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朦胧暗夜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2本章字数:1427字

    暗红的杨梅采了一捧又一捧,放在毡布上。

    偷眼瞧着那两个大男人一边摘一边吃着,此时的子淳看着好亲切,那份贵气混着一种常人的朴实无华,令人踏实。

    她可不敢,有虫子呢,好怕。

    摘了好些,足够吃了,蹲坐在树下歇着,突然想起,这梅林的主人怎么会任她们采摘而不管呢?从前她来的时候可不会啊。

    “伊璃也吃啊。”

    “呆会儿去小溪那边洗了再吃。”那样红红鲜鲜的梅,她看着也忍不住要吃了。

    “才摘下来的,不会有虫子的,放心吃吧。”子淳象是知道她的心思般取了一颗又红又大的,用衣袖擦了又擦,递给她。

    她接过来,看着他的袖子红了一角,象是冬日里的血色梅花,绽开着妖艳,心里盛满了甜蜜。

    吃着,浓浓的甜香伴着自然的气息怡然入脾,果真好吃。

    吃了几个,还是有些怕,怕吃坏了肚子。

    “走吧。洗了再吃更好。”

    “嗯。彦青拿一下。”

    回来溪泉边,伊璃与雪落将杨梅尽数洗了,放在帕子上,这回可以放心吃了。

    “慕容公子,怎么我们摘了许久的杨梅都没人管呢。”

    “我家公子一个月前就将这茶馆和梅林都买了下来。”

    一月前?那不是她与他棋赛相约的那天吗?

    也是那天,她对他说:一日之后,梅山再见。

    却是她伤寒失约了。

    本以为他只当一个笑话不会去的,却想不到他不止来了,连这梅山的茶与林也买了下来。

    是为了等她吗?

    有一种温暖是感动。

    偷偷的望着子淳,一份不懂的情愫暗暗滋长。

    蓦然她发现子淳的面色突然泛起潮红一片,有些奇怪。

    他象是感觉到了一样,匆忙起身,直直向她走来,面上的红色愈来愈浓,“对不起,伊璃,我忽然想起有一件要紧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先失陪了。”

    彦青望着他的主人,也急急的走过来,不待她的回答,两个人一起快步下了山。

    望着那挺直的背影,飘扬的白色衣角,子淳仿佛是一团迷,任你思来想去也猜不懂他。

    子淳,瞧他脸上的光景,象是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

    算了,随他去吧,看他急匆匆离开的样子也是为了这病了。

    脱了靴子,将一双白皙如玉的小脚浸在水中,清凉入心,心里一个冷颤,象是为子淳,也为自己。

    从前,每一次与雪落来了这梅山,一到了山顶都会这样浸足的,只是这次有了子淳在,她才不敢造次。

    默然的想着子淳刚刚的神情,有些担心,心下忐忑,一忽儿,也没了兴致。

    “走吧。”

    “小姐,这杨梅还拿着吗?”

    “拿着吧,丢在山上,可惜了。还可以吃的。”

    叫了雪落,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慢慢下了山。

    人还未到茶馆,小二已迎了出来。

    “凌小姐,我们家主人交待下来,请小姐喝了茶再走也不迟。”

    望着这小二的盛情,便坐下来歇一歇吧。

    “还泡早上那茶,可以吗?”

    “好的。你们家主人呢?”

    “早回了,连茶馆的门都没进,径直回城去了。”

    明明还玩得开开心心地,突然间他那脸色就变了。

    只希望他没事就好,等再遇了一定要问问情况,也许她还可以帮上忙的。

    却不知她真的可以帮忙,只是那样的帮忙却足以……

    依旧是那套淡绿的碧玉茶具,子淳竟有心,连茶具都留给她用了。

    茶毕,二人起身,天色不早,再不回去又来不及晚饭了。

    娘一定在等她。

    回到香间坊的时候天已暗黑,灯笼早已挂了满楼,映的人的脸红通通的。

    草草吃了饭,有些累,跟娘道了晚安,就去准备就寝了。

    雪落早准备了温热的水,卧室里热气氤氲,朦胧如染,褪尽了衣衫,踏进了那盛满水的木桶,静静的熨烫着每一寸肌肤。

    良久,起身,擦干了一头乌发,站在窗前许久,任思绪飘离,任晚风徐徐地吹着,没多久,发终于干了。

    如缎的黑发铺在鹅黄的绒被上,一天的疲累一股脑地袭来,伊璃渐渐沉沉入了梦香。

    梦里,昏昏然然的,直觉有人用锦被裹了她,抱了她满怀,在夜风里疾走,她却瘫软无力,睁不开眼也望不见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