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不疾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60字

    “哈哈,听说杨小姐很聪明,看来果然不同凡响,是了,能在鸣鹤的身边留了那么久的人一定不是普通的女人了,不过,你道行再高,现在不是也被鸣鹤赶出来了,甚至于连风氏也进不去了吗?”长长睫毛闪了又闪,不屑的语气是那么的明显。

    紫伊也不生气,笑着回视着方青嫣,“方小姐,谢谢你的成全,说实话,我想要逃都逃不过呢,若不是你,我还要勉为其难的继续做风鸣鹤的秘书,多谢哟,那个,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我想要找个地方去庆祝一下,庆祝我摆脱了风鸣鹤。”

    “杨紫伊,你……”

    “拜……”抛了一个媚眼,想要打击她,那方青嫣真的是小觑她了。

    “站住。”身后的女人冷冷的一喝,还真是把她自己当盘菜了。

    脚步没有任何迟疑,方青嫣把她自己当菜,她却当方青嫣是烂菜,这样的货色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也许是得到的教训不够让她记忆深刻吧,紫伊飞快的步向公车站,站在人群中的时候,方青嫣正一脸铁青的恨恨的望着她的方向,紫伊灿烂的笑着,她朝着方青嫣挥挥手,然后就跳上了刚巧驶来的公车。

    与方青嫣的第一回合,她绝对的没有输掉。

    “小姐,我们医院暂时不需要清洁工。”

    “我不要钱,我是来做义工的,我是来替我妈还一个心愿的。”紫伊一点也不急,更不怕这被拒绝的打击,语调平稳的说道。

    “不要钱?”

    “是的。”

    “真的只是要做义工?”院方的一个人士上下的扫了她一遍,很不相信的反问道。

    “是的,我妈她之前生病的时候我许了个愿,只要妈妈的病好了,我就来医院里做一个星期的义工,而且,分文不取。”

    “行,既然是这样那你来吧,方嫂,你带着她,就跟你一起打扫卫生吧。”

    “好咧。”

    顺利的,紫伊成了一七六医院的一名清洁义工,却是她自愿的。

    她离洛儿,终于近了。

    可离风鸣鹤,却愈发的远了。

    可远了,也未尝不好。

    因为,这是她的真心,她是真的想要远离风鸣鹤。

    额头还有些痛,一直被垂下的流海挡着,可是,那伤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

    方嫂带着她,老员工带新员工从来都是老员工得意,而且,这还是她自愿的求着进来的。

    拖地板,擦门擦病床,一样一样的活全都是紫伊在做她在一旁看着。

    “哎哟,方嫂,收徒弟了呀?”

    “算是吧。”扬了扬头,一身干净的方嫂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要是天天有这样的义工多好,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紫伊擦干净了这一层楼的最后一个房间,擦擦汗,她向方嫂道:“还要我做什么?”

    “喏,你去洗厕所。”方嫂指着斜对面的公用厕所,“洗好了就下班。”

    什么也不说,紫伊拿了工具转身就去了。

    那脏那臭她全当看不似的,洗好了女厕所她便退了出来,“方嫂,可以下班了吧?”她来医院的正事可没忘记,她要去五楼看一看,那是洛儿所在的楼层。

    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方嫂瞟瞟她,眉头挑了一挑,这样傻这样任劳任怨的人这天下真的少见了,手指着一旁的男厕所,“还有男厕。”

    紫伊不吭声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方嫂让她去打扫男厕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居然飘过了风鸣鹤,记得她第一次在蓝调里遇见风鸣鹤的时候他就把她带进了男洗手间,甚至还对她……

    脸上一阵烧热,她不想进男厕,“方嫂,男厕你打扫吧。”

    “什么,你说什么?”这一整个上午紫伊都是乖乖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这突然间的拒绝让方嫂一下子不习惯了,“我让你打扫你就打扫。”

    呵呵,真的是把她当软柿子捏了,可她不是软柿子。

    手中的胶皮手套一摘一扔,工具也一扔,“除了男厕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否则,我立码走人。”

    她不是没脾气的,她也知道方嫂的心,巴不得她当跟班呢,这样的活计有几个人愿意做呢,就只有她这个傻瓜才想来做义工。

    以前,做习惯了的,她真的不觉得有什么。

    她的口气一硬,方嫂立刻软了下来,“你是说除了男厕你什么都愿意做?”

    “嗯。”她淡淡的应,有些讨厌方嫂这样问她,占了便宜就卖乖真的不好。

    总是相信这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可是相信归相信,有些该遭天杀的人还不是一样好好的活着吗,就比如那个男人。

    欧阳威。

    正想着,手机居然就响了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眼瞥过去,竟然是想到谁就是谁的电话,手指按下接听见键,“喂,阿飞同声要不要一起午餐?”

    “这么好,你请我?”不得不说,欧阳飞的声音很好听。

    “嗯,我还要煮给你吃,说吧,你住哪里,我现在就去。”五楼的事她突然不急了,白的就是白的,黑的就是黑的,来日方长,早晚什么都会明晰的。

    “真的吗?”男声满口的不可置信。

    “真的,我才扫完女厕所。”不疾不徐的说过,唇角忍着笑,电话的彼端立刻传来“噗”的一声,明显的男人要吐了。

    “那个,还要我去吗?”她笑,唇角弯弯。

    “要,你在哪儿?我去接你。”欧阳飞咬牙切齿的说道。

    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附近的标志性建筑,紫伊笑道:“国贸大厦的大门口,十分钟后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你……你要走?”方嫂看着她,以为她现在只要离开就再也不会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紫伊居然心情很好,摇摇头,“我下午会来。”

    从不是半途而废的人,不然,她也就不是杨紫伊了。

    洗手,换衣,等她到了国贸大厦的大门口时,时间刚刚好的过了十分钟,又等了有两分钟左右欧阳飞的兰博基尼才出现在视野中,到了,他摇下车窗,“塞车,让美女久等了,今天中午我认罚。”

    紫伊轻快的跳上车,伸手习惯性的一撩流海随即放下,可那一闪而过的一点的红却没有逃过欧阳飞的眼睛,“额头怎么了?”

    “哦,不小心摔倒了嗑的。”轻描淡写的说过,有些疼是深入到骨髓里的,风鸣鹤带给她的其实也不算什么。

    不爱,也就不恨。

    “怎么那么不小心。”

    “呵呵,这有什么,难道你从小到大都没摔过?”

    “杨紫伊你还真是伶牙俐齿。”

    她一笑,眸光扫过车窗外,“这是去哪儿?”

    “去吃海鲜。”

    “喂,不是说了今天我煮吗,我要去你那里。”她不是一时的起意,就是想要走进欧阳飞的世界,也许是因为现在的她‘自由’了吧,所以她现在走进欧阳飞的住处也不算什么。

    “我住酒店,难不成你要抢了酒店厨子的工作?”

    眸眼瞟瞟他方向盘上的一张小区固定停车卡,随手就拿了过来,上面写着西湖小区。

    “呵呵,这是什么?”

    “杨紫伊,你笨点没人让人交税。”

    手指纤纤张扬的放下了那张停车卡,随即就拿起了他的烟盒,点了根烟,吞云吐雾起来,“怕我撞见你的女人吗?”

    “喂,你不是说……”他皱着鼻子,却居然在开车的时候忽的伸手揽过她的腰让她不由自主的贴向他,“真的洗厕所了?”

    “嗯。”她笑,身上飘着的却还是皂角的香,清淡怡人……

    “好吧,我认了。”男人嗅着她发丝上的味道,然后仿佛英雄赴死般的说道。

    而她的鼻间飘着的则是欧阳飞身上那股男人的味道,那味道与她记忆中的另一份重叠在一起,似乎象,又似乎不象,慵懒的直起身,她整了整衣衫,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无限妩媚的笑道:“还要多远?”

    “很快。”欧阳飞的车子开得飞快,根本不管这是不是在T市的主干道,就象是开在高速路上一样。

    果然,不过五分钟车子的车速就缓了下来,眼看着前面有一家便利店,紫伊道:“停车!”

    “干吗?”

    “当然是要买东西了。”说了要煮的,她从不食言,他的家,绝对的不会有什么食材,没有谁比她更了解他了。

    “好吧,今天中午我的胃就交给你了。”男人停下了车,任由她缓步而下,才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欧阳飞的手机铃声。

    “喂……什么……你要亲自过来拿?”欧阳飞瞟了一眼紫伊的背影,眸光闪过一抹光茫,随即道:“好吧。”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向着车窗外喊道:“杨紫伊,十分钟内你不必出来了,不方便。”

    他的声音很大声,她听到了,可她真的不需要在便利店里呆上十分钟,泡面,两个火腿肠,才没想要给他煮什么大餐呢,泡面罢了。

    管他是谁,管他方便不方便,她都见了。

    拎着方便袋便走出了便利店,迎面,一部车正拉风的驶过来,然后不疾不徐的停在欧阳飞的车前,车窗摇下时,紫伊对上的是风唯鹤冷着的一张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