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电话的彼端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6:15本章字数:2274字

    “不是。”他轻描淡写的说过,“快吃吧,先填饱了肚子,晚上我再带你出去吃正餐。”

    继续吃着好吃的煎蛋,“子毅,为什么你不吃?”

    “颜颜,因为你的吃相真好看。”

    又是一声亲切的颜颜,我心头一动,“子毅,一起吃吧。”筷子上吃了一半的蛋送到他的唇边,男人一点也不做作的张口,一整个蛋便全然的没入了他的口中,“好吃。”吃完了还不忘自恋的夸夸他的厨艺。

    我伸出手指取了刀叉然后郑重的在莫子毅的面前比了一比,“真的吃了哟,可还没有点蜡烛呢。”

    他学着我的模样也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切吧,又不是过生日不用点蜡烛的,这只是一种食物。”说完了又是张开了嘴,等着我再次的喂食。

    刀叉落下,先切下了一大块,再切下一小块,叉子叉好了我送到他的口中,“甜吧。”

    “嗯,巧克力真甜,奶油也甜。”陪着他,我好心情的吃了一块又一块,很少在没有任何意义的日子里吃蛋糕,可是心却是轻松愉悦的。

    两个人的时光就是这般的甜蜜浪漫,吃完了‘早餐’,他拉过我的手拥我入怀,低头舔着我唇角残留的奶油,“颜颜,不要去金字塔上班了好不好?”男声带着无尽的盅惑,他还是反对我出去工作。

    心里都是甜美与柔软,为着他的不舍得,我终于软下了心肠,不管是不是做一辈子的情人,可是当我认定了他的那一刻开始,我便不想放手了,妥协了他的请求,我柔声道,“我可以不去上班,可是我会经常性的去金字塔小坐,甚至于在金字塔的生意好时义务的帮忙,这样可以吗?”这是我最大限度的退让了,喜欢阿海,喜欢洪姨,喜欢金字塔里那份曾经带给我的踏实的意味。

    他的额头蹭着我的发,小小声的在我的耳边低语,无可奈何中似乎都是不甘,“好吧,可是我不喜欢那个阿海。”

    我轻笑,“哈哈,子毅,你嫉妒他了。”

    话语一落,眼镜下的他的脸立刻就被我的调侃润染上了红晕,他松开了我的身子,手指抬了抬镜框,“颜颜,好吧,我允许你去见那个阿海,可是每天你都是必须要回到黑白间的。”

    “子毅,说好了的,只要我同意了就不会改变,无论我在你的心中是什么地位,可是一辈子的情人是你赖也赖不掉的选择。”手指抚上他脸上的红晕,这是我眸中最爱的景致。

    “颜颜,你不问我从前你见过的那两个女人的一切吗?也不问我为什么不娶你吗?”眸中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的意味,他悄声问道。

    我舒展开眉头,一字一顿的说道,“就算结了婚有了婚姻又如何,如果想要绝尘而去,任谁也挡不住谁的脚步,所以我宁愿守着你开心快乐的过着每一天。”这世上,最珍贵的就是健康就是生命,最难得的就是天天的快乐。

    认识他以前的,那是他的过去,既然我无从走入过,又何必要去参与呢。

    可是,认识他之后的,我却一定要与他一起走过。

    情人,这是他赋予在我身上的一个名词,有些暧昧也有种没有付出全部真心的意味,可是我,却把他当成了我的唯一。

    恋爱中的人没有理智,这一刻的我早已疯狂,让心疯狂,让爱也疯狂,让全身心的付出来燃烧我滚烫的一切。

    “颜颜,你是一道诱人的谜题,终有一天,我会将这谜题悄悄的彻底的解开的。”他宣布着他的所有,却也聪明的没有追问我的一切,只因为,我也没有问及他生命里的曾经的故事。

    轻轻的吻落,我任他缠绵任他予取予求,微仰的臻首迎合着他的一切,手指已渐渐从他的背脊滑落在他的腰际,昨夜里两情相悦的缠绕让我迷失在他的温柔之中,指尖下意识的轻挑着他的底裤,学会了爱,一切就都变得自然。

    他的电话却该死的在这般浪漫的一刻响了起来,吻在继续,他不耐的拿起了手机,唇分开的那一刻却是他另一只手的欺身而上,抚触着我细腻的肌肤更不曾松手,“你好,请问是哪一位?”

    “卿颜在吗?”离他这般近,所以那电话中的声音已清晰的就传到了我的耳中。

    “子毅,给我。”伸手抢过,多久没有触到过手机了,极自然的送到耳边,“阿海,我很好,明天我会回去金字塔的。”不待阿海问起,我一古脑的说完了我的一切。

    “卿颜,金字塔随时欢迎你回家。”阿海将‘回家’二字拉得长长的,那尾音送到了我的耳中,也送到了子颜的耳中。

    莫子颜是嫉妒他的,我知道,从他的脸色从他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他的所想,这个男人居然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心中所想。

    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手机,“你好,颜颜说了,她明天会回去的,就这样吧,再见。”连珠炮一样的说完一切,他立刻就切断了电话。

    “子毅,我还没有说完。”为着他的霸道而气恼,却也只能硬生生的接受他已然挂机的举作。

    突然,电话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子毅,给我。”一定是阿海,阿海因着莫子毅的挂机而气愤了,我一把抢过就向卧室走去,把自己摔倒在大床上,趴在床上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阿海,你怎么知道子毅的电话?”接起时我才想起其实他与子毅是根本不相识的,可是他却知道子毅的电话。

    沉寂,无声,我迷糊的看了看手机的屏幕,那是一组陌生的电话号码,那陌生让我想起来其实我一直也不知道阿海的电话是多少,难道……

    “对不起,你是阿海吗?”我不确定了,因为如果是阿海,他绝对不可能与我打着哑谜的不出声,可是手机明明就是接通了的,我不会看错的,没有手机并不代表我的不懂。

    “小姐,麻烦请子毅接电话。”一道陌生的女声传过来,我尴尬的坐直了身子,“对不起,我这就交给他。”

    抬首,正对上莫子毅探究的目光,“子毅,你的电话。”

    男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接通电话的数字,拿起时已快步移到了外间,转眼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没有追出去,我接了他一个女人的电话,这屋子里立刻就有了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息。

    深深呼吸,鸵鸟一样的把自己埋在床上,蜷缩中,黑白相间的世界里带给我的是一份迷惘与困惑。

    聆听呼吸,单调的数着一声声的心跳,可是每一声中划过的却是他的名字:子毅。

    一夜而已,他却已然在我的记忆里根深蒂固。

    我,果然爱了,果然疯狂了。

    一切,已掺不得半点的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