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母子鬼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3本章字数:2800字

    阴风阵阵,池塘的里的杂草随风而动,地上的残留的树叶,也飞舞起来。

    那丝丝寒意不断渗透我体内,令我感到十分寒冷,心里发慌,产生了恐惧。

    就在这时,手里那枚铜钱传来了微热,将寒意驱除,恐慌不见,踏实了许多。

    暗语道:“这铜钱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接下来遇见的鬼到底有多强大。”

    看了一眼身旁的张小道,面无表情,神色自若,视乎不将这一切放在眼里。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月亮出来了,很大很圆。

    皎洁的月光照耀在此处,显得十分柔和、舒适。

    但此时不是欣赏月光,性质优雅。

    还得集中精力,打起精神。

    吞了吞口说,说实话我还是很害怕,毕竟张小道说了这玩儿可厉害了,稍不注意便会命丧黄泉。

    虽然我见过了很多鬼,也亲手消灭了一只。

    但此时非彼时,遇到的鬼魂,他们等级都不在一个档次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张小道纹丝不动,轻声说了一句:“来了。”

    届时,风卷残云,地上的残叶,宛若一条飞龙一样朝我们袭了过来。

    张小道神色自若,嘴角微微上扬:“雕虫小技。”

    随即,他拿出一张符咒轻轻一扔:“急急如律令。”

    残叶瞬间掉落在地,阴风也随之消散。

    “嘻嘻。”

    猛然,响起了婴儿打闹的声音,距离很近,就在眼前。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很紧张,不知不觉留下了汗水。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红衣,披头散发的女人出现在我们眼前。

    她肤色白皙,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眸中透露出一股凶狠,散发出一股令人感到的气息。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传说中的杀气,但那股气息让我感到很恐惧,全身上下的毫毛全都竖了起。

    这就是鬼村里的大BOOS,老中医口中的秀儿。

    除了那凌厉的眼神与没有血色的皮肤外,与我们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起初,我还以为这秀儿肯定是青面獠牙、暴戾恣睢。

    张小道不动神色,看着秀儿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不说话我也不敢开口,只能静静的看着张小道与秀儿两位高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这时候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很沉重、压抑,令人感到窒息。

    猛然,两位高手动了,没有任何症状的碰在了一起。

    张小道一掌拍了过去,秀儿躲开之后,由掌化爪,朝着张小道招呼了过去。

    张小道卸开秀儿的鬼爪,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秀儿之间的距离。

    短暂的过招之后,双方彼此心里多少也知道对方的力量究竟有多少。

    一身红衣的秀儿蠕动嘴唇,声音很缥缈,如一阵风一样钻进耳朵。

    “臭道士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离开这里,不然有你好看。”

    张小道轻轻笑了一笑:“那好,我也给你一条活路,那就是让我超度你。”

    秀儿脸色凶恶:“就凭你?”

    “就凭我,要不试试看?”张小道神色自若。

    下一秒,张小道与红衣女鬼再次碰撞一样。

    站在一边的我,看着张小道与红衣女鬼,十分紧张。

    从目前的局势看来,红衣女鬼微微占了上风,当然张小道还有诸多的本领没有使出,胜负暂时分辨不出。

    转眼间,张小道双手结印,比在祠堂里时速度明显更加快乐,道道残影后,咒印就好。

    左有六甲,右有六丁,前有雷电,后有风云,千邪万秽,逐气而清,急急如律令。”

    大喝一声,张小道连拍几掌,星罗棋布,红衣女鬼无法逃脱,硬生生的挨了这几下。

    “我要杀了你。”

    红衣女鬼被张小道连拍几掌过后,身体冒着青烟,不断在腐烂,脸上也有一处伤痕,能看见白色的骨头。

    张小道笑了笑说:“就凭你?在放你十年成长的机会,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机会我刚才已经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现在我要你灰飞烟灭。”

    话落,张小道脚踏几步,手捏一张符咒,朝着红衣女鬼的脑门拍去,准备让那女鬼灰飞烟灭,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

    就在这时,婴儿嬉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正准备消灭女鬼的张小道大喊一声:“不好。”,连退几步,拉开了与女鬼的距离。

    与此同时,在张小道后退之时,红衣女鬼的凭空出现了一个婴儿。

    这婴儿浑身通红、龇牙咧嘴,双眼泛着绿光,手舞足蹈着。

    “大意了,我居然忘了还有一个小的。”张小道暗骂自己,差点阴沟翻船。

    随即他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额头溢出了丝丝汗渍。

    看的出来,此时张小道倍感压力。

    我走了过去问张小道:“这婴儿很厉害?”

    张小道:“嗯,有点邪门。这根本就不是鬼婴,而是血婴了,比鬼婴不知要强大几倍,看来真的有人再打这对母子的注意,不过还好,应该才发现不久。不然此时你我绝对躺在这里,成为这万千怨鬼中的一员。”

    这巴掌大小的婴儿有这么厉害?

    我有些怀疑,不敢相信。但张小道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而且我也感觉到他的压力,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婴儿。

    血婴调皮的钻进女鬼的怀里,不断的蹭来蹭去,十分欢乐。

    眨眼间,被张小道创伤的女鬼,竟然恢复了伤势,完好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不是都已经将她击败了吗?怎么伤势突然间全都好了?”我惊呼问到。

    张小道表情严肃,紧皱眉头:“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这是母子鬼婴,同为一体。只要不同时将两只厉鬼消灭,那么就算杀这女鬼无数次或者那婴儿,结果都是一样。不过母子鬼婴也不是不可以消灭。”

    随即,张小道看着我说:“这样,你去纠缠那女鬼,我先去试试血婴究竟有几分本事。”

    “我?”指着自己,以为听错了。

    张小道点了点头说:“嗯,就是你,放心大胆的去,就用我给你的符咒,只要拖住女鬼就好。”

    说罢,张小道手拿符咒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瞬间将母子鬼婴分散。

    看着红衣女鬼,脚肚子都在发抖,特别是看见她恢复好了伤势之后,心里更加的害怕了。

    但是张小道叫我拖住女鬼,我不可能不去。可是身为普通人的我,怎么与一只厉鬼打斗?这无疑是以卵击石,自找死路。

    与母子鬼婴打斗的张小道明显有些吃不消了,扯着嗓子大骂一句:“你大爷的任逍遥,还不快点过来,在这样下去老子就要被活撕了。老子被活撕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揉了下鼻梁,深吸口气,拿起符咒就跑了过去。

    不就是替张小道拖延时间吧,谁不会?

    大不了老子打不过女鬼,跑路总行。

    只要给张小道带来时间,什么都好受。

    学着张小道,我大喝一句:“急急如律令。”

    趁着那女鬼所有的注意全都放在张小道身上时,我一掌拍了过去,将符咒打在了女鬼的身子。

    猛然,打在女鬼身上的符咒竟然自动烧了起来,化成了一堆灰。

    “操你大爷,张小道你给老子的是什么符咒?”

    张小道奸计得逞之后,微微对着我一笑:“我不都说了吗,遇见厉害的鬼,给你的哪些符咒没用。”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我破口大骂一声。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当我将符咒打在女鬼的身上时,就已经招惹她了。

    女鬼冰冷看了我一眼,不带任何表情。将手化爪,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眨眼间猩红色的指甲足足有几厘米长,十分锋利,寒气逼人。

    打了个哆嗦,吓得我脸色苍白,手心里全是汗水。

    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想着怕毛啊,反正都已经招惹了,不能怂,一个字干。

    随即,我又拿起一张符咒拍了出去,尽管我知道这没用,但至少可以给张小道拖延点时间。

    果不其然,符咒自动燃了起来,对女鬼没用。

    捡起一块石头,我朝着女鬼扔了过去,然后大骂一句:“你奶奶的熊,有种跟着我来单挑。”

    说完,撒腿就跑。

    红衣女鬼彻底被我惹怒,怒气冲天,阴风阵阵,便追了上来。

    看着身后发怒的女鬼,吓得打了一个冷噤,心里祈祷着张小道快点将那婴儿解决,好早点过来帮我灭掉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