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乌鸦与黑猫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2本章字数:2547字

    “叔叔,我们又见面了,陪我玩好不好?”小男孩咧着嘴对我说。

    此时我被眼前这个没有心脏以及右眼的小男孩吓得魂不守舍,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仿佛下一秒就能跳出嗓子眼。

    小男孩见我没有回答,便朝我走了过来,拉起我的手摇晃着:“叔叔,陪我玩会吗。”

    当小男孩牵着我的手时,那一刻我感受到一股寒流从指间开始渗透,冰凉冰凉的,骨头都被冻僵了。

    刺骨的寒流将吓傻了的我瞬间缓过神来,看着渗人的小男孩,肾上的腺激素分泌,扯着嗓子疯狂的大吼一声:“鬼啊。”

    紧接着,我连滚带爬站了起来,撒腿就朝着村头跑去。

    身后,那小男孩不死心的呼喊我陪他玩。

    耳边传来‘呼呼’的声音,我拼尽自己全力甚至恨不得多长几双腿奔跑。

    但由于刚下过雨路滑,好几次我都摔倒在了地上,满身的泥土,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与泥人没什么分别。

    终于我来到了村头,拼着吃奶的劲几下子就跑了出去坐在马路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忽然间,心中的那份恐惧烟消云散,心里踏实了许多,就连呼吸也畅通了不少。

    还真是天堂地狱一念之差。

    几分钟后,我恢复了不少体力,精神上也好了许多。

    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村子,瞬间联想到那个没有心脏的小男孩,连续打了几个冷噤。

    脸色苍白的我,连忙将视线转移,不敢多看一眼,深怕那个小男孩忽然间出现在我身边,要我陪他玩。

    心有余悸,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刚才在村子所发生的一切颠覆了我的认知,打破了无神主义,带我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时刻充斥着恐惧。

    这一刻我很想逃离这里,然后立马坐车回家,不想在于这儿有一丝瓜葛。

    但夏涵不见了,她被那小男孩吓疯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这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不过现在却有两个结果等待我去选择。

    A,马上撒腿就跑,回到旅社购买回家的车票,然后舒舒服服的洗上一个热水澡,再拉上狐朋狗友胡吃海喝一顿。

    什么废村的历史,什么夕阳的下落,都他妈给老子滚蛋。

    比起自己的性命,这些全都不重要。

    B,选择现在马上进村找到夏涵一起离开,但进村那一刻后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可以从那个没有心脏的小男孩联想,必定会发生恐怖的事情。

    说不准不仅没有找到夏涵将她带走,自己也出不来永远的徘徊在村子里。

    一瞬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决策,两种选择让我左右感到为难。

    心里很乱,不断在挣扎该何去何从。

    潜意识告诉我现在该三十六计撒腿就跑,夏涵的生死与我无关,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犯不上进村找她。

    良知却告诉我,夏涵之所以生死不明,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如果不是我将她带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果夏涵真的有个不测,那么我算的上是间接性害死了她,会谴责自己一辈子,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

    还有,这次来这儿的目的不正是为了解开当年发生的事情以及找到夕阳几人的下落。

    现在知道了这座村子里有鬼,自己也遭遇到恐怖的事情。

    那么会不会一年前的那天,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事情后,我才失去了记忆,夕阳几人下落不明?

    一时间脑子里真的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良知与性命不断争锋,不分上下,脑袋都快爆了。

    终于我下定决心,有了答案。

    从兜里掏出香烟,还好没有完全湿润。

    点上香烟抽了一口,无奈的笑了笑:“我不能这么没有人性,夏涵是我带过来的,就有义务将她带走。既然现在知道了这个村子发生的事情,那么极有可能一年前也是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如果这次真的回不去了那也是命,毕竟一年前我应该与夏涵几人同时消失。只是,这样有点对不起父母,算了这就是命,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不然会谴责自己一辈子,会不得安宁。 ”

    说着说着,眼泪悄悄流了出来。

    或许有人会嘲笑清高,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良知不良知。

    这个社会有太多这样的事情发生,到最后还不是树倒猢狲散,大难来时各自飞。

    你这样做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吗?

    忍心看见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但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看待事情的眼光不一样。

    下定决心后,抽完最后一口烟便毫不犹豫的走进了村子。

    踏进村子的那一刻,寒意来袭,脊骨发凉。

    哈了口气,我提起匕首走了进去。

    尽管我知道匕首对于鬼魂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但这样至少能够让我心里踏实一点。

    打量了四周,没有看见那个小男孩。

    提起来的心,稍微安稳了一些。

    连续咽几口唾沫,我惶恐不安的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间起雾了,而且很大,压根就看不清前方的事物,能见度只有短短的几十厘米。

    将手电筒拿了出来打开,不断扫射四周。

    约莫十几分的时间,没有发生任何诡异的事情,但也没看见夏涵。

    此时我很着急,手里里全是汗水。

    虽说我下定决心,找到夏涵带她一起离开,但我也怕死啊,现在这个村子里谁说得准会发生怎样的恐怖事情?

    这一瞬间,我开始打退堂鼓了。

    毕竟我又不是圣人,也没有那种大无畏精神,还是有自私的想法与龌蹉的思想。

    也不知道夏涵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天色越来越晚,都起雾了。

    我又不敢大声呼喊夏涵,怕引来那个小男孩的注意,到时候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才从他的魔爪逃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依旧没看见夏涵的声影。

    雾越来越大,起初用手电还能看见一米之外的事物,现在却不到五十厘米的距离了。

    “嘎、嘎、嘎。”

    这时忽然间想起了鸟叫声,是乌鸦的鸣叫声,吓得我差点摔倒在地。

    提心吊胆,我用手电扫射了一下四周,手里紧握住匕首。

    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

    不过乌鸦的鸣叫却是厄运的开始。

    这时乌鸦又叫了起来,声音十分渗人。

    顺着声音的来源,我看见枝头上有一只乌鸦盯着我,发出渗人的叫声。

    “我去你吗的,真他妈晦气。”

    有些生气,我捡起一块石头准备朝着该死的乌鸦砸去。

    没等我把石头扔出去时,忽然我看见一道黑影朝着乌鸦飘了过去,一口咬住了乌鸦的脑袋,用力的一咬。

    顿时,乌鸦脑袋搬家,鲜血飞溅。

    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那该死的乌鸦断气了。

    ‘喵。’

    这时,又响起了猫叫声。

    用手电照去,猫眼格外显眼,闪耀着幽绿色。

    一只黑猫,嘴里叼着乌鸦的脑袋,用爪子梳理着毛发。

    看到这儿,汗毛皆立,冷汗涔涔。

    这时候发生的场景不正是前些日子我在火车上梦见的画面吗?

    只是少了夏涵而已。

    那么下一秒,没有脑袋的乌鸦会挥动尸体,朝着天空飞去慢慢消失。

    而黑猫嘴里的那颗乌鸦脑袋,则发出渗人的声音,死死的盯着我,宛若勾魂一般。

    想到这儿,我打了几个冷噤,脸色苍白如纸。

    脑门上的汗水颗颗如黄豆,顺着脸颊流出,双脚开始颤抖,有些支撑不住。

    双眸死死的盯着黑猫跟前的乌鸦尸体,深怕梦境中的画面会一一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