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玉佩与纹身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1本章字数:2554字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

    所谓肉身之眼晦暗不明,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明不见暗。

    你所看见的,所相信的,真的存在吗?

    深夜,又一次被噩梦给惊醒,这让我感到很苦恼。

    这半年来,基本上每晚我都会梦到同一个噩梦,梦里发生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实,令人分不清虚实。

    而且每次被吓醒的时间又刚好是凌晨三点。

    开始的时候,每次我都被噩梦吓到六神无主。心脏宛若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跳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跳出嗓子眼。

    那感觉,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我寻遍了城市中所有的名医,甚至连周边城市的医生都拜访不下于四次。

    可惜的是对于每晚必出的噩梦,所有人给我的答复全都一样。

    束手无策。

    不甘心的我,于是又拜访了一些催眠师,可是他们对于我的症状来说,也都是摇头晃脑。

    终于,我放弃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这个噩梦我产生了抗体,神经变得大条许多,慢慢的开始麻木起来。

    每晚凌晨三点的时候,准时被噩梦惊醒。

    今晚也不例外,我靠在床头默默点上一支烟。

    半年来的时间,噩梦里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可以滚瓜烂熟了,可以说的上倒背自如。

    可每次醒来后,给我的感觉都会不一样,说不清也道明。

    所以,我也不断询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而每次都不了了之,任由噩梦来访。

    其实我心里多少也知道这个噩梦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就是不敢去承认,也没办法去联想。

    因为我压根就想不起来。

    一年前,我与女朋友夕阳还有其他三名志同道合的‘驴友’,前往了传说中誉为十大鬼村之一的贵州黔东南占里侗寨,网传这里闹鬼,时长会发生灵异事件。

    对于我们这种无神论者而且喜欢探险的人来说,占里侗寨绝对是一个可以令我们热血沸腾的地方。

    可当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贵州黔东南占里侗寨时,却感到无比的失望。

    这里哪里像网传的那样荒无人烟,村子十分阴森令人感到恐惧。

    只不过这里被一片茂密的森林所履盖,看上去很像一个原始时代的部落遗址,而不像是一处现代村庄罢了。

    我们每个人都很失望,心里感到落差,有些沮丧。

    但既然已经来到占里侗寨,还是游览一下这儿的风景。

    毕竟现在的风景旅游地,大多数都是商业化没有让人感到赏心悦目。

    我们五人花了一天的时间游遍了占里侗寨,这里的风景很美全是大自然赋予,平时很难得看见。

    所以之前种种不开心的想法全都烟消云散,至少这趟没有白来。

    在回旅社的路上,天不作美下起了大雨。

    大家没有带伞,瞬间沦落成落汤鸡,十分狼狈。

    这样下去肯定会生一场大病,必须马上找到可以遮雨的地方。

    就在大家寻找可以躲雨的地方时,我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村庄。

    对于此时的我们,无疑是雪中送炭。

    于是我们五人立马赶了过去。

    走进才发现,村庄早已荒芜了许久,房屋绝大数都破烂不堪甚至崩塌了不少。

    但总算有个遮雨的地方,比起暴露在雨天要好上许多。

    此时我们几人衣服全都湿透,携带的行李也全湿透了,没办法取暖。

    屋顶很有大的窟窿,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水毫不留情的降落在房屋里,慢慢的形成了一口小水潭。

    忽然又吹起了风,本身全身湿透的我们感到更加的寒冷了,冻的嘴唇都发紫了,身体不断的发抖。

    无疑是雪上加霜。

    而且更加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夕阳开始感到不适脸色白的吓人,看上去毫无精神很憔悴,并且额头热的发烫。

    夕阳生病了。

    这时候的我急得团团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同伴见我着急了,立马平复我的情绪,示意我要冷静下来,要尽快想办法解决事情。

    瞬间我冷静不少,尽管现在的环境十分的恶劣,但是夕阳现在生病了,必须要马上送医院治疗。

    可是现在到哪里去找医院?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外加倾盆大雨,手机也不能用,根本联系不到任何人。

    看着越来越虚弱的夕阳,用力的咬了一下嘴唇,在心里下定决心.......

    后来、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记不起来了。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那已经是半年后的事情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医院,母亲坐在床边看见我醒来的那一刻,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

    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昏迷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我当了半年的植物人。

    就连医生都称我能醒过来是一个奇迹。

    感到不解地我问到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在半年前,占里侗寨的村民在路上发现我。

    那时的我已经奄奄一息,趁着仅有的意识对着村民说了一句救命,便昏迷了过去。

    所幸的是,发现我的村民是占里侗寨的一位老中医,立即对我进行了救治并及时的送往医院,因此才保住了我这条命。

    母亲对我说,身体康复时要去好好感谢一下这位老中医。

    当我询问夕阳几人的情况时,母亲则开始敷衍起来,说话支支吾吾,让我安心养病。

    后来我才知道夕阳与其他三名‘驴友’消失了,搜救队整整寻找了三天也没看见夕阳几人的踪影。

    于是我疯了,不顾自己的身体便朝着车站跑去,想要立刻前往占里侗寨寻找夕阳。

    但母亲阻止了我,父亲告诉我想要寻找夕阳,至少病情好转后才能去。

    于是我静下心思,开始回忆发生的事情。

    关于村子的事情,我一点映像也没有。

    只知道当时夕阳生病急需要送进医院,后面的事情完全是空白,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那一刻,我开始沉默寡言不与任何人沟通,噩梦也是从那天开始。

    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努力回想占里侗寨附近那个村子,那里发生的事情,哪怕去催眠也完全回想不起任何事情,哪怕一个细节。

    除了强迫自己回忆后面发生的事情外,还在研究一块颜色如鲜血一样的玉佩以及左膀子上的一处类似于纹身一样的图案。

    这块血玉是我身体康复时,连夜赶往占里侗寨附近的那个废弃村子,那个半年前躲雨的破屋里捡到的。

    当我第一眼看见这块血玉时,忽然间感到十分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看见过。

    我敢确定这块血玉不是夕阳的,也不是其他三位‘驴友’的。

    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间破屋里,这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在我们之前或者之后有人来过这里,又或者是夕阳他们给我留下的线索也说不准。

    而左膀子上的图案,是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发现。

    仔细研究了一下好像是某种咒印一样,紧紧的贴在左膀子上。

    为此,我去过许多著名的纹身店,想了解一下左膀子上的图案究竟是什么。

    但他们都表示闻所闻为,手法令人感为叹之十分羡慕这个纹身,还请求我告知是在什么地方纹身。

    每次,我都苦笑几声感觉十分的讽刺。

    转眼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玉佩与纹身的线索一点也没有,虽然我寻求了许多专家。

    尽管如此,但是我依旧没放弃寻找玉佩与纹身的线索。

    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玉佩与纹身能够解答在村子里发生的一切。

    只要找到玉佩与纹身的线索,所有的一切将付出水面。

    夕阳,我一定要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