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如何评价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3本章字数:2636字

    看见消失的符咒,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询问张小道:“符咒怎么不见了?”

    张小道瞄了我一眼说:“别大惊小怪,一惊一乍。难不成我还害你?这是隐身咒,可以隔绝我们身上的气息,鬼魂察觉不到我们存在,所以我刚才嘱咐你无论看见什么,千万不要大惊小怪自乱阵脚。”

    有些脸红,我应答一声,跟随张小道来到了鬼村。

    刚踏进村子,眼前弥漫着大雾,看不清虚实。

    我问张小道为什么这个村子会有如此大的雾,但只有离开村子后便没有了。

    张小道告诉我这根本就不是雾气,而是怨气,平常人区分不出。

    村子里的人全都枉死,加上一些路过的旅客也全都死在这里。

    聚集了大量的怨气,从而导致村子常年起雾,十分诡异。

    然而,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雾,其实就是冤鬼的怨念。

    张小道说:“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很委屈,敢怒不敢言,只好忍气吞声?”

    还别说,我真的有这样的念头,就好像被欺负了。奈何对手太强大,无能为力,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点了点头,我说:“你还别说,我真的有这样的情绪,就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对了。”

    张小道说:“这就是怨气,可以影响人的心智,主导情绪,不由自主的去感叹一下事物。所以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雾而是怨气。”

    我算是长了见识,丰富了自己阅历。

    要不是张小道的话,估计我这一辈子都以为鬼村里的是大雾而不是冤鬼的怨念。

    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有了张小道在身边,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底气十足。

    不像之前我与夏涵在这儿时,吓得要死,要不是遇见了那只黑猫 ,估计我早就下地狱了。

    提起黑猫,我这时候才想起那时它叫我留在废屋里等他回来,再一起离开这里。

    然而我找到了夏涵,遭遇了恐怖的事情,又遇见张小道后,早就将黑猫抛在脑后。

    那时如果没有黑猫,估计我撑不到遇见张小道。

    心里暗语:“猫爷你可千万别怪罪我,确实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了,所以早就将你交代的事情抛在脑后,还请你老人家原谅。”

    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黑猫,心里稍微好受一点。

    黑猫的本事,我可是见识过,绝对不是一只普通的猫,我感觉它比张小道还要厉害。

    ‘呼。’

    一阵阴风吹起,笼罩在身边的怨气随风消散,视线顿时明朗许多。

    就在这时,我看见前面有两只鬼吊在树上,舌头伸的老长,眼球都爆了出来,满脸鲜血。

    突如其来的症状后,我吓得差点叫了出声。

    张小道眼神严厉瞪了我一眼,我连忙用手捂住嘴,深怕发出一丝声音。

    张小道轻声低语道:“都说叫你无论看见什么,千万不能大惊小怪吗?你怎么没记性啊,差点就坏事了。”

    我看了看枝头上的两只桂鬼魂,缩了缩脖子说:“谁知道突然见就出现了两只鬼?我又不是你,当然被吓到了。我们现在没事吧?”

    “没事,跟着我走。”张小道满不在乎说。

    “直接走过去?”

    我感到十分诧异,连忙询问:“不想办法灭掉这两个鬼?万一发现我们怎么办啊。”

    张小道说:“心放在肚子里,什么都不用操心,跟着我迈开脚步大胆走。”

    话落,张小道神色自若,朝着那两只鬼魂走去。

    没办法,张小道已经走了过去,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上去。

    路过那两个鬼魂旁时,我明显感觉到那丝丝寒气,不寒而栗,脊骨发凉。

    打了几个哆嗦,发现这鬼像瞎子一样看不见我们,这也太奇怪了。

    明明我们从他们身边经过,却察觉不到。

    难道鬼也有瞎子?

    甩开两个吊死鬼后,我赶了上去问张小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鬼怎么看不见我们?”

    张小道笑了笑说:“你忘记了?来村子之前我们不是用了隐身咒吗?”

    我想起来了,确实在进村子的时候,张小道递给我一张符咒,说是隐身咒,鬼魂可以暂时看不见我们。

    “这也太牛逼了吧,完全无视鬼魂啊。”我有些兴奋。

    张小道说:“别想太多,这符咒只是针对一下孤魂野鬼罢了,遇到正主一点作用也没有。”

    “哦。”

    一盆冷水泼在了我身上,瞬间让我打入冷宫,我还以为这次来鬼村,单凭这张符咒便可以畅通无阻呢。

    原来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对了。”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连忙问到:“这些鬼魂为什么看不见我们?我记得你说好像是掩盖了我们的气息。”

    “嗯。”

    张小道点了点头说:“对于鬼魂来说,我们人类身上的气味也就是阳气十分过敏,哪怕一丝也能察觉到。这就是万物相生相克是一个道理,阴与阳互相排斥却又能互相吸引,就如同我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阴气,鬼魂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阳气。”

    我感觉有一扇大门正向我慢慢打开,带我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

    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都能引起我的兴奋与好奇。

    我发现,我开始喜欢抓鬼的生活了。

    神奇、刺激、诡异,都深深刺激这我。

    我本来就是一个好奇心及重的人,对所有未知的世界感到好奇。

    这次事情处理好后,我一定要让张小道教我学习道术。

    也正是因为这个念头,再一次改变了生活的轨迹,走向了另一条大路。

    许多年后,当我千疮百孔,无望之际时,回想当年。

    对于今天的决定,感到十分后悔。

    如果,今天我没有萌生这样的想法,或许就不会发生诸多悲惨的事情,甚至失去生命里一个个重要的朋友。

    路上,我就是一个好奇宝宝,一直询问到我感兴趣的事情。

    张小道也不嫌烦,聚精会神的为了解答一些疑惑。

    不多时,我问张小道:“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我感觉好像已经没在鬼村里了。”

    张小道说:“我们就在这个村子里,只是怨气改变了这里原本的面目。至于我们去什么地方,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还在寻找。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找到正主就好办了。”

    “你说的正主会不会是老中医口中的秀儿?”我想到了什么,立马问到。

    张小道说:“嗯,没错,就是那个秀儿。这个村子之所以有现在这个面目,完全是她一手造成。”

    “你找到她怎么处理?会不会像上次那样超度鬼魂?毕竟这个秀儿生前太可怜了。”

    张小道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要是能超度她就好了,我也想啊,这样节省了不少事情。但这个秀儿不是像上次那些鬼魂好超度,毕竟是含怨而死,腹中也有胎儿,早就不是一般的鬼魂,怨念极其的大 ,就算要超度,也要道行极深的人才行。说句实话,我也没什么把握,只能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制服,将其超度。”

    “那不能超度呢?”我问。

    张小道脸上闪过一丝凶狠,斩钉截铁说:“那就让她灰飞烟灭,比起超度,这个是我最拿手的事情。”

    点了点头,我没说话,跟着张小道的脚步行走。

    虽说我可怜秀儿 ,觉得她生前很苦,遭遇了那样的灾难。

    但仔细想了想,这么多年了,化成厉鬼的秀儿,也不知杀死了多少人,摧毁了多少个幸福家庭。

    别的不说,就说我那三个驴友,当他们消失至今,给他们家里人带来了无比沉重的打击与灾难。

    如果 ,他们家人得知他们三人已经死亡的消息,估计更加承受不了打击。

    所以,我还是决定回去过后 ,不告诉他们家人他们已经死亡的事情。

    至少,可以给他们家人一个期盼的寄托。

    至于秀儿,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好任由张小道决定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