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夏涵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1本章字数:2600字

    一连串疑问出现在脑海中,一时间感觉很乱,需要时间去整理。

    现在去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就算我现在到了占里侗寨也是一样,倒不如先听听这个叫夏涵的女人究竟要说些什么,说不准对我有些帮助。

    于是我冲着夏涵点了点头:“那时间加紧,不能耽误太久。”

    见我愿意与她交谈,夏涵不由的松了口气,眉宇间舒展了许多。

    走回屋子我坐在沙发上顺手点上一支烟,示意夏涵进屋坐。

    夏涵顺手将门关上后便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任先生,我听我朋友说你失忆过一段时间?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想起些什么?”

    微微了皱了一下眉头,这夏涵的提问还真的很特别,一点也不含蓄直来直去。

    不过这也省了不少的事,我也可以直截了当的去问我想知道的一些事情。

    “你说你朋友在警察局里工作,那么想必也知道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何必浪费时间白跑一趟呢?”吸了口烟,我翘着腿说。

    夏涵视乎知道我会这样问她,微微一笑很自然的回答:“其实在来的路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也要亲自来一趟,哪怕只有千分之或者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需要我帮助?”

    自语后,我问夏涵:“你是想说关于占里侗寨的事情?”

    夏涵很紧张,额头已经出现了一些细汗,看的出来她很在意占里侗寨的事情,很想知道关于占里侗寨的一切。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回忆起关于在占里侗寨发生的任何事情,就算我想了起来,我也不会告诉她。

    毕竟我不知道她的身份,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意这些事情,但是直觉告诉我事情不简单,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很抱歉,让你白跑一趟。我没有回忆起关于占里侗寨的任何事情,甚至连一个字也没有。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去过占里侗寨,因为我压根就想不起关于那个地方的事情,看过许多医生甚至连催眠也做过许多次,但还是.........”

    说到这里,我苦笑一下显得很无奈。

    夏涵见我说话的样子很真诚,不像是在说谎。

    顿时很失落,低着头给我一种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的感觉,有种诀别的味道。

    看着夏涵,我掐灭手中的香烟:“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什么非要知道占里侗寨的一些事情呢?”

    当夏涵抬头那一瞬间,我看见她双眼通红并且有一层水雾,眼泪快流出来了。

    她深吸口气,止住快流出来的眼泪:“我、我哥哥去了占里侗寨后便失去了联系。”

    “你说什么?你哥哥也在占里侗寨消失了?”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夏涵点了点头说:“嗯,距离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前面几天还好,哥哥每天都会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报平安,但从一个星期前便断了联系,打电话过去提示的是不在服务区,连着几天都是一样,家里人着急便报了警,警察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哥哥。”

    这时我越来越感到奇怪,这丫头的哥哥去了占里侗寨后便断了联系,搜救队足足寻找了三天也没有发现她哥哥的行踪,这点倒是和夕阳他们几人一样彻底消失,如同人间蒸发。

    我问夏涵:“那警察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不了了之。”

    夏涵顺手将茶几上的香烟拿出一支,很熟练的点燃香烟:“我上网查过那个地方,占里侗寨被誉为中国十大鬼村之一,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每年都有人在那个地方消失,年年如此没有停歇过。我估计正是因为占里侗寨发生了太多这样的事情,所以警察也不愿意多管。”

    “所以你就来找我,想问问占里侗寨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了夏涵找我的目的。

    夏涵性格直,也不掩饰直接对我说:“对,没错这就是我找你的目的。我上网查过也看了许多帖子,凡是在占里侗寨消失的人没有一个人回去过,累计起来的人数差不多一百多个,甚至人数更多。毕竟这些年随着当地政府的宣传,越来越多的人前往占里侗寨去旅游,加上网上的舆论,去的人更加多了。”

    拿起一支烟,我对夏涵说:“我很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有这样的感受。但是很抱歉,我真的没有回忆起占里侗寨的任何一件事情,不然我早就前往那里,去找我女朋友了。”

    “我知道,这个我也想过。”

    夏涵说:“但是想要找到哥哥,也只有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因为你是唯一一个从那里回来的人。”

    这时我有些糊涂,不知道夏涵话中的意思,什么叫我是唯一一个从占里侗寨回来的人。

    每年,会有大量的旅客前往占里侗寨旅游,如果按照她那样说话,岂不是去过占里侗寨的人不得全消失啊。

    正准备开口时,这丫头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没等我说话便解答出心中的疑惑。

    “简单来说你女朋友与其他三名‘驴友’在占里侗寨消失了,如同人间蒸发了。但是前往占里侗寨的人数,加上你一共是五人,但为什么只有他们四人消失了,唯独你活着回来了?你有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为什么你回来后昏迷了半年的时间才苏醒,而醒来后却忘记了关于占里侗寨任何事情?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时我才明白夏涵表达的意思,原本我也应该与夕阳他们一样人间蒸发,但是却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按理说我们五人是一个集体,在同一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就没有理由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来,其他人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

    要消失的话,我肯定也会和夕阳他们一样。

    而且听母亲说在我昏迷之前,碰到一位村民向他求救。

    那么,我为什么要向人求救?其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或许正是因为那段被遗忘的事情,才是夕阳几人消失的最关键?

    可是,我到现在还没想起,关于占里侗寨附近那个废弃村庄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涵见我没说话,表情十分古怪在思考着什么。

    也没急着说话,她知道我肯定再回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吸完最后一口香烟,掐灭后才说:“所以我才说需要你的帮助,尽管你现在失忆了,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也看过无数医生与催眠师。但是这个世界有许多奇迹,只要你相信就会发生。所以任先生我恳求你帮帮我这个忙,也权当为你自己。我相信你也一定想知道你女朋友的消息,我也想知道哥哥的消息。”

    说完后,夏涵忐忑不安的看着我,心里很是紧张,很怕我会拒绝她的请求。

    不过这丫头的话很有说服力,她说的不错我很想找到夕阳。

    特别是碟片中的视频出现后,更加坚定了我要寻找夕阳的想法。

    既然这个丫头找到了我,并且对我说出这些话,那么她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很有可能唤醒空白地记忆。

    如同她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奇迹,说不准她真的让我回想起当年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能想起当年在那座废弃的村子里发生的事情,那么我就知道夕阳与其他三名同伴的下落,便很快的找到她们。

    即便是他们发生了意外,但至少也要让他们落叶归根。

    一支烟的功夫过去后,我看着夏涵说:“具体要怎么做?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恢复记忆?要知道我看过无数医生与催眠师,他们都没有办法唤醒我的记忆。我想要知道,如果我答应你的请求你会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