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传说中的书穿

    更新时间:2018-11-05 19:35:11本章字数:2980字

    天上的星星很亮,亮的就像是小孩子的眼睛似的!

    坐落在城南长宁侯府正院的书房中,谢橘年以一种极尽妖娆的姿势躺在炕上,任由着身上的男子咬着自己的肚兜带子,接着便是一阵往上,嘴唇、耳垂……只觉得满心都是压抑不住的都是欢喜!

    她盼了十年,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日!

    男子喝多了酒,双眼猩红,像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似的,一下接一下!

    身下很疼,疼的谢橘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怀抱着男子的头一声接一声的呢喃,“侯爷,侯爷……”

    屋内是一片旖旎,可门外头却传来了一阵喧嚣!

    男子喝多了酒,压根没有注意到门外头的动静。

    但是男子身下的谢橘年先是愣了愣,却是半点推搡开他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愈发起劲了,她啊,盼的就是这一日了!

    她巴不得让阖府上下的人都看到才好了!

    吱呀一声,门倏地被推开了,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走了进来,便是早有心理准备,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还是尖声叫了一声。

    这眉清目秀女子的身后早已有丫鬟将谢橘年从床上拽了起来,狠狠打她,一边打还一边骂道:“小贱蹄子,竟然敢引诱侯爷,你好大的胆子啊!下贱玩意儿……”

    谢橘年也不反抗,她知道,她赢了,如今计较这些做什么?来日方长,以后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了!

    不多时,她雪白的肩上、背上,便泛起了红印子!

    那眉清目秀的女子气的浑身发抖,“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你们还要不要脸?”

    谢橘年跪在地上,一张明媚的小脸上是止不住的得意,含笑道:“夫人这话倒是有些意思,什么叫做我们要不要脸?”

    “今日的事情,夫人也是看到了,我喜欢侯爷,侯爷也喜欢我,这就叫做两情相悦!叫我说,这京中哪个爷们身边没几个要好的,也就是夫人像是母老虎似的,要不然侯爷怎么会背着夫人与我苟且……”

    眉清目秀的女子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半晌才好:“好,好得很,你素来牙尖嘴利得很,可府里头有府里头的规矩,岂能任由着你随便造次?”

    ……

    正在网上看网络小说的谢橘年终于忍不住了,气的在网页上点了叉叉,这小说剧情狗血也就算了,里头的女配简直恶毒的令人发指,更重要的是,这个恶毒女配居然还和她同名同姓!

    她原本是打算冲着这个情分看看这女配是怎么作死的,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人可以坏,但能够坏到这个地步的人是少之又少!

    这女配是男主祖母身边的小丫鬟,这小丫鬟一直对男主有非分之想,竟然趁着主母流产小月,偷偷爬上了主子的床,这叫人做的事儿吗?

    偏偏这侯府之中规矩严明,要是有爬床的小丫鬟一律打死,她就不知道这女配是怎么想的……

    谢橘年翻了个身,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忍不住腹诽,若换成是她,只怕早就没有脸面在这个世上活下去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她实在是太气了,气的连做梦都梦到了那女配——谢橘年小姑娘,谢橘年小姑娘爬床之后被夫人知道了,更是惊动了老夫人,老夫人气的赏了她一顿板子,直说要将她打死……

    接着,她更是听到耳畔传来了脆脆的声音,“……我看她好像要醒了,咱们要不要去告诉珍珠姐姐一声?”

    另外一个丫头却冷笑一声,“为何要告诉珍珠姐姐?她那样的人死了就死了,我巴不得她早些死了,从小到大咱们被她欺负的少了?当初要不是他,芳草怎么会被老夫人打死……合欢,你可莫要忘了,芳草还是和你一道被买进来的了!”

    合欢自然是有些犹豫,可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索性躲出去了。

    谢橘年呢喃一声,怎么做梦屁股还这么疼?不仅是屁股疼,好像哪哪儿都是疼的,浑身上下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想要自己从噩梦中早些醒过来。

    一把掐下去,她果真是疼醒了,可屁股好像疼的更厉害了些,她睁眼一看更是傻了眼……这,是什么地方?

    屋子里清一色摆着的都是古代样式的家具!

    她扭头看了一眼搁在一旁小案几上的铜镜,她眨了眨眼睛,这铜镜里的小人也跟着眨了眨眼睛,只是这镜子里的人却不是她自己。

    镜子里的人生的极为明艳动人,一双滴溜溜的杏仁眼,唇红齿白,也就如今模样尚未长开,若是长开了那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门倏地被推开了,方才那脆脆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橘年,你,你没事儿罢?”

    谢橘年扭头瞥了一眼这小丫头,明明是极其陌生的一个人,她嘴里却是蹦出两个字来,“合欢?”

    被唤作合欢的小丫头和她年纪差不多,可生的却是没她好,如今干瘪瘪的像根小豆芽菜似的,如今只道:“你有没有哪儿觉得不舒服?要不,我还是去找个大夫来给你看看,珍珠姐姐因为你冲撞了老夫人,如今被老祖宗关了禁闭,珍珠姐姐暂时不能出来看你了,你若是不舒服就和我说……”

    她虽不喜欢谢橘年,可却是敬重珍珠姐姐的,因为她和谢橘年住一个屋子的情分,珍珠姐姐时常给她窝丝糖吃了。

    合欢?

    这不是那本狗血的网络小说里面的人物吗?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合欢应该就是和那恶毒女配住一屋子的小丫鬟了!

    等等!

    那自己岂不是就是那恶毒的女配——谢橘年了?

    谢橘年只觉得自己在做梦,又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却是疼的直龇牙,这……不是做梦!

    难道,自己这是书穿了?

    合欢见着她傻呆呆的不说话,只低声道:“要不,我还是扶着你躺下歇一歇?你这病还没好,要多歇一歇!”

    说着,她更是小心翼翼扶着谢橘年躺了下去,这才转身,可却忍不住摇摇头,嘀咕了一声,“这般痴痴傻傻的也是好事儿,要不然这以后哪还有命活啊!”

    如今谢橘年脑子里有两个人的记忆,捋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了,自己怕是穿越到这恶毒的谢橘年身上了。

    在二十一世纪,她这个三无大龄女青年本来就已经够惨了,好不容易书穿了一把,原本指望着能够农民翻身做主人的,可谁知道更惨了,这还不如不穿了……

    她细细回想着书中谢橘年的命运,偷偷爬上了主子床后被发现了,老夫人大怒,直说要打她二十个板子,然后再将她发卖出去,可她的亲姐姐珍珠却是老祖宗身边颇有体面的大丫鬟,她不过是挨了十多个板子之后,她姐姐就已经赶过来了,直说要替她挨了剩下那些个板子,老夫人自然不肯,两人争执之下这件事更是惊动了老祖宗,所以这剩下的八九个板子才作罢的……

    因为这件事,尚在小月之中的女主角更是闹得回了娘家,男主角也跟着过去赔罪了,至于她的姐姐珍珠也因为顶撞老夫人被老祖宗禁了足……

    谢橘年长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啊!

    这女主是个醋坛子加白莲花,可偏偏有位当阁老的父亲,当初将她娶进门,老夫人喜的是三个月没合拢嘴,自女主进门之后莫说是给女主立规矩,恨不得重话都没有说一句,这婆媳两人像是亲母女一般……

    这狗血的宅斗小说,谢橘年也就看到这了,接下来剧情是如何发展的,她是一点都不知道。

    可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一想,她也猜到老夫人和夫人是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的。

    她刚叹了口气,正打算好好睡一觉的时候,门外头又传来了脚步声,她抬头一看,却见着合欢回来了。

    合欢回来的时候满脸犹豫,支支吾吾道:“橘年,我方才偷偷去见了珍珠姐姐一趟,珍珠姐姐直说明儿侯爷和夫人就要回来了,不管怎么样,你明儿都要给侯爷和夫人赔个不是!”

    说完这话,她更是一溜烟就跑了,她可不想在这儿挨骂了!

    谢橘年可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当日谢橘年小姑娘的态度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要是真的不去认错的话,只怕她以后连活路都没有了!

    这一夜,谢橘年都没睡踏实,屁股疼,可心里更疼。

    明儿该怎么面对无情无义的男主和醋坛子女主?

    卑躬屈膝?她做不到!

    百般讨好?她更做不到!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日总会是有办法的。

    谢橘年随随便便用了些吃食,竟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大天亮,若不是合欢在旁边轻唤侯爷和夫人回来了,她还醒不过来了。

    这谢橘年小姑娘可真是被娇惯惯了啊!