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替身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517字

    伊璃蜇回而行,穿过竹林,经过那山洞,漆黑间石壁上的水珠滴在白衣上,湿开了一朵花,贴在肌肤上,冰冷一片,脚下踉跄,举步唯艰。

    少了子淳的相扶,伊璃深一脚浅一脚的行在山洞中,遥遥的有一圈亮光伴着水雾,那是瀑布内的出口,却总是走不到尽头。

    突然脚下一滑,跌坐在暗湿的泥地上,竟是不小心的踩到了裙摆,崴了脚踝,泪珍珠一样的滑落,这样的鬼地方,真是不见天日。

    颓然坐在潮湿的泥泞中,满身泥水,狼狈不堪,若是雪落在身边多好,总是个伴啊,想起雪落,她一定在山下到处再找她了吧。

    隐隐听得入口处有脚步声沉沉而来,不疾不缓,是子淳吗?难道他终于追了来?

    砰砰的响声如腰鼓的闷响愈来愈近,“雪儿,我送你下山。”

    雪儿?她是谁?

    这人是在叫她吗?

    一样的沉香气息,与她的透过空气柔柔的混合在一起,冰凉的手指握住了她的,她确定他不是子淳,子淳的手总是温暖的热着。

    “你是谁?”她倏忽抽回手臂,他身上的寒意令她的牙齿打颤。

    “雪儿认得我,看来你真的不是雪儿。”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再凭添了陌生的距离。

    “雪儿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扰得伊璃的心,乱如细麻。

    “是你不配知道的美丽天使。”

    她哑然,这陌生人的话,一如利刃,狠狠地刺得她体无完肤。

    雪儿,似乎与那画也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走吧。”他拉着她的衣袖,似乎已不屑再握着她的手,一前一后,两个身影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

    洞口的那抹光越来越亮,从没有一刻,伊璃这样的向往光明。

    水帘内,她安然伫立,“谢谢”,声音里带着莫名的疏离。

    无论这人用怎样的话语伤害了他,终是他带她离了那长长的甬道,谢才礼貌。

    回首时,只有他的背影重入那暗黑的泥泞之路,黑衣如墨,墨成谜,步履优雅,神秘随风。

    “不要妄想再来这里,如果不是他,你进不来的。”他背对着她宣告着一个秘密。

    的确,伊璃是凤城人,却从不知这山深处竟有如斯美景。

    沿着崎岖回路返回至山顶,树丛间沙沙作响,还有蛇吗?她好怕。

    嫩绿的灌木丛中一黑衣人起落而至,一件斗篷拖在手掌之中,恭身而置在她的面前,低首无语。

    头顶上,一只纯白的鸽子轻轻盘旋,是信鸽吧,它的飞翔总比人要快上许多。

    伊璃俯首瞧着浑身湿透的自己,玲珑的曲线毕露,这山野之中,换衣已不可能,这一斗篷倒是解了燃眉之急。

    伊璃轻轻接过,“多谢”。

    那黑衣人却不吭声,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颗古树,随眼望去,树干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进山者死。

    怪不得这凤城的百姓都无人知晓那瀑布深处的秘密所在。

    原来这里竟是有人把守。

    冷透的玉肤在斗篷下升起无边寒意,暮春的最后一抹料峭春寒引着她快步飞跑。

    运动,可以暖身。

    山脚下,人潮已散去,络唐庙的佛香依旧浓烈,压抑着心底的冷意,伊璃来到大雄宝殿前。

    双膝向佛而屈跪,虔诚默念‘南无阿弥陀佛’,不许愿也不求签,只要一份禅心一份安宁心绪,不让那心再乱如涛。

    一支香毕,起身,天色已暗,回去吧,不然娘又要担心了。

    出了络唐庙,门前的梧桐树下,雪落正翘首等待。

    “小姐,怎么才出来,我等了你好久了。”

    “你怎知我在这里。”早跑散了的,雪落不是寻她而是在此等候她的出现,有些奇怪。

    “是彦青告诉我的,他说你呆会儿就会到了。”

    彦青,子淳的那个贴身小童。

    今天却未随她与子淳一起入山。

    “走吧。”

    “小姐,你怎么又换回了女装?”

    “没什么,不小心跌落入小溪里,湿了罩衫,就向山中的农家借了这一套衣裙。”

    “哦。那快走吧,趁着天黑,没人认得出我们。”

    她的行踪她的身份再也不是秘密了,子淳这一干人等早知了她是谁,又何必再隐瞒。

    雪儿,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那画中的女子是雪儿抑或是伊璃呢。

    为什么那黑衣的男子竟将她认作是雪儿。

    心乱乱的,子淳,她忽然怀念他的呵护,却又恼他的任她离去。

    ‘别怕’,杀了蛇后,他眸中的怜惜一直在脑海中萦绕,挥不去,也散不开。

    那怜惜,是为了雪儿,还是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