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怪异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02字

    摇摇头,她毅然的站起,然后徐徐步下楼梯,只留欧阳飞静静的站在原处,良久,他看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说道:“晚上在蓝调,答应你的我会告诉你。”

    她一震,那是洛儿的故事,她还要听吗?

    只微微一顿,来不及细想,紫伊已然飞快的冲下了楼梯,那么高的楼,那么多节的楼梯,欧阳飞真想叫住她告诉她她可以不必再跑楼梯而去乘电梯的,可是,他的话语终究还是没有出口,就象是害怕自己的声音会吓到那只仿佛是受了伤的小兔子似的。

    她好象,有些怕他。

    她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

    可他,却不懂。

    有些事,不是想猜就可以猜测得出来的。

    欧阳飞默默而立在楼梯间,直到她的身影她的脚步声消失了许久许久之后,他才转身怆然的回去……

    走了那么多的楼梯,两腿如灌了铅般的痛,可是紫伊依然赶回了医院。

    五楼。

    蓝色的口罩遮掩了紫伊的容颜,那只眼镜也取了下来,戴了口罩的她真的不必再戴眼镜了,其实,她一点也不喜欢隔着一块镜片看人,那种感觉很不真实。

    方嫂已经溜去哪里逍遥去了,有紫伊帮她打扫五楼她开心还来不及呢。

    一间房,两间房,紫伊不急,绝不能让这一层的病人发现什么不对,发现她只是一个义工。

    她不想起意外,也不想让方青嫣知晓她到了医院。

    只是,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罢了。

    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扣上了不该扣上的帽子。

    五零八号病房。

    站在门外的她感觉房间里静静的,就仿如她上一次来时那般,紫伊的手礼貌性的敲了敲,不管有没有人,她进去打扫都是正常的。

    却不想,这一次门里却传出了声音,“进来。”

    这是方青嫣的声音,紫伊的心一跳,她是没有想到方青嫣居然在。

    一刹那间,她有些犹豫了,虽然戴了口罩,可是这个时候若是被方青嫣发现是她就不好了,那她所有的努力也就前功尽弃了,什么都还没有查到,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深吸了一口气,紫伊平稳了心情,既是来了,她就一定要进去,推开门,拿着清扫的工具走了进去,房间里很亮,下午的阳光温暖的洒进来,比起那一日,现在的病房里多了一些暖意和人气。

    “姐夫,姐姐到底有没有希望呢?”她拿着拖把正要走进病房,方青嫣的声音就这么突然间的传来,那声姐夫让紫伊的手一颤,手中的拖把差一点就落到了地上,却也只有一瞬,紫伊便不疾不徐的走进了病房,有点没想到风鸣鹤会在医院,她以为他从欧阳飞的手中取了东西就回了公司呢……

    “青嫣,这次发现的及时,也处理的及时,所以,只是吃坏了肚子罢了,下一次,我经手的事情,我希望你不必再随意插手了。”

    “姐夫……”方青嫣咬咬唇,“我不是故意的,我哪里知道那个女人那么坏心,原来,她是想要坐实你风夫人的位……”

    “青嫣,我想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是说下一次我的电话请你不要再代接了,这是做人起码懂得的常识,好了,剩下的粥你喂洛儿吧,我赶去公司有个会议,晚上再来。”

    “姐夫……”方青嫣似乎有千般的委屈,可是,风鸣鹤已经将手中的粥碗递到了她的手中,同时又看了一眼腕表,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匆匆的转身就要出去,却刚刚好的与紫伊迎头碰上,他一边走一边道:“地板用湿的拖布拖好之后请再用干的拖布擦一遍,洛儿不喜欢潮湿的空气。”

    紫伊急忙的点头,幸好他看见了,不然,让她回应他的话,她觉得她的声音一定会发颤的。

    只是一点头,风鸣鹤并没有仔细的去注意擦肩而过的女子,因为有方青嫣在,所以,他便万事放心,匆匆的就走出了病房。

    紫伊开始打扫起了房间,方青嫣做方青嫣的事情,而她则做她的事情,两个人各不相干,偶尔,她打扫的时候抬头看到方青嫣,她都在喂着病床上的病人吃粥,与其说那是粥,不如说是米糊,那应该是婴孩吃的东西吧,可此刻,方青嫣正喂着洛儿。

    病床上的女人,此刻看着,依然让紫伊心疼。

    蓦的,门又被敲响了,方青嫣有些不耐烦,“谁呀?”

    “方小姐,是我,是阿芳。”

    方青嫣先是顿了顿,然后扫了一眼正在打扫的紫伊便道:“什么事进来说吧。”

    门一推,阿芳进来了,看穿着应该是一个护士,“方小姐,那件事……”

    方青嫣又扫了一眼紫伊,这才道:“明天中午一起去喝咖啡吧,谢谢你这些天对我姐姐的照顾。”

    “行吧,哪家咖啡?”阿芳似乎难掩失望,有些落寞的说道。

    “就医院对面的那一家吧,行了,你先出去吧。”有些不耐烦,方青嫣在赶人了。

    这哪里有感谢的诚意呢,紫伊一皱眉,已经记住了这个阿芳,还有她们二人明天的相约。

    很快就打扫好了病房,紫伊也只好退了出去,说实话,这一番打扫,她什么也没有发现。

    一个下午就在忙碌中度过,窗外黄昏时,桔红色的夕阳美丽的洒在医院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上,紫伊收捡着洗过晾干的病服,忙碌的身影穿梭在晒衣绳间,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一边收衣服一边看也不看的就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我是杨紫伊。”

    绝对职业的接电话语气,甜美的好象她正面对的是她的客户,却不曾想,电话的彼端却随即就传来了风鸣鹤的低吼,“杨紫伊,说吧,你是从什么时候勾引上欧阳飞的,是不是从那次的工程开始?”

    “风鸣鹤,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我不是也没有管过你与洛儿的交往吗,我们的私生活,各不相干。”她不止是没有干涉过,甚至还替洛儿煲了汤,可是结果呢,换来的却是额际那隐隐的作痛。

    “呵呵,原来,你就值八千万。”说完,他的手机就挂断了。

    八千万,紫伊蓦然心惊,那个数字刚刚好是倪凤娟和风庆宇借给她的数目,一定是欧阳飞。

    飞快的打过去,“阿飞,你转了八千万给风鸣鹤?”

    短暂的沉默之后,欧阳飞轻声道:“嗯,是的。”

    “我都说不用了,你为什么还要转给他?”紫伊已怒,只是尽量的压抑着自己才没有发作,可是她的语气也绝对的是凌厉了。

    “紫伊,难道你想跟着他一辈子?”欧阳飞气恼,“晚上蓝调见,我会告诉你洛儿和风鸣鹤的故事,你就知道我替你做的选择到底对不对了。”

    “欧阳飞,我的事情不需要你自作主张。”她吼了出去,直接就想挂断电话。

    “紫伊,别挂,晚上听完我的故事,如果你真的还生气,那么,那八千万我收回来。”

    他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动听的让她的心底突的一暖,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人在悄悄的关心她,良久,她没有说半句话,只是隔着话筒嗅着他低低的呼吸声,想了又想,也许她真的错了,他根本不是她想要找的那个欧阳威,“好,晚上见。”

    手机挂断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赫然想起方青嫣与风鸣鹤在洛儿的病房里的对话,其实,对于方青嫣代接他的电话他是很反感的,原来,他并不是都站在方青嫣的那一边的。

    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他因为洛儿而推倒了她,他不许她进公司,这就说明了他的判断。

    他错了,她没有在洛儿的汤里下药。

    收好了病服,紫伊随着医院里的员工一起下班了,无聊的走在人行横道上,她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

    天地之大,竟没有一个自己可以容身的地方。

    路边买了一个煎饼,一边走一边吃,权当晚餐,就这样一路走回了住处,天色早已黑透了,蓝调,她到底要不要去?

    虽然下午已经答应了欧阳飞,可她此刻还是迟疑了。

    可想着的时候,她已经洗了澡,然后换上了那件漂亮的玫瑰色鱼尾裙,好象风鸣鹤说过他今晚上要去医院的,但是想了一想,她还是又画了浓浓的烟薰妆,有时候,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心在犹豫的同时,她却越发的想要知道洛儿的故事,病床上的那个可怜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牵动了她的心。

    蓝调。

    纸醉金迷。

    紫伊步入大厅的时候,欧阳飞已经一眼就看到了她,扬了扬手,示意她过去,那位置刚刚好的就是她与风鸣鹤都喜欢坐的那个位置。

    她走过去,他如变戏法般的从身后拿出一束西洋水仙就送到她的面前,“天天快乐。”

    紫伊唇角轻抿,淡淡道:“谢谢。”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无法横眉冷对欧阳飞,“说吧,告诉我他们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