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薄唇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6本章字数:3020字

    “阿威……”她的手拢向男人的腰,伟岸的让她心颤,仿佛就是那一次,阿威带她回家,而她醉了。

    门开了,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花香,迷乱了她的心神,身子更紧的贴向男人,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让自己安心一样。

    风鸣鹤甩下了鞋子,抱着女子脚步不稳的冲进他的房间,可是不管怎么不稳,他抱着女人的那条手臂却是牢牢的,那是他的洛儿,他爱她,他爱洛儿。

    “洛儿……”才一进了房间,他的脚一踢门,便合上了一个世界,有他,亦是有她。

    紫伊被放在了床上,轻轻柔柔的放在了床上,男人覆了上来,灼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半眯着的眼睛让她看不清眼前的男人,一切都象是一场梦,那么不真实,却也是那么的真实,只她,一点也不知道。

    “洛儿……”薄唇轻落,低低的摩梭着她的唇,那么的轻,那么的柔,就仿佛重了就会弄痛了她一样。

    男人的带着薄荷香的味道漫漫的沁入鼻间,那味道居然让她不讨厌,这梦怎么这么的让她燥`热,一只手就去扯着自己的衣领,而另一只手则下意识的就环上了男人的颈项,“唔……”燥`热感让她尤其的难受,本能的开始抑制不住的浅`吟。

    那声音却象是一种邀请,让一直在控制着自己感觉的男人一下子倾泄开闸,他忍不住了。

    舌尖瞬间就抵入了女人的口中,很快就勾`缠到了女人的丁香,小巧而泛着甜美,让他不住的吸`吮着,仿佛只有如此才能消解他身体里那如排山倒海般而来的渴望。

    想要她。

    疯狂一般的想要她。

    身`下的女人柔柔的贴附着他的身子,有片刻间他觉得她好象不是洛儿,可是大脑里的酒精让他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去看清楚面前的人儿,离得那么近,她如兰的气息充斥着他的世界,那份柔美让他在吻中不自觉的把手探入了她的衣领……

    两个人,都是很久没有过这样男女间的肌`肤之亲了,那份揉捏让她身体的狂颤立刻就传染给了风鸣鹤,她是那样的敏感,敏感的让男人想要把她压在身下彻底的融化了。

    “给我……”他低哑的声音磁性送出,整个房间里便只剩下了无边的旖旎,再难消散……

    紫伊真的喝多了,她迷糊的想要分析他说的是什么,可是,大脑真的不会思考了,只是身体本能的扭动着,款款而妖娆如画在男人的身`下,“啊……嗯……”这声音象是呻`吟可也象是应答。

    女人的声音让风鸣鹤一震,五年了,从洛儿被送进医院的那一刻起,他早就不知道女人的味道了。

    这象是洛儿,又象是衣儿,他理不清身下的女人是谁。

    酒精麻痹了他的思维,可衣儿不就是洛儿送给他的礼物吗?

    他遇见衣儿的那一天正是他与洛儿相识六年的日子。

    六年的轮回,所以,他认定了衣儿就是洛儿送给他的礼物。

    她的款摆,她的轻颤,似乎象,又似乎不象,让他早就分不清身下的女人是谁了。

    “衣儿……”他迷乱的觉得女人是衣小姐,他便唤她衣儿,柔柔的低唤,似是要将她融化一般。

    女人,都是这般的被融化在男人的温`存之中的。

    “呜……”她的唇回应的咬啮着男人的肌肤,落在他身上一个个的小红印,清晰可辩,而那微微的痛却引发着他的渴`望如潮般涌来,直直的沸腾起来。

    红潮漫布,他终于解开了她的裙子,于是,裙子,胸衣,小巧的底`裤,一件件轻飘飘的被扔在了床下的地毯上,散乱中已分不清哪个是她的,哪个是他的。

    精壮的腰身袭上女子娇弱的身形,面前有两只小手在不停的乱乱的挥舞着,似乎是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的热烈似的。

    伸手飞快的捉住了她的两个柔荑,紧握在一起置在她的头顶,“乖,让我要你。”

    她迷乱的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似乎不象是她的阿威,似陌生且又熟悉的一张脸,她却已抵挡不住男人火热的攻`势,可她的手真的不甘于在她的头顶,一只不安份的挥起而落在了他的发间,穿梭在他浓密而黑的发丝间时,他的身子在呼喊中用力的一送,瞬间便进`入了她的身体。

    微眯的眼睛如猫儿一样,那突然间的充实的感觉让她不禁微张了口型,她迷醉在了男人随之而起的飞动中。

    夜色,开始沉醉。

    呼吸,开始急促。

    谁的流年写着谁的故事。

    悠长绵远。

    一个为夫。

    一个为妻。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也许一切都是不该。

    却只有时间才可以评说一切。

    可是,风鸣鹤并不知道衣儿就是杨紫伊。

    紫伊醒来的时候,夜,还是深沉,只有墙壁上的挂钟在嘀嗒作响。

    头,很痛,那是宿醉的后果。

    身子,亦是很痛,那是风鸣鹤带给她的酸痛。

    缓缓的睁开眼睛,紫伊慢慢的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欢爱过后的气息,那气息让她猛的一震,随即便直直的坐了起来,指尖就这么的不经意的划过男人赤`裸的肌肤,带着滚烫的意味,让她猛然间彻底的惊醒。

    床上,她的身边躺着风鸣鹤。

    此刻的他睡得正酣。

    紫伊开始回想着昨夜都发生了什么。

    终于,风鸣鹤在蓝调走进了她的记忆。

    他们似乎是一起喝酒,他们似乎是喝了很多很多酒。

    后来的,她就记得不清楚了,甚至不知道风鸣鹤是怎么把她带到他的公寓的,曾经以杨紫伊的身份她住进过这里,没有谁比她更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了。

    惊惧的跳下床,她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如猫一样的在地毯上寻找着她的衣物,满地的狼籍让她不觉脸红,她记不起与风鸣鹤之间到底有过怎么样的纠缠与热烈,可是,腿间的酸痛却已泄露了一切。

    那个男人,昨夜里不知道要了她多少次。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她明明是把地址写给了侍应生的呀。

    可是,想起风鸣鹤,她又摇了摇头,侍应生看着风鸣鹤带走她也很正常吧,毕竟,蓝调的侍应生都知道他们是相识的。

    黑暗中终于找到了她的鱼尾裙,却发现裙子早就被撕扯的破了。

    紫伊皱了皱眉头,她只好穿上破了的鱼尾裙,然后再随便披上一件风鸣鹤的衬衫罩在裙子外面,她要离开这里,她不记得昨夜自己是怎么与他缠`绵的,那么,也许风鸣鹤也不记得了吧。

    那么醒来,就只当是一场宿醉便好了。

    一页情,她不想让他知道那个女子是她是杨紫伊。

    捡了地上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紫伊悄悄的打开了房门。

    “衣儿……”正要步出风鸣鹤的房间里,黑暗里却突的传来一唤,衣儿?怎么不是洛儿?她的眉头一皱,难道,他唤的是她?

    难道,他醒了?

    紫伊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心里默默的祈祷那两个字只是风鸣鹤的梦话。

    她的心跳在加快,快的仿佛要跳出了胸腔一样。

    可是,在唤过那一声之后,风鸣鹤又继续的沉睡了过去,再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有低低弱弱的呼吸声飘荡在夜色里,轻悠如梦。

    紫伊拖着酸痛的身子悄悄的走出了风鸣鹤的公寓,所有,都是那么的熟悉,这里,她曾经住过,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垂着头,不想让这大楼里的监控录象摄到她的正脸,不知为什么,她不想让风鸣知道她其实就是杨紫伊,若是他知道了,一定会认定她是在勾引她。

    可她没有想过要勾`引他,更没有想到那一晚会在蓝调遇见他。

    所有,都只是一场巧合,却牵扯着一切都是这么的乱,理也理不清。

    夜晚的风柔柔拂来,吹乱了紫伊一头的长发,站在路边的树下,紫伊长吁了一口气,她终于走离了风鸣鹤的世界。

    酒这东西,真的再也不能沾了,她错了。

    打了一辆车,赶回自己的住处,小小的一房一厅推开门时透着一股子冷清。

    紫伊再也没有睡意,换了衣服,看着眼前的裙子和衬衫,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是不想扔了。

    裙子破了也拿去洗了,就收着吧,连同风鸣鹤的衬衫一起。

    赶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方嫂看到她的时候脸上都是笑,甚至还提着早餐,对她倒是客气了许多,“要不要吃早餐?”

    “不用了,我吃过了。”这么殷勤,一定是有事要求她,“方嫂,你是不是有事呀?要是有事你就说。”

    “那个,那个我侄子昨晚上住了院,我想下去照顾照顾他,所以,这里……”

    果然,她一笑,若是要去照顾她侄子她却是全力支持的,“去吧,这有我呢。”

    “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用,我去忙了。”

    做了一天,她就习惯了,擦着汗,却盼着到中午,有种预感,那个叫阿芳的女人一定与那汤中所下的药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