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雨天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1本章字数:2675字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就回旅社搬东西?”夏涵歪着脑袋问我。

    摇摇头,我说:“先不急,我带你去那个村子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嗯,刚好我也是这样想的。”夏涵回了一句。

    路上,我与夏涵两人有句没句的聊着天,两人都心不在焉。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事重重的,满脑子都是疑问。

    至于夏涵,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再想她哥哥的事情又或者其他什么事。

    破村离老中医的家不远,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很快我带着夏涵来到了那座废弃的村子,再次来到这儿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伤心、无望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毕竟这里是我伤心之地,一年前正是因为来到这里后才发生了一系列事情。

    站在村头前,忽然间感到丝丝寒意,让人忍不住多打几个冷噤。

    或许是因为这里常年没人,缺少阳气的原因,导致这里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再加上破旧的房屋,绿油油的草地与周围的苍天大树,更加烘托了阴森的气息。

    忽然,我感觉此时的场景有些面熟。

    夏涵站在我边上面无表情,若有所思的样子。而我,心中十分的感叹,有些伤感。

    猛然,脑子一道灵光闪过,我知道了为什么会感到很熟悉。

    原来前几天我在火车上梦见过这样的场景,怪不得会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

    等等,都说梦是反的,但有时候却是预言,梦中的场景会在未来某天实现,有人把这样的事情称之为灵魂出窍,提前预言到未来发生的事情。

    当梦境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后,就会让人感到此时的场景或某件事情感到眼熟。

    如果真的是灵魂出窍,梦到未来的场景了,那么等下子就会有只黑猫出现,枝头上也会有一只乌鸦,然后黑猫咬断乌鸦的脖颈,没有脑袋的乌鸦会挥动翅膀消失在天际,而黑猫嘴里的脑袋还会发出声音。

    想到这里,不由的打了几个冷噤,脚底感觉到一股寒意,冷汗涔涔。

    夏涵注意到我的举动后,关心问了一句:“你没事吧?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深吸口气,我摇摇头说:“没事。”

    接着,我便朝着村子里走了进去。

    夏涵看了我一眼,嘟了一下嘴:“还真是个怪人。”

    走进村子后,寒意更加的明显了,很不符合此时的气候。

    虽说秋天以开始降温,但也不至于如冬天一样寒冷,套上外套后,还感到凉手。

    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小心为上。

    由于这儿长年没人,也没有翻修过迹象。

    所以这里的土地肥沃,地土壤上长满了青苔有些路滑,有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

    有段时间没来了,空气比以前更加湿润,并且空气里还带着一股霉菌味。

    夏涵皱了皱眉说:“这里果真很荒凉,要不是有这些破旧的房屋,还真的令人难以想象之前有人居住过。并且从这些破屋来看,村子里的人不得少。”

    我回答着:“嗯,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以为这里有人居住,可是到了后才知道原来早已荒废了许多。除了有人路过,平成压根就看不见人。”

    夏涵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说:“先去我以前去过的那个房屋看看。”

    夏涵点点头,在身后跟着我来到了那座房屋。

    这座房屋相比以前更加的破旧了,好几处都塌了。墙上长满了野草与青苔,湿漉漉的,甚至地上的泥土还是湿的。

    再次来到这座房屋,我也没有当初那种心情,毕竟来过好几次,每次都无功而返,慢慢的释怀了。

    当然除了那块至今不知有何用的血玉,还有身上的纹身。

    在屋里转了一圈,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发现,这个我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在作祟。

    转了一圈后,我对夏涵说:“这座村子我来过好几次,除了破旧还是破旧,一点发现都没有。但每次给我的感觉多少有点不一样,总感觉村子里视乎有人在盯着我一样。”

    “咦。”

    夏涵打了个哆嗦,有些不悦说:“我承认这村子有些诡异,但你也用不着这样吓唬我啊?我胆子小,经不起这样的玩笑。”

    我笑了笑说:“正儿八经,没给你开玩笑。”

    “滚,还在吓唬老娘,先离开这里再说,我感觉很渗人。”夏涵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天不作美,下起了暴雨。

    很快,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滴,无情的淋在地上,瞬间形成了一条小溪。

    我与夏涵两人迅速退回到屋里,用纸巾擦了擦衣服与头发。

    还好,趁着雨没下大的时候,我俩退回了屋子。

    夏涵将纸巾扔在地上,破口大骂着:“早不下晚不下,偏要这个时候下雨,真气人。”

    一边的我没有说话,神经紧绷着,十分严肃。

    此时我们的遭遇对我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年前也正是因为一场大雨把我与夕阳几人困在这里,后来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导致我失去记忆还在病床上躺了半年。

    今天又是因为一场大雨将我与夏涵两人困在村子里,恰好又是同一座屋子,这未必也太巧合了吧。

    冥冥中自有天意,直觉告诉我,等不了多久肯定会发生什么类似一年前的事情。

    隐约中,我感到兴奋,血液开始沸腾。

    如果真的如直觉那样上演,那么我肯会有欣喜狂若。

    “太好了。”

    忍着不血液里的兴奋,我激动的叫出了声。

    夏涵宛若看待白痴一样看我:“任先生,请原谅我爆出口,尽管我不想,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骂你一句。你脑子被门夹了?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你还高兴,神经病啊。”

    没理会夏涵的辱骂,压制不住心中的狂喜说:“或许用不了多久,我能回忆起当年发生的事情了。”

    起初夏涵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呆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她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化,不过却慢慢的化成惶恐。

    不解地看着夏涵问:“你怎么了?看上去很害怕的样子?”

    话刚说出口,紧接着夏涵发出一声尖叫,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啊....”

    此时,我多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身后肯定有什么令夏涵感到害怕的东西。

    顿时额头上出现了汗渍,瞳孔紧缩,寒意涔涔。

    ‘轰隆’

    天空中浮现的闪电,瞬间将屋子照亮,随之那震耳欲聋的雷声响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夏涵的身后有一个女人低着头,湿漉漉的头发遮住了脸颊,看不清面目。

    雨水顺着头发滴答滴答的留在地上,与地面上的雨水敲打出旋律。

    顿时我头皮炸开了,一阵发麻。

    夏涵的尖叫让我得知我身后肯定有什么东西,同时也我看见夏涵的身后有一个女人。

    不知是人还是鬼。

    我敢肯定,之前除了我与夏涵两人外,根本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来不及思考,忽然我感觉身后发凉,寒意加重,甚至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正朝我逼近。

    夏涵瞳孔瞪的很大,脸色苍白如纸,满脸的惶恐之情,慢慢的朝身后退去。

    嘴唇蠕动了几次,想说话卡在嘴里说不出。

    我看见夏涵朝身后退去,一下子着急了,她身后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不知要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我想告诉夏涵身后危险,但是话始终说不出来,每次到了嘴边就卡出了。

    与此同时,我感觉身后越来越寒冷,甚至听见了喘气的声音。

    忽然,脖颈感觉有人在吹起,十分冰冷,瞬间将我冻住了。

    寒意将我包围,刺激着皮肤,鸡皮疙瘩全都涌了出来。

    终于,我受不了了,恐惧油然而生,在心中蔓延,很快主导着情绪。

    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一定要想办法告诉夏涵她身后有危险,还有弄清楚我身后到底有什么东西令夏涵感到如此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