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女色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06字

    “他们相爱,而风家的二老反对,然后,找了黑道的势力袭击了方青洛,一根木棒就把她打成了植物人,所以,风鸣鹤搬出了老宅,从此不与父母同居,甚至再也不交女朋友,只等着洛儿醒来。”

    “几年了?”

    “五年。”

    五年,近两千个日日夜夜,紫伊终于明白了风鸣鹤为什么一直不近女色,原来,他一直在等洛儿醒来,可是,风鸣鹤第一次在蓝调见到她时却有着很奇怪的反应,这让她不由得困惑,“就这些?”

    “是的,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他们是怎么相爱的?”

    欧阳飞耸耸肩,“这个,我可不知道。”

    “欧阳飞,你约我到这儿,结果三言两语就想把我打发了,那可不行,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相爱的?你说。”

    “紫伊,我是真的不知道。”

    其实,他告诉她的,她早也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只不过是听他说说再确定罢了,“欧阳飞,我要罚你酒,你骗我,你根本就没给我讲什么风鸣鹤和方青洛的故事。”

    “这还不算?”欧阳飞一笑,却自动自觉的端起手中的杯子,“你就算是不罚我也要喝,紫伊,我们干杯。”说着,他的酒杯就碰了过来,目光却是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啜饮了一口酒,他轻轻道:“紫伊,你不带眼镜的样子真好看。”

    手中的杯子一顿,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紫伊的脸上立时酡红一片,她一笑算是回应,一杯酒顷刻间就入了喉中,两个人似乎各有各的心情,于是,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下去,不知道喝了多少,只是一直想喝,那便喝吧。

    喝到正酣,欧阳飞的手机突的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他的脸色突的一变,“紫伊,我突然间遇到急事,我要先走了,要不要我顺路送你回家?”

    她摇头,“不用了,我一会儿打车。”瞧他的样子似乎是真的遇到急事了,所以,她不想再去添乱了。

    欧阳飞也不客气,放下酒杯就走了,走得极为的匆忙。

    紫伊继续的喝酒,她想要醉一次,这么多年了,每一次来蓝调都不曾醉过,今晚上她就是想要醉一回,勾勾手指,服务生立刻就到了,紫伊将一张钞票递给她,“如果我醉了就打的士送我回去,喏,这是我的地址。”把地址也一并的交给那服务生,紫伊便继续的痛快的无后顾之忧的喝酒。

    真痛快。

    一杯又一杯,看着眼前的纸醉金迷,那张与欧阳飞一模一样的面庞不停的在她的面前晃动再晃动,他不是欧阳威,真的不是欧阳威,那么欧阳威,他到底在哪儿?

    “扑”,手中的酒杯忽的被人抢下,她仰首看向面前仿佛从天而降的男人,抢过她酒杯的男人一仰头就将她喝残了的酒一口喝净,“来,我陪你。”

    吓,风鸣鹤不是说他要去医院吗?

    紫伊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风鸣鹤,心口,骤然狂跳起来,她想逃,可是才起身就被风鸣鹤稳稳的按了下去,“坐下,陪我喝酒。”

    他的手力道很大,黑黝黝的眸子灼灼的望着她的眼睛,按着她肩膀的同时,另一手一个漂亮的响指,“上酒。”

    于是,服务生便上了许多酒,摆了整整一桌子都是。

    见她没有再挣扎着要起来离开,他落在她肩膀上的手这才松了开来,先干了一杯酒,然后向她道:“有心事吗?”

    她微微启唇,刚刚真的喝多了,所以,看着他的脸都有些模糊的不真实起来,意识也有些迷乱,随性的开口,“嗯,烦。”

    是有点烦,想等的人一直等不来,欧阳飞不是欧阳威,她错了。

    “我也是,哈哈,来,我们干杯,为着我们一起心烦。”

    有点诧异,似乎,这是风鸣鹤第一次如此的在她面前展现他脆弱的一面,由着他的酒杯碰过来,她也豪爽的道:“干。”

    喝酒如喝水,她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醉了的。

    而他,似乎也是。

    两个人你来我往,最少也干了六七杯了,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她有些坐不住了,可是,对面的风鸣鹤还在喝,似乎喝酒就是他现在唯一的任务。

    “阿威……”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对面的男人,却一出口居然就唤出了那个潜藏在记忆里许久的男人的呢称。

    “阿威?是你男朋友吗?”

    “呵呵,是吧,啊,不是了,不是了……”她喃喃而语,泪水一下子溢了出来,花了她的妆容,她却犹自不觉。

    风鸣鹤将杯中的酒又是一仰而尽,眼前的女人梨花带雨,那般娇弱的神情竟是那么的象,那一年,洛儿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也是这样的哭泣,就是那样哀伤的神情一下子吸引了他,也让他爱上了她。

    可如今,洛儿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除了能吃流质的食物外,她根本就是一个活死人,她不认识自己,甚至,连唤她的名字她也不应。

    “洛儿……”看着杯中微微晃动的酒液,仿佛,那酒中就有她的身影一样,当年,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里呀。

    “阿威……”紫伊再次的端起酒,最后一杯,喝完了,她真的要走了,残存的理智一直在警告着她,不然,她就真的醉的彻底醉的不省人事了。

    “洛儿,我不是阿威,我是阿鹤,我是阿鹤……”眼前,那个含着泪的女子迅速的与洛儿的身影重叠在一起,一切,仿佛就回到了那一年的那一月的那一日,那是他初见洛儿的夜晚。

    “阿鹤……”紫伊随着男人的声音无意识的一唤,这名字似乎很好听呢,用力的想着,惹得酒液沿着唇角滑下,于是,她迷糊的伸出丁香就去舔了一下。

    只那么随性的动作,却是那么的诱`人,红唇如画,嫣然惹人醉。

    “洛儿,别哭,我带你回家,咱们现在就回家。”风鸣鹤已经站了起来,大手揽过紫伊的肩,让她软如水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就靠上他,“阿鹤……”她一直在无意识的重复着他让她唤的名字,什么也不知道的醉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高大的身形拥着她就向门外走去,两个人的脚步一样的踉跄,心也是一样的忧伤。

    “洛儿,别哭,别哭……”他不停的哄着她,手也擦向她的眼睛,酒吧里朦胧的光线让他看着她有些不真切,可这样也好,她是他的洛儿,只有他的洛儿才会喜欢坐在那个位置上,从前,那是洛儿的专属座位。

    他越是不许她哭,她却越是抑制不住的哭泣。

    紫伊,我爱你。

    那一夜,阿威捧着她的脸轻声诉说。

    那一夜,她成了阿威的女人。

    以为深爱,可是阿威却把她……

    为什么?

    为什么?

    她想问他许久了,可她,却再也没有见过他。

    “乖,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拥着她的男人打横一抱,就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大步的走向他的黑色奥迪,可她,还是哭,不停的哭泣着……

    阿威,你怎么可以那么的残忍呢?

    阿威,是他在抱着她吗?

    她抬首,对上的却是男人的胸膛,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弥漫在周遭,竟是那么的象,“阿威……”她伸手抚上了男人的脸,可是黑暗中却怎么也看不清楚阿威的面容。

    风鸣鹤只听到了一声又一声的“阿鹤”,那就象是他的洛儿在低唤着他。

    环着女子坐上了驾驶座,她就坐在他的腿上靠在他的怀里,温软如水。

    夜,渐深了,马路上的车好久才遇上一辆,风鸣鹤驾驭着车子,直向着公寓的方向驶去,“洛儿,我带你回家。”她就是洛儿,就是洛儿,就是他的洛儿,不然,她不会喜欢坐在那里,她是在等他,一直都是。

    她软软的似乎是不安的蠕动着,却揪着他的心随着她的一起,只想吻她,五年了,他是那么的想要她,他想得快要发疯了。

    “洛儿,乖,别动,就快要到家了。”可不可以不要乱动,他觉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甚至连身下也起了反应,若是此时站起来走在人群中,他一定狼狈极了。

    到家了,是他们的家吗?

    阿威的小窝很温馨,他会煮饭给她吃,英俊的一张脸上总是写着宠溺,她想吃什么他就给她煮什么。

    可是,对她那么好的他居然还会,还会把她献给了别人……

    恶梦一样的记忆袭上心头,她全身顿时汗如雨下,“阿威,不要,不要啊……”

    她呢喃着,听在风鸣鹤的耳中却又是另一番天地,车子,嗄然而停在了公寓前的停车场上,抱着她下了车,她还是乖巧的蜷缩在他的怀里,就象是一只流浪了许久的小猫咪一样。

    洛儿,你还是如此的让我心疼。

    脚步错乱,锁匙对准锁孔的时候,走廊里昏暗的光线中两道影子重叠在一起,无分彼此,却紧紧的纠缠着,散也散不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