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潮红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17本章字数:3025字

    “哦。”风鸣鹤不再翻找了,而是一边整理着面前的柜子一边道:“你去企划部拿回来,我想看看成本预算,还有,办公室里收拾一下,今天上午有客人要来。”

    紫伊站着不动,不是要她来签离婚协议的吗?

    感觉到身后没有离开的脚步声也没有任何回应,风鸣鹤这才转过了身,目光徐徐的扫过紫伊,那一扫让她微微的有些不自在的自然而然想起了那一晚她化身衣小姐与他缠`绵的一夜,脸,竟是泛起了潮红。

    “怎么不去?”温煦的面容上沁着微笑,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摄人心魂的感觉催着她要去,一定要去。

    可她,不能去。

    自尊与骄傲让她还是站在原地,他不许她进来风氏,他要她今天来签了那纸协议。

    虽然她到现在还没有决定要不要收下欧阳飞的那八千万,可两个人今天见面的议程绝对的与他的工作无关,“风先生,我想我刚刚的称呼错了,你已经不是我的总裁了,而我也不是你的秘书了,这些事请找别人做吧,风先生让我来,不是要签什么协议吗,我的时间很宝贵,请现在就拿出来吧。”不请自坐,紫伊优雅坐在风鸣鹤的对面,原本还没有决定,可这一刻,当又一次的面对风鸣鹤的时候,她竟然仿似赌气般的就说要签了,说完了,连她自己都是一愣,何时,她竟是这么的沉不住气了,她还没有决定呢?

    或者,这一次她是真的太过犹豫了,一件事情想了一个晚上还没有决定,这关系到八千万,关系到自己的人生,她不能不慎重。

    风鸣鹤无声,却是绕过办公桌走向紫伊,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身形,紫伊的心跳骤然加快,她刚想阻止他靠近她,他的声音已响在她的耳边,他的气息瞬间就笼罩住了她,“伤好些了吗?”磁性的男声,说完,他温柔的挑起了她的碎发,目光落在她受了伤的额头上……

    当他的指腹触在她的肌肤上的时候,她骤然一颤,瑟缩的就要逃开他的手指,可是身后就是椅背,她无处可逃,“风先生,已经结痂了,也不会落下任何疤痕。”

    她还没有那么娇气,直接的道出就是想要让他退开她的身边,可他依然还是站在原地,“怎么没上药?”

    “破了一层皮罢了,没必要,再说,都结痂了。”她又是重复了一遍,受不了的抬首看他,“我的伤是我自己的私事,风先生请移步,对了,请把要签的协议拿出来,我真的还有事。”赌气了,她现在就想签下那份离婚协议。

    “什么要签的协议,为什么我不知道?”风鸣鹤的手还撩着她的发,仔细的查看着她的伤口。

    这是什么状况?手一挥就挥掉了他的手,她有些不耐烦的道:“不是说我来你就会给我想要的东西吗?”

    “好,那我拿给你。”男人终于离开了紫伊,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了抽屉,然后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她,“给你。”

    “什么?”紫伊困惑的接过,下意识的问他。

    “你想要的东西。”他淡笑说过,身形优雅的靠在椅背上,然后直视着她的眼睛,隔着镜片,他看不见她眼底的一切,可也就是因为看不见,他突然间发现他一直都没有了解过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就象是一道谜题,任你怎么求解都是无解……

    紫伊轻轻展开了文件夹,文件夹里是白纸黑字,那是她所熟悉的,也是她亲手签下的两份协议,紫伊悠然的抬头,“你从哪里得来的?”那是她与倪凤娟和风庆宇之间的协议,一份是关于那八千万和她要把风鸣鹤变成正常男人的协议,一份是制约着她的协议,当时签过的是一式两份,她手上有一份,倪凤娟拿走一份,如果这两份都还给她,那么,就证明只要她想,只要她撕了毁了,这两份协议随时可以失效。

    “呵呵,难道你不想要吗?”

    “你都要给我?”紫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可是他父母签下的,如果她毁约了,风家损失的是八千万,啊,不,风鸣鹤已经得回了那八千万,还有,如果这样,她随时可以离开风家。

    “是的。”男人微微倾身,他的手肘支在桌面上,他离她又近了些,灼灼的目光看着她,“全都给你。”

    “你,究竟要做什么?”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可能站在她的这边而跟他的父母做对呢?

    “没什么,要不,我帮你撕了?”他笑,邪魅的仿如撒旦,让她有一瞬间的闪神,而与此同时,男人的手已经随手抽走她手中的协议,就当着她的面刷刷撕扯,不管眨眼间,纸片便如雪般的撒下,落在紫伊的面前,纷纷扬扬……

    紫伊的心跳骤然加快,有些困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下子,她猜不透他要做什么了。

    绵绵的纸屑其实给她的就是自由,让她可以不必再对倪凤娟和风庆宇履行任何的承诺。

    轻轻启唇,“风鸣鹤,你到底要什么?”她喜欢干脆,她不喜欢拐弯抹角,什么事还是说清楚好些,天上不掉馅饼,风鸣鹤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呵呵,聪明,好吧,既然你问了,那我就直说了,我想你留在我的身边扮演你之前的角色直到洛儿醒过来,到时候,我会还你自由。”

    原来是为了这般,原来是为了洛儿,她听过,明明这是她之前就愿意的,可此刻,心却骤然一痛,欧阳飞的那八千万,难道她真的要吗?

    那般,她不是又欠了欧阳飞的人情?

    一瞬间,她迟疑了。

    “怎么?你不愿意?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们之间可以再商定一份协议,只要洛儿醒了,我们便会自动离婚。”

    咬咬牙,她似乎并不吃亏,反正,欠着风鸣鹤钱和欠着欧阳飞的也没什么区别,总有一天她要想办法还了的,轻轻的点头,“好,我答应你。”

    男人微皱的眉因着她的答应瞬间舒展开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放过她,虽然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似乎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至少有她在,倪凤娟和风庆宇不会再继续的将女人源源不绝的送到他的面前,而且,在工作上紫伊绝对的是个好搭档。

    还有,她对洛儿的好,她的无欲无求都是难得的,这世上,能找到几个象紫伊这样的女人呢。

    突然间,他觉得她有些傻,“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嗯?”她疑惑的仰首看着他,其实,在他说出他是为了洛儿的时候,那一瞬间她真的很感动,洛儿真的很幸福,能有一个男人一直深爱着她多好呀,便是因为如此,她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她不希望自己的不幸在每一个女人的身上上演,她希望洛儿会清醒过来,她希望洛儿会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却不想,风鸣鹤居然还另有要求,这让她不觉有些不快。

    “在此期间,我希望你与欧阳飞之间只有公事上的往来。”

    “那其它男人呢?”她清雅一笑,宛若莲开,让风鸣鹤一瞬间失神,随即应道:“随便,只要不太过份就好。”

    竟是不想他只是不喜欢她与欧阳飞往来,反正欧阳飞也不是欧阳威,罢了,不往来便不往来吧,他以后就单纯的只是她的债主,“成,我答应你,不过,有些人情总是要还的,这个,你不能阻止。”

    他点点头,为了让她安心,他果然拟好了一份协议,在洛儿彻底的清醒过来之前她要扮演好她自己的角色,而到了那一天,他们的婚姻便自动失效,再也不是夫妻。

    他的妻子,只是洛儿吧。

    洛儿,才是他唯一的最爱……

    洛儿,何其幸也,遇到了这样一个痴情的男人,笔落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她看着一旁的风鸣鹤的名字轻声道:“遇到了,那便要珍惜。”

    可她这一生,只怕她再也遇不到。

    阿威,早已让她再也不相信爱了……

    两份协议,就这样以极快的速度签完,签完的刹那,紫伊只觉心里空落落的,一张给他,一张留给自己,仔细的折好,她突然间不气也不怨了,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丈夫而已,他从不是她的爱人,“我想放两天假,两天就好,两天后我会回来。”想到阿威的刹那,她就只想出去走一走,她告诉自己只是要走一走,要透一透气而已,不然,她心底的那根弦绷的太紧太紧了。

    风鸣鹤扫了一眼周遭的凌乱,他的眉头先是微皱,随即道:“行,那你去吧。”

    “谢谢。”她很客气的道谢,明着是夫妻,实则,什么也不是,从现在开始,她就真的只是他的秘书了,说完,她起身就要离开,虽然一切都与她事先所想并不一样,可这样,也未尝不好,欠人家的,终究要还,而且,他还不管她的私生活,想到那一句‘只要不太过份就好’,她突的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