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对峙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6:15本章字数:2294字

    耳中是轻快优美的圆舞曲,眸中却是他原本白皙的面容闪过了一抹红晕,那抹红晕让我轻轻笑了,原来他也可以无措。

    我伸出一截藕臂,眉目含笑的望着他,“给我。”倘若不给我,那么他就知道后果了,我必会让他的女朋友发现我的存在。

    他仿佛已看穿了我的心事,刹那间的犹疑还挂在脸上。

    “给我。”圆舞曲又一次的响在耳边,真好听,我得意的笑了。

    他望着我,这一刻却是片刻间的怔然,他脸上那淡淡的红晕已悄悄散去,随之而来的是一抹诧异,“你……”

    “给我。”我依旧柔声,为着自己对他的不设防而暗恼,可是昨夜我真是太困了,以至于迷迷糊糊中就被他钻了空子带到这里,不过,此时的我倒是非常的感谢他昨夜的君子,更感谢他能容忍这么脏兮兮的我睡在他的床上,因为连我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一身的汗味了。

    “嘭”,他仿佛气恼的将手上的衬衫一摔,“给你……”他的衬衫与胸衣甚至还有底裤立刻就落在了浴室门前的地毯上,一转身,他再也不理我的就向门前走去。

    圆舞曲早已在他的愣怔中停了,可是门外的客人却没有再按下门铃,我有些后悔,必是那人以为屋子里没有人所以离开了,想象着他的女朋友因我的捣乱而走开后他一定是满腔的怒气,我急忙将手臂伸出去,不可以再被他欺负了,拿到衣物要紧。

    手指奋力的向地毯上的衣衫摸去,斜歪的身子不经意的就露出了大半个香肩,虽然他是背对着我的,可是我还是担心被他看光光了,先是衬衫再是胸衣,触到黑色胸衣那好看的蕾丝花边时我想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大男人拿在手中送过来时,心里就不由得一阵脸红,急忙抓住,这才看到那上面的商标犹在,果然是全新的。

    手指继续向那同色的黑色底裤探去时,蓦然,我发现了就在底裤的一寸远的地毯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安静的站在那里。

    恍然抬头,我看见了一个长发女子,此时正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

    心一跳,我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我忽的将那底裤抢在手中,神速的回转进浴室,呼呼的喘着气直接在里面将门反锁了,吓,她虽安静,可是保不齐她会找我拼命。

    背靠着马赛克玻璃,我的呼吸开始不顺畅了,仿佛有鱼刺哽在喉头一样,心里都是慌乱,虽然我并没有做错过什么,可是却在不经意间我害了那个男人。

    没有一夜情,也没有想象中的龌龊,但是刚刚的场面任谁都不会相信我与男人无染,到了此时我才发现我甚至连他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

    浴室的门外一片静谧,那静谧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思绪渐渐恢复,我仔细的聆听着门外的一切,从没有一刻我这般的期待人声。

    我害了那个男人吗?

    可是没有,屋子里还是一片静寂,那静寂让我的呼吸声格外的清晰。

    身体里一股冷意袭来,越是静便欲是发生了什么,此刻,那长发的宛如古典美人的女子必是与那男子静静的对视着。

    不,是对峙。

    不行,我要解释清楚,虽然那女子不是我在沙滩上遇到的那一位与他一起拍婚纱照的准新娘,可是我也不能让自己这般的害了他,不能让他有口说不出。

    虽然我不在意自己的被人误解,但是我在意他的。

    因为,他曾经送我一碗面,因为,他曾经让我没有露宿街头,他是好人。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我身上依然寸缕未着,急忙穿上了黑色的底裤和胸衣,刚刚好的尺寸,就象是早已为我准备好的一样,当手上的最后一件衬衫穿在身上时,我才发现这样的我出去了更是一份怪异,那男人,他居然没有拿裤子或者裙子给我。

    叹着气,不是我要恶意的破坏他的生活,而是一切来得太快,快得让我也无可逃遁眼前的这份混乱。

    轻轻的悄悄的将浴室的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我向外张望出去,我无法确认长发美人与男子的关系,我要先看看情形再做打算。

    眼前,是柔顺的垂到腰间的长发直接送到我的面前,我看不到女人的容颜,却可以想象得到她此时的表情,仿似平静如水,实则惊涛骇浪,因为,我看到了男人的脸上已经再一次的泛起了红晕。

    原来白皙的男人会有这么致命的弱点,他比女人还容易脸红。

    我犹疑着不知道自己此时走出去合不合时宜,也不敢确定是否可以让长发美女信服我的话,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一定要试一试,我不想欠这个男人一个人情。

    我发誓,待一切解释清楚了之后,我要第一时间的离开这里,还他一个清白。

    白色的衬衫有些肥大,幸好这是男人的衬衫,也足以挡住我努力想要遮掩的一切,否则我怎么也无法鼓起勇气走出去。

    光裸的脚丫轻轻的向前迈出了第一步,听着自己的呼吸,一切正常。

    男人却立刻发现了我的出现,布满红晕的脸上一双瞳眸仿佛无比愤恨的瞪着我,“你给我滚回去。”

    他终于暴发了他的气愤,也显见对于长发美女的重视有多深了。

    随着他的吼声,我的身子一抖,“对不起,我只是不小心的尾随着他进了他的房间,然后又是不小心的在地毯上睡了一夜而已,我与他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极力的说清楚一切,却理智的没有说出是他把我抱回他的蜗居的。

    女子背对着我依旧无声。

    “束雅,她说得都是事实。对了,戒指,你等等,我要为你戴回去。”男人说着又迅速的向着一旁的桌子冲过去,打开了一个抽屉之后,那枚我曾经帮他寻回来的白金戒指立刻就拿在了手中,“束雅,给你。”他脸上的红晕更加清晰了,伸出的手臂直接就送到了长发美女的面前。

    我只看过她一眼,只是一眼,便足以让我这个女人也对她记忆深刻了,因为她很美,她的鼻子不翘,眼睛不大不小,一张脸上所有的五官如果分列出来没有一处是完美的,却奇异的,当所有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脸带给你的就是震撼人心的美丽。

    造物弄人,让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巧夺天工。

    心里,已涌起了点点嫉妒,她真的很美。

    戒指就在男人的手指中泛着华彩。

    女人没有接过,我看着她的手臂抬起,然后一把钥匙扬在我的面前,女人玉白的手指轻轻松开时,挂着小小熊的钥匙扣开始坠落……

    而我的眼前,便定格了男人不死心的哀鸣,我确定,此时他的心在哀鸣,因为我知道这枚戒指对于他的意义,因为珍惜,所以才会有他刻意的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