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爱的呼唤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7本章字数:3114字

    夜十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一直想不通,陈振国带她去和他的老战友吃饭做什么。

    这时,恰好慕容北泽进了来,拉着他问。

    “北泽,一般总队长口中的老战友是谁呢?你认识吗?”夜十三想,他们这些大家族子弟,应该对这些事情了解一些的才对。

    慕容北泽的一双桃花眼盯着天花板,抬起左手摸着下巴:“嗯,总队长这个级别的战友还真不多,不是牺牲了就是寿终正寝,我想想啊!”

    “你倒是快说啊!”夜十三急不可耐的道。

    “应该是孔老吧!要不就是我爷爷,闻人老头,总队长活着的老战友也就这三个了。”

    “我靠!”夜十三瞬间明白今晚要去哪儿吃饭了,因为她前几天才刚从孔家逃出来,绝对是孔家派人在寻找她,所以总队长得到消息了。

    夜十三赶紧打开门办公室的门,准备逃离,可脚步刚刚跨出门,只见陈振国带着一名警卫员站在门外,她立刻脸上堆起了难看的笑容。

    “总队长,什么风把你给你吹来了,我这办公室太小,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啊!”

    “总队长好!”慕容北泽也赶紧恭敬的道。

    陈振国瞟了两人一眼,嘴角抽笑起:“恰好路过这儿,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和我同车一起走,北泽也来吧!”

    夜十三的内心悬起来了,现在再想要逃跑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过佛主的手心啊。

    不过她反转一想,总队长没有询问她到孔家的原因,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登门谢罪了,暗道他还真看重她这个全系异能者。

    警卫员开着车,慕容北泽在副驾驶,夜十三和陈振国坐在后排,她道:“那个总队长啊,能不能求你个事儿!”

    “嗯?”陈振国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想要拿回你的东西!”

    “对对对,知我者总队长。”夜十三神情一震,暗道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他的鹰眼:“当时我在上海与恶魔交手,最后我身受重伤,我的书为了护我能量暴走,飞到了孔家大院,我当时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陈振国相信她也是想拿回东西,不然当时也不会仅仅只是将叶文婷打晕了。

    坐在前排的慕容北泽听到两人的谈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夜十三已经潜进过孔家一次,难怪她上次还要向他打听。

    车子停下,夜十三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在陈振国身后,当跨进孔家大门的时候,只见一排排人,几十双眼睛齐齐放在她身上。而这些目光中有疑惑,有激动,各不相同,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唉!振国,每次见到你都要感叹岁月的流失!你看我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你还是中年模样,看来最后也是你陪我走完最后一程了。”

    孔毅不得不感叹,他不会古武和异能,完完全全的普通人撑到现在,而陈振国犹豫是SSS级的终极异能者,再多活个百八十年都不成问题。

    “大家都是一把老骨头,还分什么你我,这不,今天就带属下前来赔罪,她新人,不懂规矩。”

    夜十三不知道陈振国带她来这儿的真正目的,还真以为是带她来赔罪的,连忙对着叶文婷道歉。

    然而叶文婷是从她进门到现在,视线就全部放在她身上一刻都移不开,仿佛要将从前二十多年的时光全部弥补回来一般,那双眼框渐渐的流出了珠子。

    “淮……”

    “文婷!”孔黎开口打断她的话,现在还不能肯定结果,所以不能暴漏出来。

    夜十三则是起疑心了,眼前这个叶文婷上次见到她就是这种眼神,也是叫淮柔,现在同样如此,难道她认错了人?

    夜十三觉得不对,环视一圈周围所有人对她的目光,渐渐的发现其中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孔老,上次小辈夜闯孔家多有冒犯,还请看在我是为了取回书籍的份上,原谅我一次。”

    “书?”孔毅想到了前段时间孔慈在花园内捡到的书,莫非她口中的书就是这个了。

    “文婷,带孔慈出来。”

    叶文婷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大厅。

    夜十三送了口气,只要她能拿回魔法书,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都不再重要,因为卡尔才是她心头最重要的人。

    但当孔慈抱着魔法书下楼后,一眼就见到了夜十三,从她眼中见到了想要拿走魔法书的迫切,顿时就不干了。

    “这本书是我的,是我拿到的就是我的,谁也不给!”

    卡尔就在眼前,夜十三已经按耐不住体内的激动,要不是大厅中这么多人,她早就上去抢了。

    “总队长,这本书是我的武器,我现在来取书也是物归原主,还请不要拦我!”

    夜十三此话一出无疑是告诉所有人,这东西是我,你们这么做就是小偷的行为,现在她宁可用强也要将东西拿出回来。

    孔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口水无凭,换个人来说这本书是他的就是他的吗?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

    “孔黎!”叶文婷爱女心切,她可不管夜十三是不是真正她失散多年的女儿,反正在她见到夜十三脖子上梅花形的胎记时,一颗心就已经认定是她了。

    “淮,她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有错吗?你看看你把孔慈娇惯成什么模样了,就算是捡到了东西也应该物归原主,况且孔慈还是抢了她……”叶文婷最后的一句话说不下去了,害怕说出来夜十三会责怪她,翻脸走人。

    夜十三嗤之以鼻的讥笑起来,一双杏眼闪着阴沉沉的寒光,扫过场中孔家所有的人,最后停留在孔黎的身上。

    “证据,行!我给你,敢问你们在场有谁能打开这本书,有吗?”她最后厉声道,浑身杀意四伏,大有绽放魔气开战的气势。

    孔毅捧着茶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一双年老有些浑浊的双眼夜十三的表现尽收眼底,突然他觉得,要是眼前女子若是男儿,再真是他的后辈,那他是死也值得了。

    现在的孔家陷入了青黄不接的地步,大儿子孔黎的大女儿出生不到一个月就丢失,后生个小女儿又一直保持着一颗童心,小儿子一生不娶,远出国门建立了佣兵团,常年不回来,叫他这个老头子是操碎了心。

    叶文婷嗅到了场中的火药味,赶紧扑倒夜十三面前拉着她的纤手,带着无比的疼爱道:“不要生气,这本书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任何人都不能抢走!”

    然而,夜十三的内心却不解了,心道眼前这个美妇先是认错了人,现在又对她这么好,难道是有什么阴谋不成!

    孔慈听到她妈妈帮外人要枪她的东西,这颗小心就疼的不得了,躲在孔黎的身后泪眼蒙蒙的道:“爸,这本书是我的,我不要给她,我不要!”

    夜十三拉开身上的叶文婷,上前三步,而孔黎身旁的侍卫也随着她的脚步在移动。

    “将书给我,我来证明我才是真正的主人,而不是捡到东西不还的小偷。”

    “你才是小偷,书要是你的怎么会自己逃走,分明就不是你的,你在撒谎!”孔慈依旧紧紧抱着魔法书,但她这一句话说道了夜十三的心痛之处,叫她瞬间红了眼眶。

    当有一天我不认识自己,但我一定会认识你是卡尔。这一段话再次从夜十三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她好内疚好心痛,如果不是她,卡尔也不会再次受伤了。

    慕容北泽见她突然红了眼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上前帮忙:“孔慈,把书给十三吧!上次也是她救了我的命,算我求你了。”

    孔慈眼巴巴的盯着他,渐渐晶莹剔透的珠子就顺着眼眶落下,撇起了小嘴:“你帮她都不帮我,我讨厌你,讨厌你!”

    叶文婷快步的上前,抬起双手就抓住魔法书,从孔慈怀中抢了过来,立刻反手递到夜十三的手中。

    孔慈一下就哭的撕心裂肺,因为这是妈妈从她怀中抢走,这一下可伤的不轻。

    夜十三接住魔法书后,左手轻轻抚摸书面上的五芒星,眼中的泪水如同段了线的珠子,颗颗滴在金色的火元素宝石上面。

    她来自灵魂的轻声呼唤卡尔,可是魔法书没有丝毫的回音,她不信卡尔不理她,明明两人就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他一定还在生气。

    对的,他在生气!

    夜十三抬起左手,冰雷火三颗元素法球分别在大指姆,食指,中指尖旋转,魔法书上的金色火焰宝石和蓝色冰宝石绽放出强大的魔力,随即带着从前那拖着长长尾巴的星星翻看。

    夜十三再次在心灵中呼唤卡尔,可惜卡尔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回应,仿佛他已经从魔法书中消散了一样。

    一次呼唤不行就两次,三次,十次,百次,夜十三拼尽体内的魔法元素来呼唤卡尔,可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夜十三透支了体内的魔法元素继续呼唤卡尔,但实在是支撑不住魔法元素的枯竭,口喷鲜血,双腿一软,步步倒退向后倒去。

    然而就在这时……

    魔法书中一缕金焰飞出化成一道火墙,一头银发,穿着一身英伦风格小西装的高大男子,及时的将夜十三抱在了怀中。

    “真是麻烦的女人!”

    “卡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