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女儿身份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401字

    轻以袖遮面,伊璃正后悔着没有听娘的话,假若叫雪落前来请羽裳,她就不会再遭遇到这‘非人’了。

    一天之中竟有三次遇到此人,而每一次这人都有令她尴尬的本事。

    “嬷嬷,我来,是要叫羽裳姐姐一起去吃饭的。”她当他透明人一样,明显的逐客,这香间坊连嬷嬷都要听娘的,她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这没什么不可以。

    伊璃已女装,他依然叫她小哥,可见,这人已认出了她。

    阴魂不散的夜,怎么就躲不开吗?

    从蓝色罩衫的男装到旖旎妩媚的俏佳人,也许明天凤城就会传出那个夺了探花而未拿奖金的人竟是个女子,而且还是香间坊的人。

    那闻名的棋赛竟被一青楼的女子拿了探花,不知那些输了棋的男人会有何感想。

    是子淳带她进去的,没有验身,子淳会不会有麻烦呢?

    伊璃倒是不怕被拆穿,只怕连累了子淳惹祸上身。

    睿祥棋馆的后台并非普通人物,这不是秘密,这是凤城人尽皆知的事情。

    此刻,她只希望这人还不知道是她赢了探花。

    她转身推门而入羽裳的房间,不去理会身后的那个男人。

    “姐姐。”伊璃亲切的扶着门框,抚了抚额前的鬓发,看着那床幔间正低头浅绣的羽裳。

    眉目如画,额间淡点朱红,挺俏的鼻,薄薄的唇染了红樱,盈盈弱弱的仿佛那天上的仙子初下凡。

    “伊璃妹妹来了,快坐。”羽裳忙将手上的绣帕停了放在床榻上,迎了伊璃进来,牵着她的手,好不亲切。

    门还未曾关上,嬷嬷与那‘非人’齐齐地站在门口。

    “羽裳。”那人摇着扇子望着房中的美人,眼神已从伊璃的身上移开了视线。

    “仲公子。”羽裳的笑容突的灿烂如花,似乎对这仲公子的到来竟是意外的欣喜。

    原来他们早就相识,伊璃有些诧异了。

    忽然想起,上午入棋馆的时候就听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不错,上个月中旬十五的时候她前来找羽裳姐姐一起赏月的时候,就曾听到过这个声音。

    只是姐姐与他,似乎不般配了些,伊璃对这仲公子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看来她要找个时间劝一劝羽裳姐姐了。

    “璃儿,这仲公子早就约了我,今夜要看羽裳的舞了,明儿,我放羽裳一天的假去后院陪你,这总成了吧。”嬷嬷的笑声媚到了骨头,容不得伊璃说个不字。

    每一行都有行规,它香间坊也要遵守这规矩,人家已经付了银子,再退还那是坏了香间坊的名声。

    伊璃轻轻咳了一声,但愿那姓仲的公子没有听到嬷嬷口中的“后院”,否则,会泄了她的身世秘密。

    回头望了望羽裳,早已让丫头们摆了琴具,一旁已有人准备抚琴了,而她也早准备了一套长袖的舞衣,舞袖已翩翩,伊璃见了,只能无奈的退出。

    心里祷告着,只希望羽裳千万不要说出她的身份。

    急匆匆的跑下楼梯,再未看他们一眼,只希望那人的心思都在羽裳的心上就好。

    跑回了暖香阁,与娘一起落座用膳,伊璃却食不知味。

    只吃了几口就吵着去睡了。

    躲在柔软的床榻上,心里总有些不踏实的感觉,也不知睿祥的那棋赛子淳赢了没有?那老翁的棋道是人中之龙凤也,子淳想要胜他绝非易事。

    也罢,明早叫雪落出去打听一下就什么都知晓了。

    再想起那姓仲的公子,不过是个流连花丛间的采花贼而已,可是羽裳姐姐对他却不像是香间坊的客人那么简单,眉目里含着情,任谁一眼都看得出来姐姐的心思。

    那人姓仲,可这凤城的大户人家从没有听说过有姓仲的啊。

    看嬷嬷对他的热情,他的来头也是不小。

    晚上,他见了羽裳就没有再纠缠她了,姐姐比她美貌多了,她的青涩总美不过姐姐的妩媚。

    只是伊璃总觉有些不妥,那人,似乎会带给她一些麻烦。

    夜里入梦,梦里,是子淳牵了她的手飞跑在梅山苍翠的树丛间,清脆的笑声响彻山间,突然,那仲公子从树上飞身直落,手中一把闪着青光的长剑挥舞着向她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