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子淳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0本章字数:1976字

    望着身前长身玉立、羽扇纶巾、面白如玉、白衣胜雪、鬓发轻扬的男子,这样的俊美无双,倒是显得一旁的伊璃减了一份英气,而增了一份阴柔之美了。

    早见过了娘画中的男子,没有谁比她所谓的“爹”更美了吧。

    所以对他,伊璃没有更多的惊讶,花痴吗?她从来不属于这一列。

    “彦青,要回了东西就好,不要伤了他。”他的温和让地上的小男孩喜上了眉梢。

    “我没拿。”小男孩依旧否认。

    “公子,我明明看到他摘了你的扇坠子拔腿就跑。”

    那公子再望了望倒地的小男孩,似乎有些不忍。

    伸手向怀中探去,顷刻间已取了一锭黄灿灿的金子在手中,“你拿去的,只不过是一块破石头而已,对于你没有任何的用处,只要你还给我,这锭金子就归你。”

    公子说着已将金子递到了男孩的手中。

    男孩躺在地上一声不响地一把接过金子,不信般的狠狠一咬,似乎是咬酸了牙,皱着眉咧着嘴,再忍了疼,随手将那一锭金子揣入怀里。

    “还你。”男孩伸了手把东西递给了公子。

    路人皆睁大了眼睛想要看个究竟,是什么东西可以让白衣的公子用一锭的金子来换回呢。

    一定是非常贵重之物。

    少年一手接过,不紧不慢地挂在折扇的扇柄上,仔细看去,原来真的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只是扁扁圆圆的形,一头有一个小孔穿了青细的线,线再挂在扇柄上,光光润润的泛着一点点的纹彩。

    或许,随身的东西用的久了,自然会生出感情来吧。

    “彦青,放了他吧。”

    小厮不情愿的收了脚,嘴里嘟囔着,大概是数落他家公子的大度吧。

    的确,偷了他的东西,他却拿金子来赎回,或许是有些太招摇了吧。

    伊璃笑了笑,转身欲离开。

    “小兄弟,谢谢你。小兄弟可是要去看那棋赛吗?”这街上的行人,八成都是往赛场来着,所以,他当然是猜不错了。

    “是啊,我们家小……,我们家少爷正是要去看那十年才一次的棋赛。”雪落听到少年的问话,一个疏忽,应得差点叫错了对伊璃的称呼。

    “我也是,刚好我不识得路,既然小兄弟也要前去,那不妨就一同前往吧。”

    伊璃想要拒绝,却觉得于那公子会是尴尬,他的好心肠,总让她不忍。

    有时候,缘份就是这样,不经意的来,悄悄的你躲也躲不过。

    伊璃的步履还有些迟疑,一个男子,认识也不过几分钟而已,甚至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晓,就这样一起同行,似乎是有些唐突了。

    转而又释然,她的衣装为男,他是将她当做男人一样对待了。

    这样想了,轻快而行,那沉香的气息在她的身侧淡淡的只让她的心也清。

    “小兄弟,不知要怎么称呼。”公子轻摇着折扇,眼望着前行的路,而话却绝对是问着她的。

    伊璃一边看着周遭的行人,一边头痛的想着自己的名字。

    报真的,不行。凌伊璃,那是女孩家才有的名字呢。

    报假的,只有种不诚实的感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阳光下点点飘舞的尘埃,灵机一现,“凌姓,名一尘,公子呢?。”

    不改的姓,谐音的伊和‘一’,只一个尘字,儒雅却多了几分禅机。

    “叫我子淳就好。”他亲切而随和,却与他身上那份淡淡显露的贵气有些不协调。

    “听公子的口音应不似本地人。”伊璃大多的时间是在暖香阁里被娘盯着学琴棋书画舞来着,虽绝少到香间坊的前院,但是她经常的偷偷跑出去,倒也见多了四海皆为家的奇人。

    “偶然路过,听人说起,就来了。”年轻人的天性,遇到这样大的场面避开了是遗憾吧。

    “十年也才一次,上一次凤城大赛的时候我才六岁,还不懂得看棋,只懂得看人多的那份热闹,这一次,可不要再错过了。”

    “那可真是我的运气了,第一次来凤城,就被我遇上了呢。”

    “观棋如赏画,下棋如抚琴,丹青妙笔抒寓意,琴声淙淙弦杀有音。”把画把琴的妙处融入棋中,心可静如水,棋自可绝处也逢生。

    伊璃的棋初是先生教她,后是她教先生,也无所谓教与不教,对弈,本身就是一种境界。

    “楚河汉界合,眼中是天下归一的疆域,输又何妨,赢又何妨,霸王的一去其实是苍生的福。和棋,少了生灵的涂炭,少了尸骨遍鸿野。”子淳说的感慨,仿佛在说着天下的纷争般。

    “公子的心肠太过柔软了些。”伊璃直言,自古得天下者又有谁不是耍尽权术,勾心又斗角,玩弄一兵一卒于股掌之中呢。

    而于棋中,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不说这些了,还是赏棋最重要,一尘要去赛吗?”

    “不了。”看看就好,参加,应该是没了可能的。

    “那我也不赛,只观而已。”说得投缘而兴起,他突然就很想交了她这个朋友。

    “子淳自去对几局才好,我与你助威就是了。”她淡淡笑着,她也想军炮马相一手横握来着,却只怕是连门都进不得。

    扭头看着雪落,小丫头正冲着她扮着鬼脸呢。

    唉,也就雪落知道她去不成的原因吧。

    咦,彦青呢,怎么不见了子淳的那个小厮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几步外彦青正大步流星的赶过来,似乎是有什么事要禀报。

    “公子,彦青追查过了,那小男孩家里无父也无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奶奶,正病着,发了高烧,他拿了那锭金子换了些药草来熬,倒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这样就好,不然那一锭金子就是教坏了他。”

    伊璃想了想,正是,偷了东西还赏银子,的确会纵容人的恶习。

    但假若是解人之疾苦,那又另当别论了。

    “子淳何以知晓那孩子是有苦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