不能够帮助到。

    如果和王晨星说了的话,给了她希望,最后还是没能够帮上忙,只怕她的心会更加的痛,转而还有可能会怨恨他,这可不是他想要得到的!

    “可,可我今早出门前,我都已经看到了爸爸拟好了申请破产的报告了!我…”

    王晨星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见到女人流眼泪,陆阳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没谈过恋爱的屌丝,双手呈放半空,不知该如何安慰王晨星。

    “这个,晨星啊!你先别哭,行吗?”

    “混蛋!你懂不懂安慰女孩子啊?”王晨星带着哭腔之声,彻底忍受不住内心的情绪发泄,扑到陆阳的怀中。

    “哭吧!哭过了,就好了!”

    陆阳心里一万个郁闷,果然是没谈过恋爱的人,在这些事情上如木头人一样啊!

    教室中,两个人相拥着。

    一些出去教室迟的人,都纷纷羡慕的看着陆阳。

    祈福中学公认校花王晨星,竟然就这么扑入别人的怀中,这简直是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哭过之后,王晨星离开了你陆阳的怀抱,道:“我得去集团看看我爸,我真怕他有什么事想不开!”

    “行!那我和你去一趟!”陆阳点了点头。

    他觉得,在这件事情上,如果自己能够帮得上忙的话,定要拉一把凌远集团。

    毕竟如果不是王军贤老总,他今天也不可能在祈福中学读书,说不定还会在凌远集团当保安。

    不是他的话,兴许也不会遇到黑胖子,更没有今日带有一身神通的他。

    两人说好后,出了校门就打的去了凌远集团。

    还没进入集团的门口,陆阳就感受到了一片死气沉沉。

    以前,在集团的外边,都可以听到里面的生产线声响,但现在,安静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够听到。

    且现在是下班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个员工在集团内走动。

    “难道说,凌远集团,已经到了真正要灭亡的时候了吗?”

    陆阳心里叹息一声!

    与王晨星轻车熟路来到董事长办公室,一路上并无看到一人,这种气氛令得两人的心都不由得一沉。

    虽然早有准备,但没想到事情来得是那样的快,从集团已经人去楼空,就已经能够判断一二。

    “进来吧!”陆阳敲了敲门,顿时从里面传出了一个憔悴的声音。

    “你们怎么来了?”

    办公桌前,一个略显发福的中年男子,一脸憔悴的抬起头,但看到是王晨星之后,憔悴之色顿时被他掩饰起来。

    “爸!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集团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今天放假啊!员工们都去庆餐了!”王军贤强颜装笑。

    “爸!你别骗我了!我今早看到了你拟的申请破产报告书了!是不是集团要破产了?”

    “孩子!这些事情,你少知道为好!”王军贤叹息一声,继而说道:“就算是集团没了!我同样有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你放心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