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竹篮打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1本章字数:2543字

    “你撒谎,如果不是你勒索我的话,那会是谁?既然你说不是你,那好我问你这快递是怎么来的?是谁给你的?如果你不说清楚,别怪我不念同事之情,去派出所告你。”

    面对一连串的质疑,钱小静开始慌了,没了之前那样神采。

    倒是我越来越高兴,恨不得马上从钱小静嘴里撬出寄快递的人是谁。

    “不、不、是我,诬、诬.....”钱小静开始语无伦次,满脸的惶恐差点摔倒在地。

    “诬蔑?”

    我冷笑一声:“看来你还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死心,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既然这样我也不顾同事一场了,现在所有同事作证,看着点钱小静别让她跑了,我马上报警去派出所里处理这事。”

    说罢,我将手机拿了出来按下110,准备拨打出去的时候,公司吴总走了过来立马阻止我:“小任,你这是干什么?大家都同事一场,有话好好说,何必闹的这样?”

    “呼......”

    心里松了口气,差点下不了台了。

    还好吴总来了,瞬间化解了这僵硬的局势。

    不过也有些失望,眼看就快撬开钱小静的嘴了,最后却功亏一篑。

    这本来就是我设计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撬开钱小静的嘴,逼她说出快递的来历。

    因为快递公司没有收到这份快递,而保安室里的监控也没看见有任何人送件,而快递却是钱小静叫我去拿的。

    这就说明了,她一定知道快递的来及。

    这点可以从她刚才的反应中可以得出。

    但是也不知道这老婆娘是不是被吓傻了,当我拨打110的时候居然不向我求饶,而其他人也没有劝我不要冲动,任由我接下来要怎么做。

    完全就是不嫌事情闹不大,反倒让我有些赶鸭子上架。

    如果不咬紧牙齿装作报警,等钱小静反应过来后多少也知道点我在诈她。

    那么到那个时候,还真的骑虎难下。

    哎,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反正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峰回路转,既然吴总来了我也可以借此机会,继续诈出快递的来历。

    “吴总你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

    吴总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任,事情的经过我刚才已经听到了。你先冷静一下,大家同事一场。我相信钱小静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你把那封所谓的敲诈信拿出来给大家看看,然后在报警。”

    这时木若呆鸡的钱小静,忽然间回过神像打了鸡血一样扯着嗓子吼道:“对啊,吴总说的不错,你说快递里是一封敲诈信,拿出来看看。万一是你自己凭空捏造出来,想借此敲诈我一笔钱呢?”

    妈的还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场面有些失控,压根就没想到会发生成这样。

    本来的我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诈出快递的来历,谁知道吴总一来反而让我更加的被动了。

    现在众目睽睽,到底该怎么收场啊?

    深吸口气,我故作镇定:“吴总换做是你,你会轻易把证据拿出来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况且别的证据也有,不信的话大家可以现在就去保安室调监控出来看看,或者可以去快递公司问问。每一个证据都指向钱小静,都能说明她心里有鬼。如果真的不是她勒索我的话,那么钱小静你告诉你这快递是怎么来的?”

    猛然,钱小静又傻眼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现在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完全占理。

    “这倒也是。”吴总点了点头:“那这样吧,先报警,等警察来的再说。”

    吴总的话不仅让我感到慌张,边上的钱小静也开始慌张了。

    我慌张是因为压根就没有勒索信,等警察来了后让拿出证据,我拿出不出岂不是完蛋了?

    至于钱小静感到慌张,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这时候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收场。

    “吴总。”钱小静无比的慌张,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吴总瞪了一眼钱小静,神色自若道:“不报警也行,但是你必须说出快递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给你的?如果说不清楚就只有去派出所里解释。”

    瞬间钱小静泄气了,不打算在狡辩下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给我的。”

    “你没有骗我?”我质疑着她。

    钱小静瞪了我一眼,恨不得将我生吃了。

    然后语气生硬对我说:“我骗你干什么?都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我有必要继续狡辩下去吗?”

    “这倒也是。”我点了点头。

    钱小静没有理会我继续说:“那个中年男子给我了几百块钱,叫我把快递给你。当时我也没多想,心里想着不就是一个快递,而且还白赚几百块钱所以我就答应了。让我傻眼的是,居然会引发出这么多事来,不过也怪我自己鬼迷心窍,分不清事情的好坏,算是给我一个教训,下次我再也不会上这样的当了。”

    越说钱小静越生气,最后几句话简直是吼出来的。

    怒气冲冲的钱小静把话说开后,便提着自己的包包离开了办公室。

    这时吴总对身边一个人说:“拦住钱小静,话都没说清楚就走了,简直是胡闹。”

    “算了吴总。”我拉住正准备去找钱小静的同事。

    既然目的已经达成,就没必要咄咄逼人。

    惹急了钱小静,就拉着我去派出所报案,到时候就悲剧了。

    我对吴总说:“我相信钱小静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毕竟大家同事一场。我就想知道究竟是谁寄的快递。”

    吴总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说:“这样也行,我也相信钱小静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既然你这个当事人都说算了,我一个外人紧咬着不放也说不过去。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小任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聚集在一起的人,一哄而散,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工作。

    调整了一下状态后,我跟着吴总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吴总递给我一支烟问我:“小任关于敲诈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要不要我给你联系几个朋友帮你处理一下。”

    我摆手示道:“不用了吴总,这件事情我已经拜托我朋友在处理。说实话今天我有些胡闹,还请吴总您大人有大量,别往心里去。”

    “瞧你这话说的,既然大家都是同事就没必要分的如此清楚,况且你是我的员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闹闹情绪也是应该的。”吴总笑了笑,绅士的弹了下烟灰。

    吸了口烟,我对吴总说:“吴总,我..........”

    说到嘴边的话,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本来是打算辞职,但是刚才吴总的举动让我有些感动,导致我现在辞职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吴总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想休假,没事我批了。回去休息一段时间,什么时候想来上班就来,工资照样给你发。”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起身向吴总鞠了躬:“谢谢你吴总,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好,你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离开吴总的办公室后,我很纳闷。

    没想到事情居然是以这样的形式收场,还好没出什么大事情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至于钱小静提到的中年男子,我苦笑不已。

    满大街都是四十多岁的中男子,我上哪儿去找这人?也没说出什么特征,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我总不可能在大街上随便拉倒一个中年男人,问他是不是给我寄了一封快递,他告诉我是的。

    操他妈,没这样狗血的事情发生。

    煞费苦心,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