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心解残局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278字

    排着队,好无聊的瞧着那天上的云彩,洁白的悬在天空中,象棉桃飘着飞絮,若即若离的大朵的云与小绽的云花,散散淡淡的让人只想飞上去偷偷的坐了,再看一下这天下的众生该是如何的生死如何的痴狂。

    “一尘,你们家雪落呢?”子淳歪着头,也问着她。淡淡的笑,眉宇间一片清爽。

    伊璃四下望去,彦青正守在他家公子的身边,寸不不离的可见其忠心了。

    雪落呢,真的没了影迹。

    这丫头,不知又跑去哪里了。

    “去哪里看热闹了吧。”她讪讪地,看人家的小厮多尽职。

    “彦青,去找一下她,不要走散了,呆儿会到棋馆的门口来找我。”他支了他的小厮去找雪落,这么多的人,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身边的人除了越来越多,却绝没有见少的迹象。

    望着棚子里一个个挑着门帘走出来的人,有些垂头有些丧气,带着笑出来的甚少,看来那执残局之人也定是棋中的高手了。

    “我想我是过不了关了。”伊璃故意地叹着气,先解着玩,再固意送个军,那样就可以功成身退,溜跑就十拿九稳了。

    “一尘谦虚了,到你了,快些进去吧。”他催着她进了棚子里去,微笑渐渐的隐没在帘子外。

    棚子正中,一七十老翁,正手捋胡须看着掀帘而入的她。

    伊璃浅笑盈盈的端坐在方椅上,望着眼前的棋局,黑方一片形势大好,卒比兵多了一倍且又卒临帅帐外,她的将位怕是很难保了。

    和棋。

    和了,就代表她的胜利。

    轻呷了一口小童端上来的茶,沉思片刻。

    前炮平四,阻了那黑卒的一“将”,黑军吃红炮。

    还是劣势。

    老翁捧了他的茶,悠然品茗,仿佛是茶桌上的一次浅尝即止。

    反攻而进,红兵“将”黑将,嘿嘿,她也坐等着老翁接下来的局。

    黑将一躲一抹,军与炮两相各出击。转眼,楚河汉界前,天下已定。

    她的红军换回了帅的平安。

    和棋,她老神在在。

    三口茶的功夫。

    解了。

    老翁连连称赞,她不得意。

    突然想起,原打算固意送的那一子,怎么就给忘记了。

    赢了,冥冥中的老天自有它的安排。

    拿了已胜的牌子,放下茶杯,快走才对。

    一声“晚生告退”,人已溜到了门外。

    眼前的面孔除了陌生就只有陌生。

    子淳不在。

    急走了几步,前面已无路,人群已汇成了人墙堵得严严实实。

    沿着梧桐树下走或许可以走出去吧。

    身随心动,刚站稳身形,才发现她的眼前多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子淳。

    原来他的棋比她解的更快。

    原来他早算准了她会来这。

    那花落在了他的肩上、衣襟上,她学着他的轻佻,摘了他襟上的花瓣,花香与沉香弥漫心间。

    哑着嗓子说:“我输了。”

    她却忘了那牌子还在她手上,她忘记了扔。

    “是吗?”他一把抓过她的手。

    湿湿热热的让她的心砰砰的跳,从没有男人握过她的手呢。

    “啊。”她下意识的欲甩脱他的温热手掌。

    甩脱了,却也甩丢了她的‘胜’字牌,他轻轻接住。

    他看了看手中的牌子,“一尘,我带你进去。”他笃定的望着她,眨着眼睛,坏坏的笑。

    这男人,有够卑鄙的。

    难道他已知晓她的女儿身份,等着抓她,就是要看着她出笑话吗?

    伊璃碾碎了手里的那花瓣,“子淳,我找了雪落就进去。”

    金禅还可脱壳,她可没那么笨。

    “你看那边。”子淳遥指着棋馆的门口。

    威武的石狮子前,原来彦青早寻到了雪落,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着。

    头如斗大,这丫头怎么连一点危患意识都无呢?

    罢了,她的束胸还紧着,但愿她过得了门口的那一道关。

    树荫下,少了娇阳,她的香汗却涔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