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她洗澡,我出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52本章字数:2855字

    皓月当空,夜色朦胧,月光如流水挥洒,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

    晚风微拂,树影婆娑,略带着咸腥味的凉风荡漾,将树叶撩动出动人的乐章。

    今晚的夜色很迷人,让人沉醉。

    但我却丝毫没半点心思欣赏,此时正潜伏在一片草丛当中,轻轻拨开面前挡住视线的几株野草,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下一秒,我的瞳孔骤然放大,两眼发直,目瞪口呆,视线一眨不眨地瞪着前方。

    一串晶莹的口水止不住顺着嘴角滴落,我的呼吸一下子间变得急促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见到的景象。

    前面不远处是一个小水潭,波光潋滟,水质清澈。

    水潭边,一个年轻女子正在宽衣解带。

    随着她的巧手轻解,身上衣物逐渐变少,很快就显露出一具白玉无瑕。

    这是一个非常美的女人,皮肤白暂滑腻,吹弹可破。身材凹凸玲珑,柳腰盈盈一握,玉臀挺翘,一双玉腿笔直修长,整具娇躯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炫目的光芒。

    见到这一幕,我口干舌燥,只觉得血脉喷张,浑身燥热,喉咙一阵干渴,一颗心扑通狂跳。

    我兴奋得身体都在颤抖,用力咽下一口吐沫,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天助我也,这该死的小妖精竟还有心思洗澡,分明是老天开眼,终于让我逮住了这大好时机。

    我舔了舔嘴唇,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匍匐向前,慢慢朝着年轻女子靠近。

    由于太过兴奋,动作幅度有些大,一不小心拉扯到胸膛的伤口,只疼得我龇牙咧嘴。

    女子背对着我,完美的曲线尽入我眼帘,曼妙的身姿动人心魄。她并没觉察到我接近,迈开莲足,慢慢步入潭水中,随后弯腰捧起一把清水,轻轻撒在身上。

    她弯腰的一刻,我又看到了不该看的风景,不由瞪大眼珠,鼻子滚烫,似乎有液体就要喷涌而出。

    这一刻,我那里还能忍受得住,如同一头捕食的饿狼般,直接冲出草丛,飞身扑向女子。

    同时,一直紧握在手中的木矛递出,毫不留情的直刺向对方身体。

    如此天赐良机,我又岂会错过。

    死八婆,去死吧!

    虽然背后偷袭让人不耻,但这是我唯一能干掉她的绝佳机会,今晚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很明显,即便是洗澡,这个女人也并没有放松警惕,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动静,急忙转过身来。

    她看到我,瞬间花容失色,惊慌失措发出一声尖叫,下意识就捂住自己饱满的胸口。

    那一片波涛汹涌,顿时晃花了我的眼睛,我那见过这个,不由怔了一下,流畅的进攻动作也因此缓慢下来。

    但我终究还是把心一横,目露凶光,毫不留情地将手中木矛刺向对方胸口。

    在美色和生存之间,毫无疑问,我会选择后者。

    可惜这一刺还是慢了半拍,堪称完美的偷袭已然出现破绽,在我迟疑的一刹那,女子已经彻底反应过来,灵敏地侧身避开木矛致命一击,随即身体一跃而起,柳腰扭动,一个干脆利落的回旋踢踹向我的胸膛。

    偷袭落空,我心中暗叹一声“糟糕”,正待要变招抵挡之际,视线不经意见到一双大白腿间的风景,顿时整个人如遭电击,心脏几乎都停止跳动,整个人像被石化似的。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

    这一刻,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啪!

    横着胸前的木矛被对方一脚踢断,成为两截,同时我的身体也被重重踢飞出去,跌落在潭水中。

    胸口如同被铁锤砸中,剧烈的痛楚让我瞬间恢复清醒。

    幸亏木矛卸了这一脚大部分力道,不然肋骨只怕会被对方生生踢断,这一脚的力道实在太惊人了。

    “死八婆,我跟你拼了。”

    我一声大喝,飞快地从水里站了起来,将手中剩余的半截木棍狠狠砸向女子,然而并没有选择拼命,而是果断扭头就跑。

    偷袭失败,反挨了一脚,吃了大亏,还是走为上策。

    我心知以我现在的状况,正面对抗压根不是这死女人的对手,如今身上伤势加剧,再不逃命最后肯定没好下场。

    “混蛋,去死吧!”

    女子咬牙切齿,面若寒霜,愤懑得身体都在发抖。她一把捞起半截木矛,欺身扑来,杀意凛然将矛头朝我刺来,恨不得是将我碎尸万段。

    她的动作很快,出手毒辣,我没能彻底避开这一击,屁股被木矛扎中,锥心的疼痛袭来,让我止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若不是穿着牛仔裤,结实的布料阻挡了矛尖的刺入,毫无疑问这一下就会让我屁股开花。

    不过因为这么一刺激,我的速度骤然爆发,身子连蹦带跳跃出了水潭,一把捞起地上女子刚脱下的那堆衣物,撒腿狂奔。

    女子见到衣服被我抢走,气得脸都绿了,杀意更盛,大步追了上来。

    瞧她这模样,是不将我搞死誓不罢休。

    眼看就要被追上,我吓得急忙大喊:“臭不要脸,光着屁股追男人。”

    被我这么一嗓子,她才醒觉自己光溜溜,一张脸涨得通红,奔跑的速度不由缓了下来。

    我快速逃入树丛,彻底与女子拉开距离,嘴里不服气地回头叫骂:“死八婆,今天捅我屁股,它日必定十倍百倍奉还,让你菊花残,满腚伤,笑容也泛黄。”

    虽然逃得很狼狈,但是怎么也不能丢面子,特意撂下一番狠话。

    “石浩,你给我等着,我发誓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女子咬牙切齿,气急败坏地破口叫骂,眼角却有委屈的泪珠滑落。

    我一路狂奔,几乎是慌不择路,也不知道逃了多远,直到确定彻底摆脱那女人后,才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扶着一棵树干大口喘息。

    同时,我也没敢放松警惕,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虽然摆脱了那恶毒的女人,但是我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在黑夜之中,危机四伏,四周极有可能就潜藏着未知的危险,若是不小心谨慎,死神随时可能降临。

    再三确定附近暂时不会有危险后,我才真正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急忙解开牛仔裤检查屁股上的伤口。

    好在木矛刺入不是很深,又是臀部最多肉的位置,伤势并不算很严重,只是多少会影响行走。

    在这个鬼地方,行动出现问题,无疑风险又无形中提升几分,危险系数也将大幅上升。

    胸膛刚才被那女人踹中一脚,心脏位置的旧伤口崩开了,血水不停涌出,再次染红了我白色的衬衫,肋骨也一阵隐隐作痛,也不知道断没断,直疼得我脸都白了。

    我眯着眼,眸光森冷,眼中仇恨之意更浓。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差点死在那死八婆手中,这事没完,这笔账迟早要和那臭女人算清楚。

    我开始处理伤口,将抢来的衣服撕成布条,一圈圈紧紧缠在胸口,然后又从那堆衣物中翻出一块巴掌大小,粉红色的三角棉布,直接捂在屁股的伤口上。

    一番简单包扎,终于将血给止住了,让我免去了失血过多的风险,看来这番顺手牵羊抢衣服的举动还真是明智之举。我真特么机智。

    剩下的多余布料,则用来擦拭身上的血渍,现在也不可能找到水源清洗,只有尽可能地弄去身上的血腥味,以免惹来猛兽。

    “今晚偷袭失手,下次想找到机会杀那女人可就难了。”我连声叹气,心中无比懊悔。

    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人没杀了,自己反而又添新伤,刚才若是镇定些,关键时候把持住,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下场。

    那死八婆也忒阴险,故意以身体为武器扰乱我的心绪,我气血方刚的小伙,那见过这场面。

    哎,该死的男人劣根性啊!

    不过话说回来,那毒女人的身材真好,先前见到的一幕幕止不住在脑海萦绕,挥之不去,让人难以忘怀。

    想想如今她的模样,我又变得高兴起来,忍不住咧嘴大笑。

    没了衣服,看她以后怎么见人,还有什么脸面来杀我。

    我就不相信她还真敢光着身子继续追杀我,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找麻烦,我的安全应该是暂时有保障了。

    这一笑又牵扯到胸前伤口,阵阵刺骨的疼痛袭来,我倒吸了几口冷气,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前天正是被那死八婆突然袭击,差些被她刺穿了心脏,若非我命大,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我就觉得无比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