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撞邪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2本章字数:2593字

    “传说中的玩儿?那是什么怪物?感觉你很害怕的样子。”

    我见张小道神情凝重,异常的严肃,不由的问出了心中的想法。

    我可是亲眼目睹过张小道的本事,一百多只鬼,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全都超度完了。

    俗话说没这个金刚钻就别揽这瓷器活。

    张小道苦笑一声,摇摇头说:“这个世界多的去的东西让我害怕,只是你不知道罢了。至于传说中玩儿,你就别管了,说了你也不懂,只希望事情没有按照我想的那个方向前进就好。”

    “切,有啥大不了的。”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呛了张小道一句。

    其实,心里早就急得团团转。

    我这人有个毛病,感兴趣的事情就非得弄清楚,不然浑身难受,心里不舒服。

    这个缺德卖屁眼的张小道,居然小看哥。

    哼,不就是抓鬼,好像谁不会一样。

    咳咳,我好像真的不会。

    “但愿如此,希望你能够帮帮秀儿,让她早日解脱。”老中医对张小道说。”

    随即他自语着:“三十年了,也该有个了断了。”

    话落,二丫头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张小道接过二丫头手中的碗后,仔细瞧了瞧:“嗯,就是这个,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熬出来了。”

    二丫头沾沾自喜着:“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好了,先喂夏涵姐姐吃药吧!”

    随即,二丫头将夏涵扶着,张小道端着碗念了一句咒语,便开始喂夏涵服药。

    此时,老中医佝偻着身躯对我说了一句:“小任,你跟我出来一下。”

    我有些纳闷,不知老中医想干什么,也没多想,便跟着她走了出去。

    来到阳台,老中医点上一支烟吧唧吧唧的抽了一口,眉头皱的很厉害,视乎在想什么事情一样,又好像在做什么决定。

    “老中医,你没事吧?”我问了一句。

    老中医看着我,有口难言蠕动了几次嘴唇也没将嘴边的话说出来。

    这时我越来越感到奇怪,心里多了个心眼。

    “老中医,你是不是对我隐瞒了什么事情?”我试探问了一句。

    谁知,老中医忽然间倘然失色,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你听谁说的?”

    我见老中医的反应后,更加肯定了他心里有鬼。

    “瞎猜的,没有人对我说了什么。只是你叫我出来,却有些奇怪,好几次到嘴边的话都没说出口,因此我敢肯定你有什么事情隐瞒,肯定是关于我的。”

    说出心中的疑惑,死死的盯住老中医想让他露出马脚,抓住辫子套出真相。

    果然,老中医心虚,承受不住我带给他的压迫感。

    叹了口气说:“罢了、罢了,这件事情你迟早都会知道,只是希望你在心里做好准备。”

    老中医这么一说,顿时将心揪了起来,七上八下,很是紧张。

    多少我也知道点老中医想要说些什么,肯定与一年前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毕竟是他在白石路口救下的我,而且又知道的鬼村的事情。

    当年,肯定发生了重大的事情,从而导致了我昏迷了大半年失去记忆。

    说不定,老中医知道夕阳的下落。

    想到这儿,我开始激动起来,血液开始沸腾,紧张与激动同时牵引着我。

    老中医吸了口烟,在心里下定决心后对我说:“一年前发生的事情,你记得有多少?”

    皱了皱眉,不知老中医问这个干吗。

    也没多想,心里一直想着很快要知道真相了,便开口告知:“我只记得我与夕阳几人为了躲雨,去了鬼村,然后夕阳生病急需送往医院,后来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只晓得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

    老中医点了点头说:“看来你真的对那时候发生的事情,一点映像也没有。不过,这也是必然。”

    不懂老中医话里的意思,一头雾水:“有什么问题吗?”

    老中医避开话题,开口问我:“那你是怎么知道当年你命悬一线,是我救你性命?”

    “我母亲告诉我的。”我如实说到。

    猛然,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不等我仔细思考,老中医开口说道:“我相信现在你多少回想起一年前在鬼村了发生的事情,即便是还没有恢复记忆,多少也知道点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毕竟你现在已经亲眼目睹过。一年前,我的确是在白石路口遇见了你,但并不是如你母亲所说的那样,是我及时救治病情,救回你的性命。其实当年,我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

    忽然,屋里传来了二丫头惶恐的尖叫声,瞬间打断了老中医的话。

    此时我也不在意话题被打断,二丫头传来尖叫,必定是出事了。

    随即,我跑进屋子一看,顿时冷汗涔涔,全身发抖直哆嗦。

    我见夏涵狰狞的脸庞,扭曲的五官样子极为可怕,眼神充满了杀气,双手死死的掐住张小道的脖子,不断往上提。

    被掐住脖子的张小道,脸庞憋的通红,舌头都掐了出来,双眸凸在外面布满血丝,快嗝屁了。

    老中医赶了过来后,看见屋里的情况后,立马小跑过去,冲着二丫头大喝一声:“丫头,快点那双筷子来。”

    被吓傻了的二丫头,被老中医这么一呵,立马回过神来,随即跑出来屋子。

    “小任快点过来帮忙,不然这小子要被掐死了。”

    回过神后,我按照老中医说的那样跑了过去,卯足了劲抓住夏涵的手往外掰,想要她松开掐住张小道的的双手。

    当我触摸到夏涵双手时,连续打了几个哆嗦,手都快冻僵了。

    哈了口气,我忍住夏涵带来的寒冷,使劲的往外掰。

    ‘呀。’

    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无法将夏涵的双手往外挪动一步,就好像是镶嵌在张小道脖子上一样。

    张小道双眼已经泛白了,口吐白沫,呼吸越来越虚弱。

    满头大汗的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与老中医两人使劲拉,都拉不开夏涵的手。

    二丫头拿起一双筷子跑回屋子,冲着老中医大喊:“爷爷,筷子拿来了。”

    “丫头,用筷子夹住她的中指,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知道吗?”

    紧接着,老中医冲着我大喊一句:“小任,我们合力将她的手指掰开。”

    点点头,咬紧牙关我抓住夏涵右手的中指,用力的往外掰。

    “啊。”

    大喊一声,脸憋的通红,脑门上的青筋爆了出来。

    终于,将夏涵的中指掰开。

    趁着机会,二丫头用筷子夹住夏涵的手指,异常的用力,差点把筷子都弄断了。

    与此同时,也不知这筷子究竟有什么魔法,夏涵怪叫一声,松开了掐住张小道的脖子。

    从嘴里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双眼一闭,昏倒在了地方。

    “呼、呼、呼”

    我坐在地上擦掉额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问到二丫头:“刚、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丫头惊魂未定,吞了几口唾沫说:“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晓得当时小道哥正在给夏涵姐姐喂药,忽然夏涵姐姐就掐住了小道哥哥的脖子。”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小道,我走了过去瞧了瞧,这家伙没事,过一会就能生龙活虎了。

    然后,我来到老中医跟前说:“你老人家居然还会驱邪,深藏不露。”

    老中医摆摆手说:“什么驱邪不驱邪,就是一些老祖宗留下来的土方子而已,不足为题。只是这个小丫头可坏事了,肯定被邪物盯上了。”

    夏涵被鬼迷上了,这是一件摆在眼前的事情,不可否认。

    能够为夏涵彻底驱除邪物,也只有张小道这道士可以。

    可是这丫现在窒息昏迷过去,不知道啥时候能够醒过来,万一夏涵再次发狂,那该如何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