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避世清莲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2本章字数:1105字

    门轻叩,有人来,不知是谁?

    雪落绝少叩门,总是人还未到门前,声已先至。

    这人,不是她。

    慌乱中,抚了心绪,凝然道:“进来吧。”

    门吱呀而开,是一个陌生的小丫头,伶俐的站在门边,浅笑盈盈,“小姐早”。

    “你是哪位姑娘下当差的。”不是那种妖冶的打扮,她的模样喜人,看那妆容,是个下人了。

    “奴婢是新来的,专门侍候夫人的。”

    “夫人,你是娘房下的?”娘的身边只有两个丫头常年侍候着,六七年了,从未更换过,怎么何时竟换了这么个小丫头了。

    说话倒是爽快,也不做作,只是打心眼里,伊璃不喜欢她。

    或者是她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吧。

    “是的,奴婢昨天才新来的。”

    “之蔷和之若呢?”

    “之蔷被夫人许了亲了,所以奴婢就顶了她的缺。”

    “许了谁家?”怎么她这做小姐的都不知道呢。

    “城南绸缎庄的吴家,还做正室呢,夫人真是好心。”这丫头满身心的羡慕着呢。

    “吴家?就是去年死了夫人的那家吗?”如果是,据说那吴家的娘子还为吴家留了一个血脉。

    “正是。”

    “一进门就做了后娘,唉,之蔷也未见是嫁得好了。”

    有些叹息,虽如此,还是为之蔷高兴来着,总比她被人一直逼着做妾要好上许多。

    “这已经是奴婢们前世修来的福份了,开心还来不及呢。”她说得倒是满脸的真诚。

    “你叫着什么名字?”

    “之荷。”

    “娘起的名字,是吗?”也只有娘才会起得这么雅致的名字了。

    “是的。”

    “来做什么?”进来半天了,之荷却一直没有说明来意,突然想起娘的邀约,是让伊璃去她的房间吗?

    “夫人说,她今天还有一幅画要画完,就请小姐吃了饭不必过去了。”

    什么画啊,常年累月在画的,真有那么重要吗。

    唉!随娘去吧,开心就好。

    “娘还说了什么吗?”看着之荷支支吾吾的样子,一定是还有话要说。

    “夫人请小姐吃了饭就去帐房那儿看看帐,熟悉一下帐房的事务。”

    “哦。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小姐,这柜门我帮你关了。”

    之荷说着话就走到了刚刚伊璃放着亵衣的柜子前,拾起垂在外面的衣角放进柜子里,正欲关柜门,突然惊叫,“小姐,有血迹呢。”

    她的一惊一叫,让伊璃本来已平静的心绪又被吓到了,娘怎么选了这么一个丫头来,好没深浅。

    早先对她的讨喜印象一下子消失殆尽。

    眉头一皱,“我月事来了,雪落自会打理,你下去吧。”话语间已尽是不悦了。

    望着之荷的背影悄悄离去,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她急中生智,没有让之荷起疑。

    这小丫头机灵中透露着古怪,倒是让她印象深刻。

    既然娘坚持着让她学着打理生意,那就来吧。

    多些事情做,也少了糊思乱想。

    最近,一出了这香间坊,就总有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出现在她的周遭,避着些总好吧。

    未嫁的女孩家,太抛头露面了总是不好。

    子淳,那梦就象一个魔咒,扰得她心神不安。

    逃开,避世,假若那梦是真的,那么,他只让她唾弃。

    伊璃,只做她自己。

    做那避世的清莲,出淤泥而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