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寂寞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33字

    可这儿,是她自愿的,她宁愿放弃APYL的行政总监不做而来做他的秘书,他真的想不通她是为什么。

    在T市,她几乎没有与什么人往来过,除了上班就是上班,他查不出她的目的是为什么,难道,就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钱?

    可她这模样,妈妈应该是看走眼了吧,妈妈一向喜欢找一些看起来妩媚漂亮有胸无大脑的女人来勾`引他,可这女人的外貌,真的是差到了极点,半点女人味都没有,有的,是女强人的味道,那味道落在男人的身上是成熟是迷人,落在女人的身上就是孤单是寂寞。

    两个小时,所有的议题全部敲定,不过,这多亏了紫伊带给他的会谈资料,居然比他自己整理的还要完整,甚至于在重点部分还特别的用彩笔勾画了出来,让他看上去一目了然,也节省了他大半的时间用到思考和与客人的周旋之中了,这一次接的大单子,说实话,紫伊有很大的功劳。

    从酒店出来,风鸣鹤已经不把她当女人看待了,倒是真的当成自己的一个助手看待了,“一起去吃个午餐吧。”

    她习惯性的推推眼镜,“下班了,请老婆吃饭天经地义,OK,我答应你,不过,我不喜欢吃西餐。”胃不好,她不喜欢吃牛排之类的,自从回到T市,她爱上了中餐。

    他点点头,刚刚签好的订单带给他的是几亿元的利润,只是一顿中餐罢了,不过,对于老婆这个称呼他很感冒,“杨紫伊,结婚证是我爸妈还有你的一厢情愿,跟我无关,我没去过民政局,所以,那个婚我可以不承认。”

    她一笑,早就知道他会这样说,“随你喽,不过法律意义上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公。”下班时间,她爱咋说就咋说,看到他不爽她就很开心,想到昨天晚上差点被他吃了,她想砍他的心都有了。

    风鸣鹤一皱眉头,却拿她半点办法也没有,除了嘴上说他是她老公以外,她却并没有让他履行做老公的义务,比如上`床,她看到床上的他也没有半点反应,想起这个,还有昨晚上那个女人见到他时的反应,他的眉头又一皱,难道,除了父母派来的女人以外,真的就没有女人对他有感觉了吗?

    这是紫伊与风鸣鹤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她很满意,在做了他的秘书第二天之际就有被他请吃饭的荣幸,这也许是接近他的女人中绝无仅有的吧。

    坐在餐桌前,服务员递上了菜单,紫伊不客气的就点起了菜,跟他客气没必要,吃好吃坏都是吃了,她决定好好的大吃一顿,她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胃。

    听她熟练的点了菜,风鸣鹤干脆放下手中的另一份菜谱由她点了,对这些菜式她倒是瞒清楚的,她知道她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甚至于她点的一些菜还是他也喜欢吃的,“杨紫伊,你倒是蛮了解我的。”

    “不需要了解,你妈给我的清单上写得清清楚楚,不过,你别以为我是想要讨你开心,我只是可怜你的胃罢了,总是吃一些没营养的东西。”她一向过目不忘,所以,倪凤娟给她的他喜欢吃的菜谱她只看了一眼就几乎全部记在脑子里了。

    “那是我的事。”他的胃跟她无关吧。

    “下了班就是我的事了,记住,你是我老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忽略对方的存在,可是在一起的时候,麻烦你正式一下你的身份,不然,你很有可能进入年度最佳烂人老公的行列。”

    他耸耸肩,“随便你,那到时我谢谢你休了我。”

    “呵呵,你别说,我倒是真的想要休了你,只要休了,那风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是我的了,你说,我多划算。”她忽的贴近他的脸,笑容满面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可是,我却是万不会休了你的,除非,你有本事休了我,不过,这个几率更小,因为,我与你爸你妈的协议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如果风家反悔,会给我百分之五十的风氏股份,到时候我再去收购点散股,你说风氏是不是就要易名成杨氏了呢?”

    风鸣鹤只觉身前身后冷风嗖嗖的吹着,他爸他妈一定是被这女人利用了,可是,制约着他不离婚的同时,那纸协议还写得清清楚楚,那就是在他被她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之前,那所有的协议都不成立。

    呵呵的一笑,就凭她,他男人的分身绝对与她无关……

    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接到倪凤娟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电话号码,紫伊真的很不想接。

    可是,那一直响个不停的铃声却不停的催促着她,接吧,总也是她名义上的婆婆。

    “阿姨,你好。”

    “紫伊呀,结婚证都领了,怎么也要改口了吧。”

    即使没有看到倪凤娟,可是听着话筒里的声音都象是带着眉开眼笑的,张了张唇,可她还是叫不出口,“好,下次就改口。”

    “那就晚上吧,今晚上你爸的生日,鸣鹤也会回来,你也来吧,咱们家也团圆一次。”倪凤娟热烈的提议着,“紫伊,不要跟我说你没时间,我可知道你晚上从来都是乖乖的不出门的。”

    她听着,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天天晚上都是出门的,只是换了一副妆容一份扮相出去罢了,所以,倪凤娟并不知道经常光顾蓝调酒吧的那个女子是她,听倪凤娟如此热烈的声音,她若是拒绝就真的有些不好了,“好,下了班我就过去。”

    “坐鸣鹤的车吧,这样快些,妈想见你。”

    “这个……”她不确定风鸣鹤会载她,那男人,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很难琢磨。

    “就这么说定了,他要是不载你,看晚上回来妈怎么收拾他,紫伊,什么也不用带,你人来就好了。”

    “好的。”她轻快的答应了,却知道既是风庆宇的生日不带礼物真的不好。

    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就要到了,急忙的整理着桌上的物品,还有风鸣鹤明天和后天的行程,她喜欢提前两天把事情安排妥当,这样,即使是遇到什么急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收拾好了一切,下班的时间刚刚好,拿着明后天的行程表例行公事的敲了敲风鸣鹤办公室的门。

    “进来。”

    他现在的态度已经好些了,至少不再是把她当成敌人般的语气。

    “总裁,这是明天和后天的行程表,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我想下班了。”

    风鸣鹤舒服的往大班椅上靠了靠,然后举眸看了她一眼,“不用一起离开吗?”

    “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他既是这样问,那自然就是允许她下班了。

    “杨紫伊,你倒是会装,既是想坐我的车就直说好了,不必绕到我妈那里,那多麻烦。”

    她轻笑转首,“我不知道倪阿姨是怎么对你说的,可我,从来没想过要坐你的车,倒是你叫住我告诉我你妈的决定,可那些,与我无关,我这个人,除了我的份内事以外,其它的人和话语对我从来都是油盐不进的,风先生请放心,你的车我是不会踏上半步的,除非,是你求我。”

    说完,她转身走人,陡留一抹纤瘦的背影落在风鸣鹤的眸中,刹那间,竟与他记忆里的另一道影子重叠在一起,竟是,那么的象……

    不可能的,杨紫伊怎么可能是那个一脸浓浓烟薰妆的女人呢,不是,绝对的不是。

    风鸣鹤摇摇头,这才埋首在桌子上的一叠文件中,如果不是风庆宇今天的生日,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回去的,那个家,与他,什么也不是,若不是风庆宇和倪凤娟生了他,也许一辈子他都不想与他们再说一句话。

    紫伊离开了风氏,只是想要买一件礼物,随便的买了一条领带,她与风家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所有的不过是表面上的契约关系罢了,却都是相互制约着的。

    买好了领带便跳上了公车,风家的别墅在T市的外环,主要是因为那里有山有水,环境好且安静,可是,却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那个地段的别墅住着的都是有钱人,所以,根本就没有公车直达,紫伊到了距离那里最近的一站就下了车,可是走着走着,夜里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雨滴,也不甚在意,只想着是小雨,可不过眨眼的功夫,雨便如珠子一样的大滴滴的落下,顷刻间就淋湿了她。

    真想回头,可是,她已经答应倪凤娟了,她从不是一个答应了而不做的人,更不想要迟到,那便奔跑在雨中,只想着尽快到了风家,也就解放了。

    “嘀嘀……”汽车喇叭在身后响起,紫伊向路边移去,却是有些皱眉,她明明已经很靠边上了,这汽车为什么那么张扬的让她再让路呢,气恼的回头,却被车灯刺着眼睛有些睁不开,慢慢的才在那斜斜的雨丝里看到了正款款摇下的车窗,紧跟着一道男子的声音传来,“上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