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忘了自己记得你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7本章字数:3091字

    封印在夜十三脑海中最深出的记忆涌出,掀起了曾经血淋淋的伤疤,她右手捧着的魔法书第一次滑落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滴下泪水,体内的魔法元素也渐渐失控,整个人从空中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夜十三嘴角滴血的从地上爬起,带着眼眶中越来越多的泪水抵挡张玉红袭来的利爪,但此时的她神志混乱,魔法元素不能集中,被一击打中胸口,在地上滚了两圈,难以起身。

    不远处的魔法书,卡尔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帮助夜十三,原因就是他感觉身边的她已经不再是认识的她了,夜十三不再是从前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夜十三了,一切都改变了。

    此时,闻人御天的身影如同油漆一样泼在了夜十三的脑海中,无论她怎么摇头或转移注意力都挥之不去,疼得她失去了行动能力。

    张玉红抬起利爪一步步向她走来:“闻人御天杀了你后把你烧为灰烬,但翅膀是你力量的源泉,水火不侵刀剑难伤,只能封印在珠穆朗玛峰,最后是六殿下破开封印带回了魔界,把羽毛拔下赏赐给了部下,所以我们到地球人界的恶魔,都能凭着你的味道找到你的转世。”

    夜十三心头所有的疑问全明白了,脑海中的记忆也被闻人御天所占据了,卡尔渐渐消失不见,仿佛就没有这个人一般了。

    她手中没有魔法书不能吟唱魔法,但体内那根从穆尤斯身上取回的羽毛散发出了庞大的魔气,带着曾经属于她的战斗意志苏醒了过来。

    张玉红见她还埋头趴在地上,伸出利爪,稳稳一击要将她斩杀,却不料夜十三快如闪电的伸出左手抓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捏,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顺势拉住她砸在身后的树上。

    夜十三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白嫩的双手上散发出丝丝黑色的魔气,从前那双迷人可爱的杏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绿幽幽,宛如猫眼宝石一样的瞳子。

    张玉红的右手腕断裂,倒坐在地上,双腿蹬着泥土后退,惊恐的望着她:“十三殿下饶命,十三殿下饶命啊!”

    她不得不求饶,因为此时的夜十三恢复了曾经的战斗意志,虽然自身的实力只有从前的千分之一,但要杀眼前的张玉红已经足够了。

    一旁,魔法书中的卡尔心头一颤,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夜十三迷失在了从前与现在当中,她分不清是用从前那个十三天魔王的意识活下去,还是用现在转世后的夜十三意识活下去。

    “够了,你不能杀她!”

    密布蛛丝网裂痕的巨大深坑,张玉红七窍流血,四肢断裂,一对翅膀折断,奄奄一息的躺在正中间。

    但就在夜十三致命的最后一击落下时,卡尔终是从魔法书中化出真身,拦下她必杀的一击。

    夜十三微微撇头盯着他,在他的注视下再次扬起拳头向张玉红打出,卡尔瞬身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腕,盯着她猫眼宝石般的眼瞳:“你不能杀她!”

    “你要阻拦我?你知道她想要吞噬我?你竟然还要帮她!”夜十三反手挣脱开,挥手向他打去。

    卡尔抬起右手,魔法书自动飞到了手心:“你现在是夜十三,还是曾经的十三天魔王,难道你分不清现在和曾经了吗?你答应过我,当有一天你不再认识自己,你也一定会认识我的!”

    夜十三挥出的拳头微微一抖,随后又再次坚定的打在他胸口,一连串的攻击打得卡尔身影渐渐模糊,大有就此消散的样子。

    “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这话他说的好心痛,就像她已经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一样。明明两人做过约定,但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却偏偏不能实现,太叫人伤心了。

    夜十三的脑海犹如浆糊一样的混乱,她分不清现在眼前的人是谁,她还陷入在当年闻人御天一剑将她击杀的那一刻,她要用杀戮来复仇。

    卡尔真的舍不得伤害她一根头发,面对她狂风暴雨般袭来的攻击,他的抵挡渐渐没用了,结结实实的打在他本就残缺的灵魂上,使他越来越虚幻透明,最后在一拳之下化为乌有,烟消云散,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夜十三的眼前。

    就在此时,掉在地上的魔法书中飞出了一页,在地上画出一副燃烧着金色火焰的魔法阵,将魔法书吞没,化成一道流光像天边逃走。

    夜十三捏紧拳头还想要追击,但见到右手上失去的手套,突然她的脑海仿佛被人按了暂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转动。

    “就算我不记得了自己,但我依旧会记得你是卡尔!”来自心灵最深处的记忆涌向了夜十三的脑海,将闻人御天和她的身影尽数摧毁。

    曾经的一笑一眸,一言一语,卡尔一切的一切都从心灵深处涌向脑海,渐渐的,夜十三混乱的神志清醒了,她仿佛丢失了灵魂一般的环顾着四周。

    “卡尔,卡尔你在哪儿,你快出来啊,卡尔你出来好不好!”

    以夜十三为中心,周围除了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就是密密麻麻的杂草,她最重要的卡尔在她的攻击下消散了。

    她记起来了,是她亲手将卡尔那一缕缕的残魂击散了,她痛了后悔了自责了。她宁可不要知道心底的疑问,也不要这一切发生,她只想要他回到身旁。

    “魔法书飞走了,”夜十三抱着右手跪坐在地上,仿佛卡尔的残温还在她手心,望着魔法书逃走的方向,想的全是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对,不对,卡尔还没死!是魔法书带他逃走了,不然魔法书也会随他烟消云散。”

    夜十三死寂的心中闪过了一道惊雷,曾经卡尔说过他的残魂依附在魔法书上,若他死了魔法书也会燃烧成灰烬。

    “这个方向,是北方,北京,是北京,我要亲手将你找回来,我的魔法书,我的卡尔!”夜十三望着魔法书飞走的北方喃喃自语,她犯了错那么一定要弥补,伤害了他一定会加倍的对他好。

    夜十三来到深坑,从张玉红的翅膀上拿回属于她的那枚黑色羽毛,居高临下的对她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死在这里成为花草树木的养料,二……”

    “我选第二个,二,咳咳!”张玉红还没等夜十三把话说完全,她就鼓起仅有的气力做出了选择,只要能活命她做什么都愿意。

    “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夜十三扬起右手腕,左手指的指甲划破肌肤,滴出了血液在她嘴角。

    “我的血液中带着属于我的禁咒,今后你若是有丝毫的背叛违逆之心,定会将你烧的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张玉红贪婪的伸出舌头舔着夜十三滴下的血液,仿佛这是琼浆玉液一样令人着迷,而夜十三则是凝聚魔气愈合伤口。

    “你们张家在上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今后回去后好好为我做事,将整个上海所有的恶魔给我整理出来。”

    纯血统黑翼魔王的鲜血,让张玉红的伤势恢复了一丝,她趴在地上恭敬的道:“请十三殿下放下,今后我也不会和沈冰作对,一切听你安排。”

    夜十三眉头一挑,脑中细细想了一番道:“说说,你和他哥是怎么联手的?”

    “沈冰的哥哥沈炎现在是沈家的家主,他在他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在饮食中下毒,这样来要挟沈冰放下继承权背井离乡,而且这人背后的势力非常强大,至于有那些我就不知道了。”

    夜十三大致明白了,沈炎和沈冰是亲兄弟,沈炎用自己亲生父母的性命来威胁沈冰,夺走原本属于沈冰的一切,而且这一切都还是在父母都不知道的清下进行的。

    “你回去后继续和沈炎合作,不准露出马脚被他发现,仔细给我查清楚沈炎身后有哪几股势力,好好听话,今后定会让你进化为纯血统恶魔!”

    夜十三之所以这么做,还是卡尔当时拦下她的原因,因为卡尔早就想好要收服张玉红供她使唤了。

    “等我,这次换我来找你,换我来保护你了。”

    夜十三带着迫切想找到卡尔的心回到沈冰的别墅,简单的交代了张玉红战败逃走的事情,并没有吐露关于卡尔和她知道的任何事情。

    沈冰也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任何的不对劲,而且得知她是四系异能者后,更加的的看重她了。

    “你这次从南非回来,没受什么伤吧!”

    坐在客厅中沙发上的夜十三抿唇一笑,心头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了之前去南非的承诺。

    “直接说什么时候去北京,我不喜欢兜圈子,浪费时间!”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这时,站在沈冰身旁的芹沁怒视着夜十三,讨厌她的道:“不要忘记了是谁再给你开工资,你这是以下犯……”

    “闭嘴!”沈冰怒声打断她的话,撇过头凤目阴沉冰冷的瞪着她,站起身对着夜十三道:“随我到书房来细谈!”

    夜十三从沙发上起身,对芹沁的话毫不放在心上,因为她早已有离开沈冰的想法,只是一年的期限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