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虐杀三本一夫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7本章字数:3087字

    夜十三从陈振国口中,得到了想要的话,在执行任务的路上都格外的有斗志。

    “你想要大队长的位置?”慕容北泽低声询问了一句,对她刚才基地中的问话有些意外。

    “如你所说,”夜十三没有否认,正所谓是能者居之,再说她也从沈冰的态度上看出了苗头,不快些给自己找好栖身之所,那么今后的敌人中也有他的名字了。

    沈冰非常非常的看重夜十三,也正是因为这看中,所以导致了她想要离开他身边自己发展,必定会得到前所未有的阻拦,甚至他会选择宁可覆灭都不要让她离开。

    慕容北泽背着一把三棱军刺,跟在张队长后面潜行,低声道:“我们军九除了一大队和我们十三大队,其他的二大队至十二大队,分别被各个大家族的势力所占据,但第一大队是总队长没人敢对他有想法,但我们十三大队就不一样,你这样做太危险了。”

    夜十三的魔气凝聚在了指尖,已经见到了前方背着忍刀的忍者群,嘴角邪邪笑起:“富贵险中求,慕容队长不也是曾经的大队长,既然他能做到,我同样也能做到。”

    “可我小舅付出了妻儿的后果,你……”慕容北泽的话还没有说完,夜十三就纵身一跃杀向了前往的忍者。

    “居然又是你这个女人!”

    三本一夫此次带人来京城寻找上次被夺走的机密文件,没想到在这儿竟然又遇上了夜十三,让他一时间以为她就是命中的克星,自己走到哪儿,她就杀到哪儿。

    旁边的独眼龙打量了一眼夜十三:“她这身装扮已经是军九的人了,看来现在不杀她,我们是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夜十三没有魔法书在身边,不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实力,提起体内的魔气来个速战速决,不然形成了持续战,将会暴露她失去异能的状况。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面前,你就真以为你命大,这次还能再我手中逃脱?今日必斩你。”

    夜十三决意拿三本一夫的头颅来立功,不管他指挥多少忍者上前拦路,她就是要绕开盯着他一个人杀。

    “逃啊,你怎么不逃了,”夜十三邪邪上扬的嘴角看起来特别邪恶,一旁的慕容北泽心惊胆颤,仿佛在眼前的就是恶魔一样,叫他差点认错了人。

    “独眼龙,救,救我!”三本一夫在地上倒爬着喊独眼龙救他,可惜张队长挡在了独眼龙面前,不给他上前营救的机会,其他忍者上前也只不过是夜十三屠杀的羔羊而已。

    夜十三扬起覆盖浑厚魔气的拳头打下,血水飞溅到她脸上,可她没有丝毫停下的想法,依旧是一拳狠过一拳,直打得三本一夫面目全非,白森森的骨头都露在外面才罢手。

    “我还以为你是不死小强,现在不也死掉了嘛!遇见我是你的悲哀!”

    夜十三杀掉三本一夫后,翻身再向独眼龙杀去,可独眼龙在三本一夫死掉后就退意已升,立刻带着剩下的忍者遁地逃走。

    “暂时留你一命,下一次就是取你人头时!”夜十三甩着手上的血水,嘴角笑的很残忍,让几名队员对她越发的恐惧。

    张队长皱着眉头盯着她:“刚才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有机会留下独眼龙,为什么他会逃走?”

    “噢?是吗?”夜十三右手拿着手巾擦干净脸上的血水,不在意的道:“你是处在你的位置,我的位置则不能击败他,所以不要用你的那套强加在我身上。”

    夜十三说完就转身离去,不想再这个问题上和他过多的辩论,因为刚才她确实有机会留下独眼龙,但她故意没有动手。原因则很简单,那就是功劳要慢慢累积,一次比一次大才能体现她的价值。

    “队长,她太目中无人了。”

    “是啊,这人这么暴虐,现在还不停命令,今后绝对难以管教。”

    两名作战队员在张队长耳边挑拨离间,他也慢慢皱下了眉头,一时间也难以分辨出夜十三的想法。

    慕容北泽快速的跟上了夜十三的步伐,没等个身后的张队长和两名战友。

    “你这样做太冒险了,要是队长将今天的事情告诉总队长,回去后你将会受到严格的审查,而且那两名队友也是其他家族安插进来的人,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在各队伍中传开。”

    夜十三听到总队长后就想起了陈振国,她现在这么做不也是正合了他的心意嘛!既然十三大队没有一个大家族能控制,那么清洗赶紧不正好,反正今后她的队伍只能由她一人说了算。

    “无所谓了,他们想要告状就让他们告吧!走,陪我去喝一杯!”

    慕容北泽感觉自己的好意提醒没被她放在心上,只能叹息一声:“好吧!”

    夜十三没有问他们慕容家是否也想掌控十三大队,但慕容队长死去了,暗想他们这个家族一时间也找不到上位的人,所以也没有问,毕竟二大队的副总队长也是他们慕容家的人,这已经够强大了。

    天上人间,夜十三和慕容北泽坐在角落的位置干着杯,桌子上也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空瓶子,两人都喝得醉醺醺的。

    夜十三右手撑着桌面,捧起红彤彤发烫的脸蛋:“你知道城南外的孔家大院吧!他们是什么来头,怎么里面全是超强的古武者。”

    慕容北泽趴在桌子上,左手提着一串葡萄往嘴里喂,可每每都擦过嘴边咬了一抹空气。

    “孔家啊,咋能不提孔家嘛!”他突然没好气的把手中的葡萄仍在桌子上,身子后仰直立起来,指着胸口道:“一说到他们我胸口就疼。”

    夜十三并没有真正的喝醉,端起酒杯小酌一口:“你整天都乐嘻嘻,还有什么痛的,说说看,让我给你分忧。”

    慕容北泽神情悲愤,本就脸面赤红,现在更是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我与孔慈青梅竹马,我爷爷强行把我们分开,强行让我和闻人木咛订婚,你知道我将要娶一个不爱的女人,这心有多痛嘛!”

    说起孔慈,夜十三想到了当时在孔家大院一楼见到的那个小姑娘,确实长得乖巧迷人,最主要的是还保存着一颗童心,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不过说到这儿,夜十三来了注意,为什么就不能利用慕容北泽拿到魔法书呐!这样一想,立马脑海中就出现了后续的安排。

    “是你!”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夜十三的思考,只见闻人浪涛下巴无毛,夹着双腿,带着三名保镖前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可让人家找的好苦呀,今晚定要一报血仇!”闻人浪涛扯着母鸡的嗓子尖吼,手指呈兰花指着两人:“给人家打,将他们全部打死。”

    夜十三一阵倒胃,差点就没控制住吐出来,但此时根本就不用她出手。旁边喝醉加上提起了伤心事的慕容北泽,提起酒瓶子扑上前和三个保镖打起来。

    “王八犊子,让你打扰我的雅兴,让你犯贱!”

    慕容北泽放到了三个保镖,又挥拳打到了闻人浪涛脸上,狠狠的揍,直打得他不成人形,吸气多出气少才住手。

    夜十三脸上挂着阴谋的笑容把慕容北泽拉走,暗暗高兴等闻人浪涛多时了,他也不负所望的来到了这儿,开启了一个故事的开头。

    第二天,夜十三在军九基地中修炼,张队长则是敲开了她的门,沉声道:“总队长找你,去他办公室见他。”

    夜十三理了理脑后的马尾,从他脸上这幅阴沉沉的表情就已经看出来了答案,也没有询问的必要了。

    “咚!”

    “总队长!”夜十三在门外深吸了口气进来,当然这不是做好心理准备被询问,或受罚,而是面对这个超强的高手,心里还是有压力的。

    陈振国没有喊她坐,也没有理会她,依旧是看着手中的文件出神,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在沈冰手下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的不正常之处?”

    “沈冰?”夜十三没有反应过来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过随后就想到了,沈冰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她加入军九,那么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倒是没有,一切都很正常,每天都按时上班下班,从来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从来没有!”陈振国轻声道,心头却想到的正是因为这太过正常,才显得不正常,看来沈冰并不像表面那样简单平静。

    “今晚上和我一起去吃个饭。”陈振国又看着手中的文建道,因为这文件上面不是什么机密,而是夜十三的素描像。

    “啊?你要潜我?”夜十三想到了曾经打工的时候,那些老板就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不过全都被她拒绝了,然后第二天她就被炒鱿鱼了。

    “呵!”陈振国被她的回答逗乐了:“去我一个老战友家吃饭,你别乱想,我孙女都和你差不多大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夜十三一时尴尬,暗道这不还是因为社会风气影响的。

    “总队长,还有什么事吗?”

    陈振国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喝了口道:“十三大队的事情,你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