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琉璃心结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1本章字数:1131字

    紫檀木的秋千上,长春藤与淡紫的喇叭花延着秋千架细细的缠绕着,伸展向天际,嫩黄的花蕊在风中轻轻的抖颤。

    手中书页随风开开合合,沙沙作响,伊璃恍然不觉,只望着那一池碧水悠然出神。

    “小姐,裙子与斗篷已经洗好叠整齐了。”

    “包起来放在柜子里吧。”她淡淡的。

    要还吗?却不知要送到哪里去。

    棋馆?竹屋?

    都有些不妥,就收着放着吧。

    昨日一身的泥泞回到香间坊,唬了娘一跳,从未着女装离开的她着实又让娘担心了。

    那番搪塞之语骗骗雪落还可,对娘,却是骗不了的。

    那白裙的质料绝不是山野农家才会有的。

    “璃儿,你遇到了什么人吧。”娘的揣测真是一个准。

    那裙装,还有她恍惚的神情,少女怀春,情生山外。

    彼时的她与平时总是有些不一样了。

    “没什么,棋赛时的一个故人罢了,娘不用担心的。”

    娘叹了口气,幽幽道:“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千万不要背着娘,娘一定支持你。”

    娘的心倒不似那些大户人家,总想把女儿嫁的风风光光的,再光宗耀祖,也让娘家粘些贵气。

    那样的嫁娶没有爱也没有情长。

    而娘,她知道爱的不易与哀伤。

    为爱,她可以舍尽一切。

    只是她的爱,遥遥无期也无踪,看不到也望不见。

    所以,她希翼伊璃可以嫁给她所爱的人,如此,才一辈子幸福一生。

    这是奢望吗?

    有娘的祝福,有娘的执着,伊璃却犹豫了。

    雪儿,直觉那画中的女子似乎只是雪儿,而不是她。

    雪儿,仿似一个噩梦,粉碎了她的旖旎之情。

    难道这世间竟有如此相象的两人吗?

    眉间的那颗痣,绝不是她的。

    那痣,却为着那一张脸,增了别样的风情。

    黑衣人口中的雪儿,一定是那画中人了。

    “小姐,我们家小姐有请。”是琉血,欠身福了一福,这小丫头,香间坊呆得久了,也学会了妩媚惹人,眉描得浓了些,胭脂淡淡的沁染少女的馨香。

    “做什么?”

    “要请小姐指点一下她的舞了。”

    “改天吧。”今天她心情郁郁,不想见其他人。

    “我们家小姐说,有吐番运来的葡萄呢,叫小姐务必去品尝一下。”

    “好吧。”推却不了羽裳的盛意,这大白天的,去一下也无妨。

    下了秋千,看着它晃悠悠的空荡着,一左一右间闪着黯然。

    出了暖香阁,向羽裳姐姐的房间走去。

    午后的香间坊庸懒的散发着一缕浓香,那是梧桐的花香,早起的丫头拾了落花,洒在房间的每一隅,为着香间坊增添了无边春色。

    再上舷梯,才想起,自从上一次凤城棋赛那日来过之后,她已经好久未来了。

    琴萧声起,羽裳一定还在练舞,听着那萧声,她教过的那个清音丫头,吹得还真是不赖,总把她的技艺学了有六七成了。

    “姐姐,伊璃来了。”推门而入,一如从前的熟稔。

    “伊璃快来坐,伊璃好难请啊,竟请了这许久。”羽裳巧笑嫣然的迎过来。

    羽裳的身后,那方案几之后,有一男子正拨弄着手中的琴弦,听着她的声音,一边抚琴,一边抬首笑望着他,眼瞳里的惊艳现在眉梢。

    伊璃的女装总是让人惊为仙人,光华盖世,婀娜娇艳。

    那人,便是那讨人厌的姓仲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