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女郎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5本章字数:2893字

    咖啡厅里唯一的一张可以吸烟的桌子,紫伊优雅的以长指将雪茄送到了唇边,玫瑰色的打火机倏的一亮,也映着她精致的五官格外的清晰,那双眸子就仿佛润染了一层雾,让她仿如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一样。

    她在等待相亲。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红唇轻启,一个个的烟圈把她掩映在迷幻的氛围中,她已经整整坐了有一个小时了,烦躁感一直都在攀升,可她知道,她必须要把自己嫁了。

    咖啡厅的门又一次的打开,也吸引着她的目光悄然望过去,一对五十多岁的中年夫妇走进了她的视野,看看手中的烟,以及周身的烟雾,紫伊没有动,依然漫不经心的吸着烟,然后看着两个人缓步走向她,眸光中都是挑剔的意味。

    女人吸烟真的很不堪吗?

    她不觉得,喜欢就好了。

    她知道风鸣鹤的传闻,不近女色的程度是绝无仅有的,他的公司从高层经理到普通员工,清一色的都是男人。

    呵呵,也许,就如传闻所说,他就是一个同志。

    所以,他缺席了这一场相亲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由他的父母来代为相亲这可就不在情理之中了。

    越来越近了,紫伊将已经烧到手指的烟头抛进了盛着水的烟灰缸,看着烟头落下的弧度,再听着烟头落在水中时的‘嘶嘶’声,她就象是一个瘾君子般的恋恋不舍。

    烟在某些时候,其实是好东西。

    “请问,杨小姐是吗?”走过来的夫妇中女子先开了口。

    她一笑,风家的家长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呢,早就把她的祖宗八代性情嗜好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吧,这一句,倒是有些做作了,“是的,我是杨紫伊。”

    “风庆宇。”

    “倪凤娟。”

    听了她的话两个人一一的报上姓名,语气中都是傲然的味道。

    紫伊的唇角继续的扬起笑,仿佛才反应过来似的站起来,“伯父伯母好。”

    她想要行个礼来着,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浑身的傲气她就是不喜欢。

    “坐吧。”倪凤娟终于带了点慈祥的味道说道,这才是她应该有的表情和口气吧。

    “谢谢。”她淡远而疏离,从容坐下,那样子一点也不象是来相亲的,倒好象是来谈判的一样。

    “紫伊,鸣鹤他突然间公司有事,所以来不了,怕你等得急了,便派了我们两个老家伙过来,你不介意吧?”

    她摇摇头,“伯父伯母来一样的。”

    “那就好,既然杨小姐这么开通,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似乎是觉察出了她的不耐烦,又是倪凤娟先开了口。

    “伯母请说。”她依旧优雅而笑语。

    “紫伊,你若是愿意,明天我就把你安排到公司上班。”

    她一怔,直言道:“不是结婚吗?”

    “这个……”风庆宇咳了一声象是在犹疑着要不要说。

    “伯父,你说吧,我不会在意的。”来之前就什么都想到了,连他可能是同志她都可以接受,更别说是其它的了。

    “哦,我怕鸣鹤不能参加婚礼,到时候,会……会给杨小姐带来困扰。”

    原来,是为了这个,又是一笑,“没关系,我不要婚礼,可我,必须要有结婚证。”

    最恨的就是做人家的情人,所以,她宁愿要一个没有爱的婚姻,即使,是了无生气的城中的城……

    风庆宇与倪凤娟先是一怔,然后相视的看了一眼,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决定,却也同时的点了点头,“好。”

    “OK,办好了通知我,我会去风氏上班,到时候,还请伯父伯母多多关照。”她现在,既将就要是面前这对夫妇的儿媳妇了吧,所以,就虚假的客套一下,也算是对长辈的尊敬吧。

    一场相亲,从头到尾,不过五分钟就谈完了所有的正事,甚至,风庆宇和倪凤娟面前的咖啡都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紫伊就告辞离开了。

    客套归客套,她并不愿意与不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

    风家的老两口不喜欢她,她知道。

    走出咖啡厅,她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任凭那老两口在她的背后冷盯着她的背影,她习惯了那样的目光,她无所谓。

    咖啡厅外,阳光真好,轻盈的走在人行横道上,口中还是咖啡苦涩的味道,她不喜欢加糖的咖啡,她喜欢真实,可这世上,真实却往往都是最为残酷的。

    隔天上午,紫伊睡得正香,床头桌上的手机赫然响起,也惊醒了她,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喂,你好,哪位?”

    “杨小姐,是吗?”

    “是的。”她在慢慢清醒,可听着这人的声音并不熟悉,很少人知道她这个电话的,她觉得有些奇怪。

    “杨小姐,你的快件,如果你在家,请开门。”

    快件?

    她想不出会有谁会给她寄东西。

    不过,好奇心让她慢腾腾的穿好了外套走出去开了门,再签收,一个米黄色的快递袋子就落入了她的手中。

    随手关上门,一边走向卧室准备继续睡觉一边撕着那快递上面的撕开口。

    打开。

    一本结婚证落入眸中。

    她一怔,想不到风家的老两口竟是这么快。

    是了,看着结婚证上已经三十五岁‘高龄’的风鸣鹤,老人家的急便也正常了吧。

    她一直以为风鸣鹤是个老掉渣的老男人,所以,一直拒绝去看他的照片,可此刻看到了,她才发现她错了。

    那一张男人脸,有着的不止是成熟的味道,居然,还多了一份帅气。

    手指狠狠的戮在相片中他的额头上,她笑着道:“别爱上我,否则,你会后悔。”

    因为,她不爱他。

    快速的洗漱,更衣,然后坐在客厅里拿起了电话,很熟悉的一个电话号码,她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可,这却是她生平第二次打过去。

    第一次是为了妈妈。

    这第二次也是为了妈妈。

    电话接通了,也不待对方说话,她便道:“如你的愿,我嫁了风鸣鹤了,没有婚礼,只有结婚证,从明天开始我就去风氏上班,我妈就交给你了。”说完,杨紫伊“嘭”的就挂断了电话。

    她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看着才放下去的电话她想对方一定会打回来的,果然,这念头一起,她的电话就响了,瞟了一眼来电显示,杨紫伊轻轻一笑,随手就扯下了电话上的电话线,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她不会嫁,一辈子都不会嫁。

    不过,现在这样也好,嫁一个与她一样不会有爱的男人也好,这样,两不相欠,两不伤害。

    那天下午,紫伊去了商场,买了两套绝对古板的套装,再配上一付宽边的黑色眼镜,一双黑色高根鞋,当她站在镜子前满意的不住点头的时候,身后的售货员却是在摇头,淡然一笑,她愿意如此,与别人何干。

    清晨,从空调被里钻出来,紫伊便动作迅速的收拾好了自己,很快就身着一身蓝色套装赶往风氏的大厦。

    没有车,那便挤公交。

    无视所有人的品头论足,就那么的走进风氏的大厦。

    “小姐,请问你找谁?”守门的保安立刻拦住了她。

    扬手拿下鼻梁上的眼镜,她这难看的眼镜是要给风鸣鹤看的,可不是给这保安看的,她还想要进去呢,“我是风太太。”

    “你……你说什么?”

    “让开,我是风太太,风鸣鹤太太。”说完,她直接越过保安就走向大厦的大堂。

    “你……站住。”保安呆了一呆,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要追上她,这女人仿佛会变脸一样,戴上眼镜和摘下眼镜的一张脸分明就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柔美,一个是老气横秋。

    紫伊笑望着电梯外飞跑而来的保安,手指优雅的按下大厦顶楼的楼层按键,风鸣鹤,她来了,她要把他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这就是她嫁到风家的任务,至于这场婚姻能走多远她不在意,一点都不在意。

    “叮……”电梯停了,紫伊重新戴上那只眼镜,眼前的一切立刻就着了一层色,淡淡的水色。

    风氏果然是风氏,不止是一楼的大堂富丽堂皇,就连这风鸣鹤的专属楼层也布置的极为典雅,虽然只有黑白两色,却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赏心悦目,想不到,她‘老公’的品味倒是不错。

    也不敲门,直接就推开了厚重的玻璃门,门里是风鸣鹤的秘书办公室,办公桌前果然坐着一个男人,从她走进风氏之后倒是真的没有看到一个女人,此时,她甚至在想是不是连打扫卫生的也是男人?

    径直的走向那个秘书,一伸手就抢下了他手中的笔,然后不客气的道:“先生,你被辞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