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颤动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23字

    “呵呵,你爱我吗?你会为我筹到那笔钱,是不是?”她轻声问,却妩媚的象是晨雾里飘摇的莲,眉宇间都是淡淡的轻烟缭绕,一点也不真切……

    紫色的丁香树下,满目花开,花香沁鼻,那道女声轻柔而悦耳,却是飘忽在欧阳飞的耳际怎么也散不去。

    他爱她吗?

    他不知道。

    因为,他从来也没有尝过爱的滋味,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对她的感觉是不是爱,可是,他想让她走出风鸣鹤的世界,因为,他不想让她受伤,那个男人心底里藏着的女人只有一个方青洛,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

    “多少钱?”他轻声问,言语间便已经证实了他心底的决定,只要他有,他一定会替她还给风家。

    紫伊削瘦的肩膀突的颤动,面前的这个男子让她再一次动容,他似乎是,又似乎不是,他的眼睛很澄净,澄净的没有任一丝的杂质,而记忆里的那一双则是多了几分的邪魅,她看着他,摇摇头又摇摇头,手中盛着方便面的袋子不何何时已经落下,她扯起他的衣角,“你到底是谁?”

    丁香花飘落,落在她的发上,淡紫一抹,却氤氲了男人的视野,透过她的镜片他看到了一个哀伤欲绝的女子,到底是什么让她在瞬间如此性情大变又问出这么莫名的话来呢?

    “紫伊,我是阿飞。”

    阿飞,他是阿飞,也许,他真的不是那个欧阳威,除了长相,他带给她的所有的感觉都不象了,紫伊迷惘了,松开了扯着他的衣袖她慢慢转为正常,记忆里那痛苦的一幕也渐渐的淡去在心底,因为,她真的不愿再忆起那些过往。

    只为,太痛苦。

    深吸了一口气,紫伊俯身拾起了落在一片丁香花瓣上的东西,然后轻声道:“走吧,我煮面给你吃。”

    “紫伊……”多少钱她还没有告诉他,可她此时的神情却再也不复之前,欧阳飞静静走在她的身侧,他在猜想她刚刚突然间的变化所为何来。

    虽然,那份变化就象是昙花一现般现已顿去,可是,她问他那句话时的表情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她是那么的卑微,那么的悲伤欲绝。

    到底为何?

    蓦的,在认真的梳理了从风鸣鹤出现到离开时所有的对话之后他发现紫伊是在听到风鸣鹤说过那句话之后才突然间神情大变的。

    风鸣鹤说::“欧阳飞,随便你,她不过是我不想要的女人罢了。”

    似乎就是这一句伤了杨紫伊。

    欧阳飞静静的随着她走进小区,然后引着她上了电梯,两个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空气里的沉闷让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他开了门,她随他进去,他的住处很干净,这是他第一次带女人回来,“紫伊,给我。”他就势要拿过她手中的方便面去煮,虽然是她说她要煮给他吃的,可这毕竟是他的家。

    “我来。”她看也不看他,也不换拖鞋,而是脱了鞋子光着脚丫走向厨房,眼神里是他看不懂的飘忽。

    看着她的背影,他故作轻松的笑道:“那些钱,不管多少,下午我都替你还了,不过,我只是借你的,杨紫伊,一会儿吃完了面,你要写借条给我,一分的利我不会少要一分的。”这样,既不伤她的自尊也算是让她恢复自由之身了吧,不知为什么,他看不了她隔着镜片后的那双眼睛里的落寞。

    紫伊熟练的打开煤气阀,锅里添了水一边煮起方便面一边轻声向厨房外静然伫立的男子道:“不用了。”

    她的神情淡漠,仿佛说着的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似的。

    欧阳飞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怔怔的望着那个一直在煮方便面的女人,只是煮简单的方便面,可是,她带给他的却是一种强烈的家的感觉,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女人的味道让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一份又一份,她在不停的煮,除了红烧,所有口味的方便面都煮了,因为那一包红烧已被她扔进了垃圾箱。

    她突然间在他的眼中成了一道谜题,怎么也解不开的谜题,一个个的大汤碗里盛着一份份的方便面,许是因为很久都没有吃过这种速食面了,嗅着那香他竟是有了食欲也感觉到了饿。

    餐桌上摆了六七碗,齐齐的冒着热汽,看起来特别的好吃,跑进跑出了几次,他却始终都是立在厨房的门前,不帮忙也不吭声,就那么的一直的看着她,紫伊不觉皱眉,一边摆筷子一边道:“阿飞,你还要站多久?”

    “啊……”欧阳飞这才惊醒过来,他竟是看着她忙活看得痴了,这是从没有过的现象,清醒的这一刻让他有些心惊,可是随即的,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从前一贯而有的微笑,坐向紫伊才拉开的一把椅子上,他笑道:“紫伊,谁要是能娶到你这样的贤妻良母那就是那个男人的福气了。”

    “煮泡面也算是贤妻良母吗?”

    “是呀,我看就是。”

    她皱眉,手支着下巴看着一桌子的方便面冒出的热汽,然后悠悠说道:“可我已经嫁人了。”

    欧阳飞立时无声,随便的拉过一碗面却没有吃,而是走到厨房又拿了两只碗过来,一个给她,一个给自己,“紫伊,既然你都煮了,那我们一起吃,每种都尝尝。”

    青花瓷的小碗,泛着淡淡的青,她伸手拿过,忽而一个画面跃然脑海,那也是一大碗方便面,却是她和那个男人凑在一起一个碗两双筷子吃光了那碗面,那时,她以为那个男人是她的天她的地,却不曾想,他成了她的一道梦魇,“啪”,恍惚着忆起时,手中的碗失控的落在了桌子上,就那么一声响便一分为二碎成了两半。

    她一怔,伸手就要收拾,欧阳飞却是飞快的按住了她的手,“别动,小心扎手,我来。”

    是了,碎了的小碗带着锋利的尖刃,一个不小心真的很容易伤了手的,可他却不怕,她看着他收拾好了那只碎碗,又一只新的拿上来,他夹了面放在她的碗里,“吃吧。”

    她吃完了碗里的,他又会将另一份味道的夹到她的碗里,一路吃下去,每一种味道的都吃遍了,就仿佛是在吃自助餐,他还要夹,因为大碗里还有,她却道:“饱了。”

    “你吃得真少,帮我吃光吧。”他看着桌子上的面,只觉剩了哪一份都可惜,所以,准备吃光。

    她忽的一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潋滟了一室的美好,欧阳飞静静望着她戴着眼镜的容颜,却轻易的就看穿了那镜片下的一张脸,精致如画,他徐徐说道:“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因为爱,才会对她好。

    而爱,不需要理由。

    爱,他说他爱上她了。

    她定定的望着他的黑眸,还是如初的澄澈,似乎,并没有撒谎,看着眼前的这双眸子,她突的心慌,手指绞着的衣角不知道已经皱成了什么样子。

    不是他。

    真的不是他。

    可,又是那么的象。

    她忽的起身,拎起背包就跑,仓皇的就象是一只被追杀的小狗,情急之中就连鞋子也忘了穿。

    “紫伊,你去哪里?”欧阳飞信步追到门前,他说错了什么吗?他的确是觉得自己爱上她了,那感觉似乎还不错,所以,他不想讳言。

    可她,还在继续跑,拉开门飞跑在走廊里,直奔电梯间。

    “紫伊,鞋子。”欧阳飞提了她的鞋子就追了出去,她翻飞的脚步中那两只亮白的脚丫如兔子一样让他忽的想要握在掌中,细细抚摸……

    电梯正在运行中,距离她所在的楼层至少还有十几层,耳听得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紫伊想也不想的转身,然后冲入了楼梯间。

    可她再快也快不过曾经拿过大学百米冠军的欧阳飞,一个楼梯的转弯,他的长臂一伸就捉住了她,“紫伊,即使要走,也要穿了鞋子走,不然,会伤了脚的。”硬生生的位住她,硬生生的按着她就近的坐在楼梯上,她的喘息浓烈的喷吐在蹲在她面前的他的脸上,他抬眸看着她,因为跑得飞快而泛着红潮的小脸上都是汗珠,伸手一抹,欧阳飞宠溺的道:“象个孩子。”

    然后,他默默的为她穿上了鞋子,一只又一只,那么的仔细,如果她是因为他的告白而害怕了,那么,他就给她时间,让她慢慢的适应他的存在,真想拿下她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大大方方的把那个真实的她看个清楚,可他不能,他猜得出她的底线,女人有时候是最固执的小动物。

    她的脚趾透明如玉,跑了那么久却一点也不脏,让他握在掌心里不想松开,却还是不得已的为她穿好了鞋子,松开时,竟是不舍。

    紫伊迷惑的看着这样的欧阳飞,记忆又是如潮般的涌来,她突然间发现那曾经的恨忽的在这一刻淡去了点点,曾经,欧阳威就是这样的宠爱着她的,可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