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怜惜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36字

    “以后,不可以这样说走就走。”就那么霸道的宣告,仿佛,她就是他的什么人。

    “风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与你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我对你,没有兴趣。”

    “可我有,衣小姐,你挑起了我对你浓厚的兴趣,在我没有对你失去兴趣之前,你不可以对我说‘不’。”他说完,薄唇就那般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落了下来。

    五彩的霓虹,再加上风鸣鹤魅惑的气息,紫伊忘记了躲闪,只任由着男人的唇舌欺入她的口中……

    有种晕眩的感觉,这一次的吻不同于在男洗手间的那一次,风鸣鹤的吻很轻很轻,就仿佛是一片羽毛般的落在她的唇上,轻触间,一股怜惜的意味瞬间漾在紫伊的心间,那意味竟是那么的清晰,让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想去感受他带给她的这份怜惜与温存。

    舌,随着轻吻而轻巧的探入了她的口中,他还是柔柔的,那一点也不象是他的作风,口齿间泛起了甜蜜和烟草的味道,那是他口中的味道,他就那么辗转的吻着她,丝毫也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紫伊的大脑被他的温存润染的只剩下了空白,她完全的不会了思考,从不知道男人吻女人居然可以这样的美,那种感觉真的是怪怪的。

    良久,就在她以为呼吸都要被他吸走了的时候,他这才缓缓的松开了她的唇,眼睛对着眼睛,他轻声说道:“衣儿,你是洛儿送给我的礼物,是不是?”

    洛儿,又是洛儿。

    她摇摇头,迷惘的看着他,人也彻底的清醒了,“对不起,风先生,我不认识洛儿。”

    “可你喜欢坐她从前最喜欢坐的位置,你也喜欢烟薰妆和鱼尾裙,衣儿,做我的女人吧。”

    她傻住,她不是已经住在他的公寓了吗?

    而且,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现在,他居然又要招惹另一个她。

    这算什么?

    她不要做他的女人。

    不然,她真的身份只有了怪异。

    “风先生,我要的,你给不起,所以,你不适合我。”她试着从他的身上站起来,可他的手却是紧紧的箍着她的腰,不给她起身离开的机会。

    “你想要什么?”他扬眉问道,眼睛里竟是带着些许的希翼,他似乎,真的是对自己认真了。

    “我不喜欢做别人的情人,我要的是婚姻,我想,风先生你根本给不起,所以,我们之间真的就只适合做朋友。”

    “婚姻?”他单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两个字似乎是触痛了他,是的,他与杨紫伊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所以,他再也无法给面前的这个女人什么婚姻。

    看着他轻皱的眉,紫伊突然间有种负罪感,也许,他也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只是,他还沉浸在那个叫做洛儿的女人的世界里而没有清醒过来,而她,早就堪破了红尘。

    这个世界,真的有爱吗?

    可她从他的眼睛里分明就是看到了,他爱洛儿,很爱很爱。

    紫伊只觉自己的世界很乱,她与风鸣鹤的两重关系让她真的困惑了。

    很晚才睡去,清晨是被闹钟惊醒的,一骨碌就爬了起来,还是有些不习惯风鸣鹤的公寓,不过,她却不怕与他之间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因为,各自的房间里都有卫生间。

    换好了衣服背着背包走出去的时候,“嘭”,她撞在了风鸣鹤的身上,“鸣鹤,你……”

    风鸣鹤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我在等你。”

    “有事吗?”

    “是的。”

    原来,他不是单纯的要载她去上班,“走吧。”也不客气,越过他直奔大门而去。

    “等等。”风鸣鹤叫住她,“紫伊,白天帮我接待一下欧阳先生,可好?”

    “欧阳先生?是谁?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她现在是真正的紫伊的身份,这个身份的她是不应该认识欧阳飞的,或者,也是欧阳威。

    “哦,是我的一个发小,才从首尔回来,我今天有些事不能陪他,所以,就要麻烦你这个秘书去招呼他一下了。”

    她昨晚上就在等欧阳威,却不想,原来,她根本不必再等,只要等着今天天亮就又有他的消息了,没有谁比她更愿意接这项差事的了,“好的,要接送吗?还有,他住在哪家酒店?”

    “不用,他上午会到公司,你到我的办公桌上找到我与他合作的项目与他直接接洽就可以了。”

    怪不得星期六的时候他就要求她取消了星期一上午所有的行程,原来,是为了要接见欧阳威。

    紫伊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能和欧阳威正面接触这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好的,鸣鹤,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做好份内的工作。”

    “紫伊,我与欧阳先生所牵涉到的合作内容与风氏无关,所以,请你一定要保密。”

    “哦。”她有些讶异,想不到风鸣鹤竟是这么的信任她,只是,她很奇怪,既是一项保密的工程,为何,他不亲自出马?“鸣鹤,那你呢?”

    “我送你到公司大厦前,我今天有件突发的急事着赶着去处理,可能一整天也回不来,公司若是有急事记得打我电话。”

    “好的。”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可看着他眉宇间那份仿佛化也化不开的淡淡的焦虑,也许,他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不能让她知晓的麻烦。

    他不说,那她,也便不问吧。

    她与他,本就是两块冰,遇到一起,只应是北极……

    “欧阳先生,你好。”推推眼镜,紫伊迎向已经赶来风氏的欧阳飞。

    “杨小姐,你好。”欧阳飞先是客气的与她握了握手,随即一点也不掩饰的上下扫视了她一番,“杨小姐绝对是白领中的白领。”

    紫依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语气中那份几乎不易觉察的淡淡的嘲讽的味道,“秘书罢了,欧阳先生抬爱了。”

    握着她手的手突的一紧,同时,欧阳飞贴近了她的身体,语带暧`昧的道:“杨小姐,你身上真香。”

    那字眼,让紫伊浑身一颤,她是真的不喜欢欧阳飞如此的语气,可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吧,挑了挑眉,她淡淡道:“有吗?”

    “嗯,一股皂角的香,很清淡的味道,杨小姐平时沐浴一定是不用沐浴乳而是用香皂之类的,是不是?”

    紫伊一怔,想不到他说得这么的准确,她的确不喜欢用沐浴乳,“欧阳先生是研究女性化妆品的吧?”

    “正是,我旗下有六间化妆品店,不过,我觉得杨小姐身上的这股淡淡的皂角香我好象在哪里闻到过,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

    难道他是想起了前天夜里的那个她吗?

    稳了稳心神,紫伊从容道:“用同一个牌子的人这世上比比皆是,欧阳先生太敏感了,走吧,请随我去会客室。”不想再与他继续讨论那比较私人的话题,什么事都是循序渐进的,一口吃个胖子绝对会被噎着的。

    顶楼的小型会客室,大理石的方桌面上甚至可以映出人的影子来,欧阳飞熟练的将电脑放在了桌面上,“杨小姐知道今天要与我所谈的项目吧。”

    “知道。”早上一来,她便已经大概的浏览了一下风鸣鹤要与欧阳飞合作的项目,有些没想到,风鸣鹤居然是要在T市开办私立学校,这是风鸣鹤从来也没有涉及过的项目,紫伊真不懂他怎么会要做学校。。

    “那好吧,我便直接切入正题,选址已经大概的粗选了五个地方,杨小姐能够替鸣鹤作主具体敲定哪一个吗?”

    这个,风鸣鹤真没交待,只说让她与欧阳飞商讨,却不想欧阳飞一开口就难住了她,她倒是不怕作主,是怕作主了风鸣鹤不喜欢,毕竟,这是他私人的项目,也不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笑道:“欧阳先生请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总裁。”

    说完,紫伊便拨通了风鸣鹤的电话。

    “紫伊,什么事?”才一接通,风鸣鹤的声音有些急躁的传了过来,似乎,很不情愿接这个电话。

    “欧阳飞问我是否可以替你敲定学校地址。”

    “随便,你作主就是了……啊,张医生,我签字了,可以推进去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好象是在医院,算了,既然他这样说,那她就真的替他作主了,“总裁,你有事就先忙吧,那学校的事我就全方位的作主了。”

    “OK。”只两个字母,风鸣鹤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他陪着谁在医院?怪不得没时间处理这学校的事情,看来,那人病的不轻,还要做手术呢。

    收回思绪,紫伊的目光传向欧阳飞,“欧阳先生,可以的,我可以替总裁作主一切事宜。”

    欧阳飞眼皮也不抬,视线还是在面前的电脑上,“看来,杨小姐这个秘书的身份当真了得,也顶了半边天呢,”

    “欧阳先生,谈正事吧。”不喜欢他揶揄的口气,男人太自以为是了也不好,不过,如果她追求他,他会不会更加的登鼻子上脸的处处与她作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