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羽裳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653字

    支撑着身子坐起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伤寒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雪落,扶我去外面走走吧。”

    暖香阁的后园,有一处小小的池塘,种了满池的荷,深的红,淡的粉,洁的白,清的绿,美丽了一池水一池澄碧。

    圆盾形的叶碧绿的映衬着荷的绽放,心如清莲,幽雅如酿。

    微风拂袖,吹乱了额前碎发。

    池塘边顽石林立,青苔掩映在石缝间,水气荡漾在雨后的阳光中,清新而亮丽。

    轻坐在石上,淡淡的花香薰着人的发肤,只觉通体舒畅。

    拈了一根草叶,指缝间把玩,手有些软,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

    “雪落,那棋赛后来的结果如何?”伊璃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了,这丫头也是,她醒了也好一会儿了,她也不告诉她,害她一直惦记着。

    雪落‘咯咯’笑着,下了一天两夜的雨,草地上潮气深深,她学着伊璃的样子坐在了顽石上,“听说是子淳公子赢了呢,整个凤城都轰动了。”

    伊璃拍了拍雪落的肩,“是啊,真好,那状元可是不会白送的,看来子淳还是有些能耐的,也不知道子淳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听说是京城里来的公子,如今正住在棋馆里呢,真是一朝而成名天下呀。”

    “棋馆里有没有传出来他姓什么?”伊璃还是对子淳的身份很疑惑,那贵气,不是普通人可模仿了的。

    “据说棋馆的人一有人问起他,就三缄其口,不言语了,保密吧。”

    “有没有人知道那探花是我赢得的?”也不知道那姓仲的男子有没有吐露了她的身份,她极担心羽裳会对仲公子说出她是香间坊老板娘的女儿。

    直觉那会有许多麻烦,能逃过一天是一天吧,那人,对她,似乎不怀好意。

    “不知道啦,全城都在找你这个年少有为的探花‘公子哥’呢。”雪落嘻嘻地笑,为着她的主子而自豪,赢了探花呢,伊璃也是棋道中的高手啊。

    伊璃拍着雪落的手,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没人知道我的身份就好,这样就少了不必要的麻烦,不然会被娘骂的。”

    “小姐,那天不是说好今天要梅山相见吗?小姐可是失了约啊。”有些婉惜,雪落也极喜欢那公子,无论如何总好过那纠缠不清的太守吧。

    “普通人而已,见或不见又有何关系。”伊璃淡淡的,也许有缘而无份吧。

    早上,也许他还会在梅山侯着她,过了中午,再过了晚上,也许不用明天子淳就将她抛在脑后了吧。

    那样富贵的公子哥,她与他的交集就只那一天而已。

    错过了,还会再续吗?

    心里小小的失落了。

    雪落也叹息着,望着伊璃叹了口气,这样小小的年纪就开始为伊璃打算了,主子好,她才好过吧。

    “子淳还在棋馆里,只要没离了这凤城,小姐就总有机会见他的。”

    “雪落,去把我的紫竹箫拿来。”随其而自然吧,她从不强求。

    想吹箫,箫的哀怨动人常常让人潸然泪下,却也美妙无比。

    喜欢箫,是因为它的淡雅渺远,悠长而细腻,圆润而优美。

    箫的境界在于心,心的幽静会涤荡音乐深远的意境,无限人生语,化做箫中音。

    “妹妹,用我的如何?”

    不知何时,羽裳已来至近前,雪白的一身纱纺直坠入青翠的草尖上,绿意中的一缕白衬着她宛若天上的仙子下凡。

    “姐姐总是悄无声息的来,吓了伊璃一吓。”伊璃嗔怒的样子好似真的恼了一样。

    “说好昨天来看你的,谁知你却病了,来了几次都不见你醒转,才是你吓了我一吓呢。”羽裳的恳切与担忧尽在心间,好姐妹就是如此,伊璃懂得。

    突然想起那姓仲的公子,要劝劝姐姐才好。

    “姐姐,那姓仲的公子好似经常来看姐姐呢。”伊璃试探的问着,上个月还在姐姐的门前听到过他的声音。

    羽裳忽然脸红,总没想到伊璃问的这样直接,嗫嚅着不知要如何回答是好。

    “姐姐还瞒着我吗?”

    “有两个月了吧,他来,就只是看我的舞而已。”羽裳低着头绞着手中的绣帕,搪塞而语。

    “只这么简单吗?我看姐姐对他可是动了真情的。”伊璃再下猛药。

    “小蹄子,竟糊说八道,哪有的事啊。”说着已就势向她挥了挥粉拳。

    羽裳的欲盖弥彰早已让伊璃确认了八九不离十了。

    女人,一旦失了心,这一辈子,她认定的就只有那个要了她心的男人了。

    是福是祸,有谁可预知。

    比如现在,倒是让伊璃不好说出那姓仲的人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到嘴的话还未吐出,就被羽裳灿烂的笑而挡住了。

    许多事,还是慢慢来的好。

    也或许真如羽裳所言只是逢场作戏呢,但愿了。

    太急了,总会被人歪曲,不被人信。

    伊璃不知,她的未说,竟害了羽裳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