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箫声和舞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375字

    清冽的空气里弥漫着莲香,令人的心神俱醉。

    接了那箫,却还是忠告了姐姐:“那人,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未待回答,箫声已起,袅袅如烟般丝丝缕缕的漾进花草间。

    缠绵而多情,仿如春之语,清灵如洗,有些悲,也有些嘲。

    总是不知不觉间错过了什么。

    梅山,终是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

    梦在那里,不去,就永远不醒,永远隽秀如初。

    转而低吭成吟,冷锐而如宏。

    星星点点间的一点真诚与渴望,与这箫声纠缠着,释放着,皙白的玉指在孔洞中拈来画去,这竹乐扰得池塘宛如仙境……

    忽而从忧伤到轻潺,箫声绵绵,流畅抒情,一曲《春江花月夜》已跃然耳中。

    清亮委婉,典雅恬静。

    彼时,那方青绿的草地上,早已衣袖翩飞,美人婀娜,纤弱的腰肢玲珑婉动,长袖飘飘,草尖上的蝴蝶也一同起舞,美翩跹,意飘渺。

    从来都是琴配舞才是绝佳,而此刻,这箫声,配得羽裳的舞已精到极致,眩目的轻盈飘逸惊呆了雪落与琉雪,两个丫头早已看得痴了。

    清亮的一个尾音渐渐淡去,一曲终罢,舞已停,却余音依旧,舞美幻在空中,久久不散。

    “姐姐,你何时练的这舞,伊璃还是第一次见呢。”拾了羽裳的长袖在手中,不愿放下,这样清灵淡渺的舞如何能让她舍得放开。

    “练了有些日子了,总是找不到好曲来配这舞,今日真是有幸,竟不期然的遇到了对上它的曲子。”羽裳的兴奋溢于眉间眸中,她的舞是当得起香间坊甚至整个凤城的花魁的。

    只是,如果有了伊璃,那又别当别论。

    两个人,同样的舞,舞起来,羽裳,是妩媚妖娆;伊璃,则清莲染雾,淡远如飞天华表。

    “或者有琴有箫会更好些,琴箫合瑟,一个飘灵一个悠扬,与姐姐这舞会更添韵味。”

    “伊璃,明儿随我一起练吧,再加上你的清灵感悟,会让这舞尽善尽美。”

    “姐姐这舞要用到哪里呢?”看着羽裳的用心程度,可见这舞是极其重要的。

    “是仲公子要献给武太守的母亲做六十六寿辰的生日礼物。”

    又是那仲公子,怪不得羽裳这样用心。

    对那太守伊璃总有说不出的厌恶,逃到天边她也不会嫁给他的。

    “姐姐练着吧,伊璃病还未好,身子还软着。有时间我就教你的丫头吹这长箫好了。”姐姐的舞真美,伊璃要为羽裳捍卫她花魁舞娘的美誉。

    落日的余晖洒尽最后一丝光芒,疏影轻斜,朦朦的影在花草间渐渐淡去。

    回了暖香阁,娘已备好了晚膳,轻淡的莲子粥,配了菊花酿的时令小黄瓜,嫩绿的一盘清菜,一份冰糖元踢……

    简单四个家常菜,伊璃浅浅的喝了一碗粥,青碧的花瓷碗澄澈清明的撩人食欲,又添了一碗,真是饿了,两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了。

    饱了,斜斜地歪在榻上,还是虚弱的懒怠动。

    “雪落,把我前些日子看完的那本《野王传》拿来。”

    喜欢那书,情节起伏跌宕,意境美奂美伦,更爱那书中的琉璃公主,聪慧美丽,为了一份痴爱竟舍了帝王家的亲情,从此与野王神仙眷侣,携手天涯。

    好美的故事,看了只想再看,爱不释手。

    一页页的翻着,再细细读来,细细品味,更能动人的心弦。

    雪落燃了羽裳送来的沉香,室内清清淡淡的飘着那淡雅,香好怡人。

    “小姐,明儿要去梅山吗?”雪落端了一杯菊花淡茶轻轻的置在榻上的小桌上,小心翼翼地问道。

    心里一个激棱,去或不去,早就定了不是,却又为何心凉凉的冷。

    “在家里看书吧。”放弃一个约定,只留一份淡淡的友情于心头,这样的感触不会伤感,也不会痛澈心扉。

    梅山至少这几天她不会再去。

    爱情是奢侈的甜蜜,泛黄的书页中,她正为别人祝福。

    而她,是晨曦里枝头上的一只小鸟,渴望着等待着第一丝阳光的刺落。

    只要逃开了那太守的妾,她宁愿淡泊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